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袍戏衣、旗锣伞扇,你知道为什么当铺不收这几样吗?》
第4节

作者: 东城戏子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隋朝的隶书!”
  二叔突然说道,“楷隶互用,非隶非楷,这是隋隶!汉朝的古玉上写着隋朝的字,真不知道你家到底惹了什么人,要这样害你!”
  我当时一听就傻了,说不是被我碰巧收到了么,怎么变成有人害我?
  二叔叹了口气道:“起初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来到这里之后我才发现事情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那刘德贵昨天太阳下山的时候还在你的店里出现,结果今天中午就下葬,看来家里是提前做了准备的,也就是说,他在临死前,是故意要把这块玉给你!”
  “而且这刘德贵住的地方还是个养尸地,这下麻烦可大了。”二叔脸色难看地说道。
  养尸地?不是山上的墓葬是养尸地么?怎么这里也是养尸地?
  “你看小洼村的四周,地势均高于村子里住的地方,这叫高一尺为山。”

  二叔开始叼着烟给我解释道。
  日期:2018-03-31 23:06:25
  “但是下面还有一句叫低一尺为水,我刚看了,这小洼村并没有流动水源,全靠咱刚才路过的那口井,也就是只有死水没有活水。”
  “再说山环水抱必有气,那口井虽然比不上河流,但终究是水,井的位置又在村子的正中间,这样又应了阳顺一七四中游的说法,这气困在村中形成了死气。”

  “死气干嘛的,养尸的。”
  后面二叔说的什么我已经有点听不清了,脑子里一直回响着“养尸地”“古玉”“刘德贵”这三个词,像是要炸掉一样。
  见我脸色不太好,二叔笑了笑说:“不过别担心,今天二叔来了就是给你解决问题来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管那玉佩是汉朝还是隋朝的,老子都要把它揪出来挫骨扬灰,不过眼前还是先把你手上的尸斑解决了。”
  我听了心里舒坦了许多,看着爹嘴里这个不学无术的二叔,突然觉得他的身影异常伟岸。
  又聊了半晌,太阳已经逐渐落了山,二叔抽完最后一根烟拍拍屁股说:“走,干活去!”

  两个人蹑手蹑脚地进了村子,发现天还没有黑透,村子里家家户户就亮着灯,外面居然已经没什么人走动,寂静的很不寻常。
  我看了二叔一眼,二叔也明显察觉到了这个状况,说了句小声点,就一直沿着地上的纸钱走。
  等地上的纸钱越来越少,直到没有的时候,我们知道应该差不多到了,当时已经黑透了,我看了下表,已经是晚上8点多钟。
  当时我们就站在后山的山脚下,前面就是密密丛丛的树林,天很黑,看不清楚,二叔从旅行包里掏出两个黑色的小手电,交给我一个说:“进去看看。”
  山上的路很难走,到处都是碎石断枝,一路上我摔了好几跟头,走了约莫有半个小时,前面豁然开朗。
  那是一片密林中的开阔地,里面大大小小布满了坟茔。
  这里应该就是小洼村平时死人埋葬的地方,只不过这里的坟都是冲着山的,也就是说那些墓碑的方向都正好对着后山。
  这是什么埋法,死人整天面对着一堵大山,面壁思过?
  特别是杨德贵的坟,就紧贴着山体,那墓碑都快和山上的土挨一块去了,要不是看着是个新坟,还真找不出来。
  日期:2018-03-31 23:09:39
  二叔也发现了这个状况,“咦”了一声后不再说话,拉着我的手走到了杨德贵坟前,在我趴着山体上别着头看清了的确是杨德贵之墓后,才坐那喘着气,太他娘的难看了。
  二叔将旅行包扔在我旁边后就开始在坟地里四处转,留我一个人坐那,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夜晚进坟地,说不怕还是扯淡的,当时天上就一轮残月,朦胧地月光下,周围朝向怪异的坟 ,机上二叔之前说的那些话,吓得我连忙叫二叔名字。

  “面山背坑,这他娘的是什么埋法,不让死人安息么?”二叔骂了一句走到我跟前把旅行包打开,说开始干活。
  看着旅行包里掏出来的钩钩铲铲,还有罗盘、桃木剑、黄符、绳索、蜡烛、军刀,我一下傻了眼,问二叔这是干啥呢?
  二叔没解释,扔了一把一米多长的工兵铲给我说:“别废话,赶紧挖,这里不太对劲!”
  听了二叔的话我也注意到,按说这山里头一到夜里头各种虫鸣娃叫的,可是这里也太安静的,除了我和二叔的呼吸声,啥都没有,真的是死一般的寂静。
  二叔把工兵铲扔给我之后就开始拿着一大叠黄符沿着老坟四周摆,每放一个嘴里还念道着一句,听不清是什么,见我站那发愣就有些生气:“赶紧啊!从上往下挖!”
  我稳了稳神拿着工兵铲踩着刘德贵的老坟走上去,心中默念刘德贵啊刘德贵啊,是你坑我在先,今天我刨了你的坟也算是两清了,以后你不管是鬼还是僵尸啥的千万别找我啊。

  说罢在手巴掌吐了口唾沫,擦了擦,两手握紧了工兵铲,一只脚踩在铁把上,用力一挖,一股黑红的血液瞬间沿着被挖开的土壤涌了出来。
  我当时把工兵铲一扔,连忙喊:“二叔二叔,那土里流血了!”
  日期:2018-03-31 23:10:33
  二叔当时正在摆符,被我这么一喊也吓了一跳,连忙跑了过来拿手电照,当看到地上的血土的时候,脸顿时就拉了下来,颤声道:“草!血尸?”
  我还是头一次见到二叔脸色这么难看,也赶紧又回去问什么血尸。
  二叔咽了口口水说道:“血尸是墓中尸变的僵尸的一种,力气极大,而且攻击性强,身上的血有剧毒,沾着就死!”

  我听了脸色煞变,连忙把脚挪开,问二叔怎么办,还挖不挖。
  二叔想了想突然说:“这血尸通常都是出现在年代久远的血尸墓里,而且形成也是需要一定的条件的,这刘德贵怎么刚下葬就成了血尸,莫不是有人在吓老子吧,老子偏不信邪,挖!”
  二叔说完就开始用力挖起来,像是跟这坟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
  见二叔这样我也没有了之前的恐惧,拿过一把工兵铲在旁边跟着挖,那坟土像是浸透了血水,一边挖一边往外冒血泡,我在拼命挖的同时避开血水,过了好一会儿,只感觉工兵铲“咚”的一声,像是碰到了什么东西。

  二叔也听到声音停下手中活儿靠了过来。
  我说挖到棺材了?
  二叔摇摇头说不可能,通常下葬都要掘地三尺放棺,这连坟 都还没有挖完呢。
  二叔说着接过我手中工兵铲又往下探了探,下面又发出了“咚咚”的声音,不过这次不像是铲子碰到硬物的声音,倒像是有人在敲门。

  刘德贵没死?
  “呲”
  二叔咧了咧嘴,像是没有搞明白,就准备继续挖,可就在这时候,那坟土下面,又传出来了“咚咚”的声音,在寂静的四周显得格外清晰。
  二叔握着工兵铲的手停在半空中,扭头一脸迷茫地看看我,意思说我还没有铲下去啊,我也一脸迷茫的看着他。
  “咚咚咚”

  那撞击的声音突然又传了出来,比之前两次更用力更急切,像是马上就要破棺而出,二叔脸上这会儿也豁然开朗,紧接着瞳孔急剧收缩像是想明白了什么,大叫一声把工兵铲扔到一边,拉着我的手拼命往外跑,一边跑一边说:“快跑!咱俩中计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