《神袍戏衣、旗锣伞扇,你知道为什么当铺不收这几样吗?》
第8节

作者: 东城戏子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喘着气跟二叔说:“二叔歇会儿,我走动了,怎么感觉背上压了个东西一样。”
  二叔听完停下了脚步,头也不回的跟我说:“二娃子,你被脏东西缠住了,听叔的,不要回头,我在想办法。”
  二叔的声音很沉重,好像是真的遇到了很危险的情况,我听二叔的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身上哆嗦成了一个,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二娃子,低头看你的影子。”二叔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我闻言低下头朝着自己脚下望去,顿时到吸了口冷气,我的背上趴了个东西!

  从影子上可以看出,那东西就趴在我的背上,头在我左肩膀耷拉着,影子里我的脖子很粗,很水桶一样,估计是那玩意儿的手正缠着我的脖子。
  但是我用眼睛往自己身下瞟,却什么都没有!
  豆大的汗珠从额头顺着脸颊滴在地上,摔成一个个小水印,影子里那个人的头好想还朝我脸的方向转了一下,像是在看我!
  “二娃子,无论发生什么千万不要回头,只要不回头她就暂时害不了你,你现在按照我说的做,一步也不许错!”

  二叔的语气不容置疑,我也丝毫不怀疑他的话,重重的嗯了一声算是回应,却发现这会儿我连嗯一下都是抖的。
  “咬破你的食指。”
  我愣了一下,随即照着二叔的话,把食指伸到口中重重地上下牙一咬,真痛!
  二叔似乎听到了我的痛呼,问道:“出血没?”
  我说出了。

  “摊开你的右掌,会写敕字不会?”
  “啥敕字?”
  “左束又攵,下写令。”
  我一边听二叔说,一边在又掌上写了起来,却发现血不够!
  我咬了咬牙又把食指伸到嘴里在刚才破皮的地方咬了一口,继续在手上把字敕字写完。
  “写完了。”我对二叔说道。
  “好,跟我念!”
  “五星镇彩”

  “光照玄冥”
  “千神万圣”
  “护我真灵”
  “拍他妈的!”
  念道最后一句我先是一愣,反映过来后大喊一声“拍他妈的!”
  写着血敕的右手猛地朝肩膀方向一拍,居然拍到了个东西!。
  日期:2018-04-01 10:59:45
  那东西在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后,我只觉身上一轻,舒服了不少,二叔也听到声音突然转过身一把拉着我的手就跑,比他娘的兔子都快!
  我俩像疯子一样不知道跑了多久,直到实在是跑不动了,二叔这才回头望了一眼,确定没事之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说:“还好你小子没有破了童子身,不然今天连二叔都得交代在这。”
  我也像一滩烂泥一样靠在二叔身边,问二叔刚才在背上的究竟是什么东西,怎么不早点提醒我。
  二叔骂了我一声说屁啊,那东西我也是头一次见,那会儿不是在想办法么,还好成功了,不然咱俩加起来都不够她一顿吃的。

  我说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之前看到血尸也没见你像刚才那么紧张。
  二叔又喘了几口气,白了我一眼,捋顺了呼吸后才跟我解释。
  原来那玩意儿叫伶鬼,是周朝时的一个宫女,因为弹得一手好琴,被当时的周穆王姬满看中,那周穆王虽然文韬武略不俗,但却是个怕老婆的皇帝,一直不敢公开。
  后来那宫女身怀六甲,当时周穆王有个嫔妃是个恶毒之人,发现私情后暗中派手底下的太监用一根四尺长的城门钉穿附中胎儿而过,将这宫女钉死在了她平日里所弹的那张古琴之上,后又连人带琴扔到了井里,尸体臭了才被发现。
  周穆王知道此事之后悲痛欲绝,将宫女安葬后用那张古琴在深夜演奏了一首曲子,传说当时那个宫女的鬼魂已经附在了古琴之上,也现身一起合奏,周穆王病逝后,那张古琴也不知去向。
  日期:2018-04-01 11:19:45
  直到魏文帝的时候,“竹林七贤”嵇康在一次夜游的时候遇到一女鬼,那女鬼被嵇康的琴声打动,传了一首曲子给嵇康,那女鬼就是伶鬼,而当时她和周穆王合奏的那首曲子,就是广陵散。
  我看着二叔一脸唏嘘地讲着伶鬼的传说,我下意识地问道:“说的跟真的一样,就算那伶鬼的故事是真的,你怎么知道刚才那东西是伶鬼。”
  二叔叹了口气说:“我也是在一个前辈的手札中见过,说这伶鬼白影青面,善背驼鬼,就跟趴你背后那一样。”
  我哦了一声问二叔为什么那女鬼会出现在这里,而且专趴我背上,而不找你。
  二叔呲着呀笑道:“看你帅呗,像我这种大叔型的只能吸引那些十七八的小姑娘,对这种活了几千的女鬼不行。”
  不过说完又转念说道:“那伶鬼既然出现在这里,那张古琴应该也在这个墓里,只是不知道藏在了哪,找出来那可是价值连城。”
  二叔说着又恢复到本来面目,说到古琴的时候眼睛里就差冒绿光。
  又休息了一会儿,我四处看了看,问二叔现在怎么办,一直呆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
  二叔点点头说去主殿吧,这外面也没什么东西了,那些偏殿里估计也就是些稍微值钱点的陪葬品,做人不能贪多,一会儿能把那个古琴找到就好了,再说我身上也实在是装不下了。
  日期:2018-04-01 11:39:45
  见我一脸懵逼二叔笑着拍着我的大腿说:“年轻人,你太嫩了点,贪心才是人类进步的源泉,再说在这个世上有钱才是大爷,谁能嫌钱少呢,以后你会懂的。”
  我没反驳二叔,因为我找不出话来反驳他,索性站起身看看那伶鬼找来没有,结果看了好一会儿我才感觉到不对。
  按照我们从城门进来的位置来说,我和二叔中间朝着主殿的方向已经走了有好一会儿,不说多起码也有三分之一的路程,再加上刚才从伶鬼那跑路,也是朝着主殿的方向跑的,按说应该差不多都到了,可是站在我现在的位置朝着主殿看去,感觉和在城门口距离差不多,是我们其实一直都原地不动?还是说主殿一直在动?更甚者说是这座城都是一直在活动着的?
  二叔见我脸色不对问我怎么了,我把心中的疑惑告诉了他,二叔一听也连忙站起身四处打探了一会儿,脸色不好看,说:“还真是,怎么感觉离主殿越来越远了?”
  我和二叔此刻正站在一个不知名的偏殿旁边,沿着偏殿旁的路正好能看见主殿,记得之前在伶鬼那个位置的时候还能隐约看清主殿上的额匾,现在居然只能看见个轮廓。
  我又往旁边望了望,突然脸色变得很难看,指着后面说:“二叔你看,咱们进了城之后一直是沿着正对着主殿的主路走的,这会儿那城门怎么在咱们的右后方了?中间除了拐到这个偏殿后面休息那一会儿,也没有拐弯啊。”
  日期:2018-04-01 11:59:45
  二叔听我这么说,将视线移到了右后方的城门,脸色变了变,嘴里说道:“还真是!我刚还在想咱俩蠢货闷着头跑直线怎么还能甩掉那个伶鬼,看来这座城的古怪要远超我的预料之外。”
  我说:“那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咱们就盯着主殿或者正前方的一个建筑走,不拐弯,看看能不能走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