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58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莽左手向前捏着陈立仁的脖子,将他硬生生的给提了起来后,眼睛瞄向对方右脚脚跟,手中军刺随即朝着他的脚插了过去。
  ;☆
  “噗嗤”
  三棱军刺精准的插进了陈立人跟腱的部分,王莽一拧军刺,锋利的刃口干脆利索的就割断了他的脚筋,陈立人顿时疼的冷汗直冒,咬着牙叫了一声:“啊······丢你老母的,你敢······”
  “唰”王莽抽出军刺,在陈立仁耳边淡淡的道:“告诉蒋中元,闲事别管,不然新安社从此以后就随时随地的等着我们的骚扰吧······我是大圈,王莽”

  “噗通”王莽松手,被废了一只脚的陈立人掉在地,嘶喊着来回的打着滚。
  “嗡”徐锐拧着油门把摩托开到王莽身边,他跨坐在摩托后,侧身抬起手中的三棱军刺指着夜总会门前膛目结舌,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一群人道:“记住了,大圈王莽,从今以后专杀新安社各路马仔!”
  徐锐拧着油门,摩托车远去。
  这时,酒吧门前陈立仁的马仔和朋友才围了过来,他的右脚脚踝鲜血直流,被豁开了一个口子,两截断了的脚筋耷拉在伤口旁边。
  “仁,仁哥,脚,你的脚,废了?”

  酒吧不远处,停着一辆熄灭车灯的车,车里坐着李奎和冯智宁,惊叹的着从出手到离开没超过两分钟的摩托车。
  “莽哥,到底是过战场的人,出手真利索”
  “咱俩还掠阵呢,这根本也用不到我们出手啊”冯智宁无语的摇了摇头,随即开动汽车跟着摩托车离去了。
  徐锐和王莽离开屯门一带,并没有返回藏身的仓库,两人一路疾驰从屯门赶到了元朗,疯彪给他们的资料里,在元朗靠海的地方有一个新安社的码头,这个码头和安邦他们初来时扛包的码头有些不同。

  元朗码头主要是供附近渔民的渔船停靠来用的,每天渔民打捞来各种海产后会在这里进行整合,然后运往各大海鲜市场,甚至有些海产品还会运到东南亚其他的几个国家去销售,新安社的堂口在这里负责管理,同时也进行海产品的生意,所以这个海鲜码头就是新安社自己拥有的,每年都为社团创造不的利益。
  摩托车开到码头附近,就停下了,后面跟着的李奎和冯智宁也下了车,四个人在凌晨十分悄无声息的摸进了码头里。
  今天晚的海风有些大,海浪拍打着岸边的岩石,发出一声声巨响,掩盖住了黑夜里的脚步声。
  码头,几间房屋都熄了灯,只有靠近东边的一栋二层楼的楼亮着光亮。
  这是新安社在码头值班的人,以前社团之间火拼都会出现时不时就砸堂口的事,但最近这几年香港的社团已经老实了很多,各个社团间的利益分配也差不多平衡了,所以大规模的火拼砸场子已经少有发生了,只有一些冲突。
  四条黑影,趁着夜色摸到了那栋二层楼外,门没锁一推就开。
  楼传来了几个人话的声音,操着粤语,徐锐听了一会后声道:“大概有四五个人左右,好像是在打牌”
  王莽嗯了一声,楼指了指,然后跟李奎道:“留在这里,堵门,一个也别放跑了······”
  四个新安社值班的人围坐在一张桌子打着纸牌,旁边散落着一堆酒瓶还有打包的饭菜,他们谁都没有注意到,身后的房门被轻轻推开了。
  王莽,徐锐和冯智友,拎着军刺和短刀推门而入,顿时就扑向了桌子旁的几个人。
  十几分钟之后,新安社在元朗的码头被一伙来历不明的人给横扫了,四个马仔全都被废,码头仓库里囤积的海产品被毁于一空,人和物都损失惨重。
  那栋二层楼房间的墙壁,有人留下一句话。
  “大圈,来访······”
  这一天晚,仅仅只是后半夜的时间,新安社的金牌打手屯门之虎被废了一只脚,元朗码头被荡平了。
  天还没亮的时候,新安社从到下就被惊动了,各堂的大佬还有重要人士全都得到了昨夜的消息。

  屯门之虎陈立仁被废了一条腿还可以做是被江湖寻仇,但元朗码头被扫荡了,这就是新安社被人正面开战的信号了。
  早八点,中环商务区一栋写字楼里,整个最面三层都挂着新安商贸公司的牌子,这里就是新安社的总部。
  蒋中元一脸严峻的被一堆人簇拥着进了一间会议室,所有人都落座之后,他手指敲着桌子,静静的听着下面人的汇报。
  “凌晨两点的时候,陈立仁从一间夜总会里出来,有两个人骑着摩托车突然冲了过来,陈立仁当场就被人给挑断了脚筋,对方留下话,他叫大圈王莽······”

  “时隔一个半时,我们在元朗的码头就被人给扫了,有四个马仔受伤,有人在墙留下一句话,大圈来访·····”
  “陈立仁的伤怎么样?”蒋中元问道。
  “右腿废了,就算是治好了,后半辈子也是个跛子”
  蒋中元道:“送他去医生,尽力去救治,再在社团里给他找一份安稳的工作,送一笔善后的用,还有元朗码头受伤的兄弟也尽力照顾好,别耽误了,听到了么?”
  这就是蒋中元做人的过人之处,社团里发生了事他向来都首先想到的是马仔们的问题,其次才会考虑社团的损失,所以新安社的凝聚力要照其他社团都强不少,这也和蒋家人的处事方式有很大的关系。
  “大圈仔,王莽,安邦”蒋中元轻声嘀咕了几声就想起对方是谁了,几天前在圣玛丽医院的时候,下面的人就曾经汇报过,和他们交手的就是一个叫王莽的大圈仔。
  “已经在找了是么?”蒋中元抬头问道。
  “在找,但是找到的可能性不太大,他们这伙人人数很少,在香港的大陆仔又有好几万我们除了知道他们叫什么名字以外,其他的一概都不了解,而且他们手有枪,我估计在香港可能这伙大圈也有自己的关系,如果是被人给罩着的话,那找起来就更难了,毕竟警方这些天可从来都没有放松过”
  蒋中元沉吟了片刻,眼神笃定的道:“下江湖追杀令······”
  会议室里新安社的人全都楞了下,然后有几个年岁颇大的人开始拿出手机四处联络,一时间会议室里人声嘈杂。

  在港岛的社团之间,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一旦某个社团下了江湖追杀令,其他社团都要务必全力配合。
  这个规定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定下了。
  这个江湖追杀令流传于港岛的各个社团之间,当某个社团觉得自己的权威被挑战,并且又非常棘手的时候,就会发出这个江湖追杀令,前提是追杀的这个人不是社团里的,那意思是告诉江湖的同道们,这个人是被我们社团所盯的,请各位同道行个方便,如果有可能的话就帮个忙。
  江湖追杀令一出,就意味着是一个不死不休的局面,除非发令的社团自己主动撤回去,或者是被追杀的人死了,否则这个追杀令将会一直都流传于各社团之间。
  这一天早,大圈再次在港岛的社团里掀起了一片滔天大狼,昨晚新安社红棍被废和元朗码头被扫的事已经都被传开了。

  蒋中元敲了敲桌子,慎重的道:“记住,这伙大圈仔,必须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