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56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安邦的思想里,如果这种事是发生在国内的话,那下场其实很简单,最后逮到的人绝对都会一枪给崩了,但这里毕竟是港岛,英国政府管理下的港岛,在法律和制度和内地有着极大的区别。
  疯彪淡淡的道:“没你想的那么复杂,香港的法律你还是不太了解的,这个案子到最后被逮住的人,面临的会是终身监禁,然后事件过两年平息下来,如果你有能力可以继续操作·····时间很快就会过去的,明白么?”
  疯彪的话,安邦明白了,但他想都没想就知道此路不通,他们这伙人,他和王莽,徐锐,李奎和冯智宁,谁出来能扛这个案子?
  他和王莽不可能,徐锐他们又和此事一点关系都没有,怎么扛?
  “彪哥,还能再想想办法么?”
  “大陆仔啊,你知道不知道,你给我也带来了不的麻烦啊”疯彪揉着头疼的脑袋,道:“因为你们的事,我现在已经被你给拴在绳子了,一旦败露的话,我这个帮凶的身份会让我很不好过的”

  “大陆仔啊,你知道不知道,你干的事让我也很难做啊······”
  安邦放下车窗,掏出烟来递给疯彪一根,主动替他点,这时坐在前面的黄连青忽然不满的转了脑袋,墨镜下不清她脸的表情,但刚接过安邦烟的疯彪清了她的大部分模样。
  烟掉了,疯彪惊愕的着黄连青,一脸的不可置信。
  安邦好像没见这一幕,又拿出一根烟来递给他:“彪哥,我拿不出人来扛这件事,你知道的我们就那几个,你谁能出来?再想想别的办法,找出一个我能接受的”

  黄连青转过了头,疯彪仍然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惹出一场大乱子的安邦会和这个人女人认识,他们怎么会在一起,而这女人又怎么可能会带着安邦来见他?
  “彪哥?”安邦又催促了一声。
  “咕嘟”疯彪咽了口唾沫,舔了舔有点干裂的嘴唇,道:“新安社是怎么回事?”
  安邦道:“应该是我那个仇家的关系,我也没想到他来了香港之后,会和新安社的龙头蒋中元认识,这个关系超出了我的意料,实话,如果我知道这件事的话恐怕我也不会选择在医院动手了”
  关于这一点,安邦没有掩饰,他确实不知道新安社会掺杂在他和赵六民的冲突里,新安社的出现可以完全打乱了他下手的结果,直接导致这件事的后果被无限放大了,计划真的是不如变化快。
  “新安社的态度和做法很关键,你首先应该让蒋中元把嘴闭······”疯彪想了想,然后道:“你那个仇家应该还在蒋中元那里,如果你能让他落进警方手里的话,你们肩的压力就会少很多,一步一步的来吧”
  疯彪收回在黄连青身的目光,心里一直都在翻江倒海,这个女人的出现,除了让他不可置信外,也改变了疯彪对安邦的一些念头。
  “谢了,疯哥,相信以后你和我会成为最贴心的朋友”安邦转身由衷的搂了搂疯彪的肩膀。
  疯彪推开车门,不满的道:“记住,下次别再桶出这么大的篓子了,我不是警务处长也不是港督,我就是个社团坐堂的,明白么?”

  “下不为例”安邦拱手道。
  “对了,王莽那边,你不去?”疯彪皱眉问道。
  安邦道:“他不用我管,彪哥,你带句话给他,告诉莽子······让蒋中元老实一点,这话告诉他之后,他自己会知道怎么办的,谢了”
  “咣当”车门关,黄连青发动车子离开封村。疯彪着消失的车尾灯,还有灯光下面的号牌,眉头拧的更紧了:“这个大陆仔,怎么会和黄子荣的女儿在一起?”
  黄连青的出现,让疯彪对安邦的态度和法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就跟在他心里埋下了个原子丨弹丨一样,给疯彪炸蒙了。
  黄子荣是什么身份,他是香港有数大富豪,东南亚首屈一指的船王,论财力和实力,他们和生堂两个摞一块也比不一个黄子荣,安邦真要是能靠黄连青的话,那以后就是前途不可限量了。
  可惜,疯彪压根就没搞清楚两人之间的关系,他被安邦玩的这一手障眼法,给彻底的迷惑住了。
  黄连青已经彻底的无视了安邦对她的利用,他故意让疯彪坐进车里的时候,黄连青就明白,这个男人是在用敲山震虎的方式,来给那个社团人士一记响亮的下马威,只是这时候的黄连青根本就无心在乎这些细节,她想的是如何才能让自己脱离安邦的掌控。
  安邦疲惫的靠在座椅,闭着眼睛,脑袋里一直都在琢磨着如何能够脱身的念头,疯彪给的法子就是一条死胡同,让人来顶缸,他们五个谁合适?
  谁都是不可能的!
  “O记负责这个案子的,应该是范旺督察,O记就是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也就是反黑组,他们向来都负责香港和社团有关的案件”开着车的黄连青忽然开口道:“范旺督察以前是重案组的,后来香港为了打击社团犯罪,就专门成立O记这个部门,但成立之后进展不大,总警司就点名让范旺从重案组去了O记,实话这些年关于社团的案子在他的手里进展比以前很有成效”

  坐在后面的安邦愣了愣,不解的问道:“你和我这个干什么?”
  “我帮你分析下你的出路”黄连青很不满的拍了下方向盘,恼怒的道:“你一天不脱身,难不成就得绑着我一天?这两天我所有的工作都已经停下了,还和家里人撒了慌是出去散心了,但谁知道我其实是被一个大圈仔给绑了?”
  落在安邦手里的第二天,黄连青就给公司去了电话,暂时让秘书和助理处理公司的事,同时还告诉家里人自己要出去旅行几天,黄连青出来这个男人似乎只有拿她当挡箭牌的心思而没有伤害她的意图,但照这么下去,安邦一天不脱罪,难不成就得带着她的一天?
  这得什么时候是个头?
  所以,黄连青见安邦和疯彪见面之后,心里就琢磨起来,她在自己不能逃跑的情况下,似乎只有安邦脱罪才会放过她了。
  “谢谢,不好意思了”安邦轻声道。
  “不好意思的事不要干可以么?”黄连青咬了咬嘴唇,声道:“丢你老母,倒了这么大的霉”
  “你接着下去,我听听······”
  “刚才那个人的很对,香港对于案件的发生,最后要的结果就是有人能够出来顶包,也就是把案子给扛下来,给香港的民众还有政府一个交代就可以了,但这只不过是表面的状况而已,你以为港岛的警方都是蠢货么?他们只不过是逼不得已而已,如果能够打击社团犯罪他们肯定是会不遗余力的”黄连青深深的叹了口气,道:“就比如这个范督察,就是个很难缠的人,他恐怕不会轻易放过你们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