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570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也就是说原本最辉煌的政绩很可能成为你的政治包袱。”
  “对,所以我想恳请燕兄帮忙,为江业新城盖棺定论!”方晟终于说出此行的目的。
  他说得含蓄,燕慎却一听就懂。
  这件事燕慎帮不了忙,有资格帮忙的只有一个人:四号首长燕常委!

  包厢里沉寂两三分钟,燕慎徐徐道:“新一届领导班子上台后,五位常委在中国经济发展的方向问题方面存在很大的分歧,为避免冲突达成共识不搞一刀切,也不搞全国一盘棋,各地区因地制宜,结合当地经济特色走适合自己的道路。在此大背景下,常委们采取关起门来争论的策略,对外则你夸你喜欢的发展模式,我夸我欣赏的发展模式,但绝不互相拆台,把治国理念分歧暴露于众。如果我父亲在公开场合肯定江业新城,等于与骆常委决裂,这可不是件小事啊……”

  “或许有委婉一点的方式。”方晟道。
  “让我想想……”燕慎再次陷入沉默。
  回京都前一晚,方晟和姜姝在机场酒店过了一宿。**之后听说要为江业新城,姜姝直觉不可能。官至燕常委这样的级别,脑子里权衡的东西相当复杂,一言一行都要经过精确和周密的算计,远非方晟想的那么简单。
  退一万步说,就算燕常委对方晟欣赏到真心喜欢的程度,也不会冒着引发与骆常委敌对的风险公开支持江业新城。如同何世风欣赏方晟,但方晟历次遇险,何世风都袖手旁观,顶多顺水推舟使把劲。

  政治很现实,也很冷酷。
  不过姜姝还是陪他回京都,并悄悄将燕慎约到茶楼。女人就是这样,一旦你征服了她的身体,便得到她的全部,包括灵魂。如今姜姝在方晟面前完全没了京都豪门的大小姐脾气,在床上更是百依百顺,诸多技巧被调教得愈发灵活。
  长考之后,燕慎突然问:“还有多长时间?”
  “目前朱正阳是合并后的江宇区区委书记,市长韩子学想助他进入常委班子,但反对声音很大,主要认为他升得太快,市委书记钱浩态度模棱两可,这事儿暂时搁置下来,”方晟道,“不过钱浩早已萌生退意,打算在省里谋个位置,韩子学接掌梧湘已成定局,届时恐怕第一桩工作就是拉朱正阳进常委,委以重任,虽然我很想他再守江业新城两三年,但不能误了人家仕途啊。”
  “凭心而论,朱正阳能做到这一步已是难能可贵。”燕慎道。
  “大概……只有不到一年。”方晟这是往紧里说,实际上如果朱正阳一年内进市常委班子,那么接任者必定是樊红雨,方晟反而更不用担心。再者就算樊红雨资历不够,方晟也会设法活动,让庄彬等人接任。
  “时间很紧张啊……”燕慎眉毛紧锁,良久眼睛一亮,“有个人可以助我们一臂之力!”

  “谁?”
  “上次和我们一起去双江调研的……卫先生!”
  方晟饶有兴趣地问:“他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燕慎略一迟疑,道:“事到如今告诉你也无妨,注意保密就是。其实他不姓卫,而姓陈,叫陈皎……”

  “陈皎?没听说过这个人。”
  “他父亲也姓陈,”燕慎提示道,“也在现任常委班子。”
  方晟惊讶地张大嘴,半晌才回过神来,道:“三号首长陈常委?”
  “陈常委来自沿海发达地区,对双江经济发展非常关注,多次会议期间找双江官员了解、询问相关情况。有个很有意思的细节,骆常委批评江业新城事件发生后,就是陈常委建议召开政治局民主生活会,并提出规范政治局委员及以上级别首长到基层视察的诸多约束性措施,重点是不得公开批评具体地方官员、不得对地方具体事务发表个人看法等等,每一条都是敲打骆常委——两人在经济理念方面格格不入,矛盾很深……”

  “陈皎加入调研组是个人行为,还是陈常委授意?”
  “这个很难讲。陈皎目前在京都政策研究室,调研本身也是工作需要,他的解释是为了完成领导交办的课题,谁知道呢?”
  想到陈皎主动提到要看江业新城,方晟不由心念一动,道:“燕兄的意思是由陈常委出面?”
  燕慎摇摇头:“陈常委出面与家父出面并无实质性区别,我也不会把困难推给别人……过阵子把陈皎约出来见个面,看看如何运作。”

  “上次双江调研,燕兄觉得陈皎对江业新城的总体印象如何?”
  “他为人孤傲且沉默寡言,是出了名的难沟通,双江之行已经很给面子了,”燕慎笑道,“回京都途中我试探过几次,他象没听到似的,两眼看着窗外不吱声,讨个没趣后我索性自个儿睡觉,也不理他了。”
  说罢哈哈大笑。
  方晟一阵感动,深知燕慎也是心高气傲的知识分子,为了自己放低姿态与陈皎来往,确实一片苦心。
  “燕兄的情谊我牢记于心。”方晟真诚地说。
  “咱俩一见如故,这么说就生分了,”燕慎摆摆手道,“既然说到陈皎,我不妨透露刚才的灵感。陈皎身份特殊,政策研究室是有权直接‘上奏’的,他主动加入调研组且要求看江业新城,我看不仅为了到此一游,而是深思骆常委到底错在哪里,从深层次分析当前中国这艘超级航母该何去何从。他站的理论高度跟我们搞学术研究是两码事儿,更注重可操作性。”
  “说实话,理论研究我一窍不通,但实践操作还能卖弄几句。”

  “所以陈皎对你的印象不错,以往他碰到基层领导干部白眼珠多黑眼珠少,偶尔插话也是讽刺挖苦,很少象上次那样耐着性子真心提问,”燕慎接着刚才话题往下说,“我想利用他的特殊身份在常委班子里吹风,把江业新城的话题摆到台面,然后再决定下一步怎么做。”
  “一切听从燕兄安排。”
  谈完正事,方晟把郑丰达指使丨警丨察破门而入试图捉奸的事当作笑话讲出来,燕慎感叹基层领导干部法制意识淡薄到何等程度,某些部门权力集中以及决策不透明又是何其严重,必须有完善的制约和监督机制。
  方晟不同意他的观点,说法律和规章制度都摆在那儿,关键在于领导干部是否执行,怎么执行,干部队伍整体素质得不到提高,再完美再健全的机制都不行,说穿了现阶段还靠“人治”。
  燕慎心情沉重地说你的想法很务实,正因为这样才更令人担心,基层干部队伍良莠不齐,象你这么优秀的凤毛麟角,“人治”终究要出问题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