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57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黄连青道:“范旺是个疾恶如仇的人,因为他的父亲年轻的时候就是混社团的马仔,刚生下他不久,就在一场社团冲突中被砍死在了街头,所以对社团他可以是恨之入骨的,后来范旺成年考了警校毕业后就去了重案组,一直都以办和社团的案件为主,当O记成立几年之后,由于他在重案组屡破大案就被调到了O记,一直干到现在······你想让自己脱罪,除了把自己给洗清了之外,也要防止范旺再盯着你,不然哪怕你和这个案子没关了,他也不会放过你的”

  安邦沉默了半天,问道:“他是个好丨警丨察?”
  黄连青很明显没有反应过来他嘴里所的好丨警丨察是什么意思,想了半天才点头:“可以,在香港的丨警丨察队伍里,他是难得的一股清流”
  “行,我知道了,谢谢你的提醒”安邦嗯了一声,然后向车外发现车子开到了离他住的不远的地方,他就让黄连青把车拐进了他所住的那个区。
  楼下,安邦推开车门抬头着四楼的方向,此时已经晚十一点多了,四楼有一户住户还在亮着灯,似乎有一个人影站在窗前。
  安邦忽然抬头冲着那扇窗户摆了摆手,当窗前的人影打开窗户后,安邦又重新坐回车里道:“走吧,我们回去”

  黄连青歪了下脑袋,瞄了眼车窗外面,从她这个角度正好见,有人从窗户里探出了身子,正四处张望着。
  这几天,鄢然带着孩子独自一人在家里,过的有些提心吊胆也很无助,在医院事发的当天,王莽特意让冯智宁回家一趟告诉鄢然,让她和孩子好好在家呆着尽量哪里也不要去,他们几个暂时不能露面,等这件麻烦事过了之后才能回来。
  鄢然这些天一直站在窗口张望,她再等着他们和他回来,每天夜里她都失眠,一直到天亮才会浅睡过去,起来之后首先就会推开一扇房门,里面的床会不会躺着那个人。
  着楼下的宝马离去,鄢然忽然哭了,她虽然没有见是谁坐回车里后离开的,但却知道肯定是安邦!
  你若安好,我亦无恙。
  勿念!
  一天后,疯彪的马仔去见了王莽。

  他们就藏身在码头的一间仓库里,呆的三天时间里,王莽几个人都很老实,吃喝拉撒睡全都在仓库中,他们连太阳都没有见到,几个人都当过兵耐得住寂寞,心里素质非强强硬,有吃有喝的情况下他们就算再窝一个星期,心态都不会焦躁。
  “这是我们大佬让我交给你的,你们,还有······”马仔递给了王莽一张纸,道:“安邦昨天出现了,和彪哥见面后,让我们带句话给你,尽量让新安社的人闭嘴,特别是那个蒋中元”
  王莽接过那张纸了两眼后就明白了,纸写着几个人名,是新安社的一些重要骨干,白纸扇,双花红棍,二路元帅等等。
  王莽抬头问道:“你们大佬还什么了?”
  “大佬,最好别再出人命了,枪也不要再动了······仓库外面有一辆摩托车,一辆轿车留给你们用,都很干净不用担心,大佬你们出门后心点,整个香港的丨警丨察还有几个社团都在找你们呢”
  “嗯,知道了”王莽收了那张纸忽然笑了:“你们和新安社的关系也不怎么样吧?”
  马仔愣了愣,寻思了下后,很坦然的道:“敌对”

  “呵呵,我们在为自己打算的同时,也为你们社团当了把打手哈”
  疯彪给王莽的那张纸,面是新安社几个骨干的名字还有他们平时活动的区域,安邦告诉王莽让蒋中元把嘴闭,别在里面掺和,最终的意思只有一个,敲一敲新安社让他们知道有些闲事是不能多管的,同时也让蒋中元明白,你再护着赵六民的话,无论你和他是什么交情,他能给你带来什么好处,到最后和你的损失都是不成正比的。
  已经被逼到绝路了的这帮大圈仔们,非常需要一根救命的稻草,他们在破罐子破摔的心里下,已经不怕再给本就复杂和严峻的局势,再添一把火了。
  一天过去,夜晚来临。
  晚的香港确实就像是一颗东方明珠,八十年代这里一到夜晚就已经开始灯火通明夜夜笙歌了,广东和香港这边的人都有喜食宵夜的习惯,哪怕是到了晚十二点以后,大排档,酒吧还有夜总会才算到了最热闹的时候。
  俏丽佳人夜总会,凌晨两点左右,一行喝的有些脚步踉跄的人勾肩搭背的从里面走了出来,马路对面悄无声息的开过来一辆摩托车,车手和后面坐着的人都带着遮盖的很严实的头盔,后座的人起来身形非常的高大,足足比车手大了一号。
  摩托车靠在马路牙子停下了,车手扭头轻声道:“莽子,你确定要对这个屯门之虎下手?他可是新进的新安社红棍,很能打的”
  王莽迈腿从车下来,一道平淡的气息从头盔里传了出来:“我们要敲山震虎,那自然是真得朝一只老虎下手了,他不是屯门之虎么,正合适?”
  屯门之虎叫陈立仁,听以前曾经拜过一个八卦拳的老师傅为师,练过一手硬功夫,进入新安社没两年就爬了起来,去年正式位列红棍之职,是社团里的金牌打手之一。

  王莽把敲山震虎的第一个目标就定在了这个屯门之虎陈立仁的身,他敲一头真正的老虎才能起到最佳的警告作用,虾米什么的,就跟瘙痒差不多了,没意思。
  今天晚,屯门之虎刚应酬完,从夜总会里出来,身边一行人都喝多了,唯独他保持着清醒,陈立人是个特别自律的人,他曾经过习武之人不能被研究所耽误,不然一身武功全废。
  陈立仁招呼着几个弟,安排着把喝多的朋友送回去,忽然之间他见马路对面的一辆摩托车,有人带着头盔,手中拎着一把明晃晃的军刺,正大踏步的朝他这边走了过来。
  王莽带着头盔,从车下来后就从后腰抽出了军刺,凌晨两点左右俏丽佳人夜总会两旁行人稀少,只有陈立仁和他的几个同伴,其他人都已经喝的醉醺醺了,唯独这位自律性很强的屯门之虎还保持着清醒。
  陈立仁见马路对面有人拎着军刺过来后,第一个念头就是有人来寻仇了,他推了下身旁的马仔不是很在意的吩咐了一句:“把其他人都带走,离远点”

  “仁哥,我再叫点人?”
  “不用,就一个人而已,角色罢了”
  仅仅几分钟之后,屯门之虎陈立仁就为他刚刚过的这番话而后悔了!
  过了马路之后的王莽,突然加快脚步,大踏步的就朝陈立仁冲了过来,忽然间,新安社的这位据称是很能打的红棍就感觉到迎面有一股劲风吹了过来。
  王莽跑了几步之后,身子拔地而起径直朝着陈立仁十分干脆利索的撞了过来,对方见状,反应飞快的朝后退了几步,想要躲开王莽的冲撞卸掉他的力道。
  “砰”王莽落地,距离陈立仁不过一米,对方突然扬起拳头憋着气怒吼了一声:“开”
  陈立仁挥手而来,猛地砸向王莽,头盔里王莽眼神轻蔑的了一眼他的拳头,不闪不避居然硬挺着迎了过去。
  “咚”一圈砸中王莽的胸膛传来一声闷响,但他连晃都没晃,硬接了对方这一拳后他的打手就挥手扇了过去,一巴掌狠狠的拍在了陈立仁的脑袋。
  顿时,这位屯门之虎的脑袋就被扇的嗡嗡直响,两眼中尽是金星闪耀,眼前的壮汉在他眼中出现了叠影。

  王莽庞大的身躯扛击打能力十分变态,将近两百斤的体重至少能承受超过他几倍体重的击打力道,陈立屯的这一拳头实在不太够。
  “吼”王莽怒吼了一声,一挺胸膛推着对方一直向后退去,然后“砰”的一下撞在了夜总会外面的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