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55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管哪个版本,其最后就是,这伙大圈仔全都逃了,一个都没被抓住,开枪杀人扬长而去。
  这么一来,香港的警方就处在了风口浪尖,就连港岛政府高层都下令让他们限期破案,于是重案组,o记全都出动四处抓捕那个叫安邦的大圈仔。
  同时,也彻底让安邦进入了如履薄冰的状态,他如果不把自己从这件事中摘出去,那他除非一辈子不出现在香港的街头否则他见面就是被抓的下场。
  所以这个时候,有黄连青这个护身符暂时在他身边,安邦尚算安全!
  两天之后,港岛警方还在四处搜索嫌疑人,但这帮大圈仔却凭空消失了。
  安邦一直躲在黄连青的家里,期间两人下去过一次,买了点食物就又再回来了。
  王莽,徐锐还有李奎和冯智宁藏在了疯彪给他们提供的一个仓库了,吃喝都由疯彪的马仔来管,他们要做的就是足不出户。
  这两天里,蒋中元一直派出新安社的马仔四处寻找安邦他们,并且还发动自己的所有关系,联系上能联系的另外几个社团,无论如何要找到人。
  这两天,赵六民一直坐立不安,因为安邦一天没被抓住,他就觉得一天天的自己脑袋上回悬着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说不上什么时候就掉下来给他扎个通透。

  “中元,我得离开香港才行,回京城”两天过后,唐刚和他的人还没有回来,赵六民就知道人肯定死了。
  唐刚和他的人一死,赵六民就坐蜡了,他来香港除了依仗蒋中元以外,唐刚和他的亡命徒才是赵六民最相信的保镖,如今唐刚一死,赵六民顿时就觉得自己的安全没有保障了。
  至于蒋中元,如果双方建立在合作的基础上,赵六民是可以相信他的。
  但是,这个相信是有个度的,赵六民觉得如果当蒋中元的自身安全和利益受到威胁时,他说不准也是有可能放弃自己的。

  香港不安全,京城才安全啊!
  “现在?”蒋中元皱眉说道:“现在不好走,口岸已经被警方给严管了,你大陆人的身份要过去会很复杂,需要经过严加的审核,短短几天内你是出不了港的”
  “偷渡?”
  蒋中元直接摇头说道:“这就更不可能了,现在没有蛇头敢接这个活了,我告诉你警方要是认真起来,后果很严重,明白么?”
  生性狡诈的赵六民慌了也惊了,唐刚和手下四个亡命徒的死顿时让他非常的不太托底了,蒋中元和他是发是世交这没错,但两人彼此之间肯定达不到掏心窝子的状态,现在这个社会已经一切都在向利益齐了,特别是两个都挺有身份的人。
  这么吧,两个普通的打工仔交往,那关系绝对会交的非常硬,但两个公司的老总交往,平安无事的时候起来会很暖心,但一旦有事就都会以各自的利益为重了,有人就过这么一句现实的话,有钱人之间称兄道弟那都是建立在各自金钱和能力的基础的,你好我好那就是大家都好,你不好的时候,那我就得掂量下咱们以后该怎么携手并肩往前走了。
  赵六民这个时候就一门心思的想要马回到京城,安邦在圣玛丽医院里展示出来的强硬火力,让他有些如坐针毯了。

  “从正规渠道回内地,麻烦的要命,时间也没准,因为医院的事,现在港岛警方对大陆人回内地审核的非常严,更何况你在我这的事警方是知道的,所以你恐怕短期内根本就回不去了,除非是偷渡,但你问问现在哪个蛇头还敢接活?内地和港岛之间的偷渡线路已经都被掐死了”蒋中元把事实跟赵六民分析了一遍,结果就是三个字,不好走。
  赵六民搓着手道:“一点办法都没有么,我可以付出代价·····任何代价,只要能走就行了”
  蒋中元为难的摇了摇头,道:“不好办,风险太大了”
  “噗通”赵六民失魂落魄的跌坐在沙发,咬牙道:“不好办,有风险,这话还没死是不是?中元,我答应你只要让我能回到内地,我给你介绍在京城的关系,并且以后咱们两方的合作,所有的利润我全都给你让两个点”

  蒋中元拧着眉头沉思良久后,道:“我试试吧······”
  有句话叫世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其实这话前面应该还得加个前缀,在巨大利益的驱使下,这世界是真的没有什么难事的。
  圣玛丽医院时间过去后的第三天,晚九点多。
  疯彪的车子驶向了封村,开到了自家门前,他带着两个保镖刚下车,对面一束大灯就支了过来,闪了几下,疯彪眯着眼睛望去,只隐约见车旁边站着个人,嘴叼着的烟一闪一闪的。
  “彪哥,安邦啊”安邦靠在宝马冲着疯彪招了招手。

  疯彪后面两个保镖把手伸进怀里,他摆了摆手了声没事,然后就走了过去。
  安邦拉开车门,弹掉手里的烟头笑道:“彪哥,坐进去,咱俩聊聊”
  疯彪了眼宝马,车里坐着个不清容貌的女人,带着一副宽大的墨镜,他坐进去之前深深的了眼安邦,道:“大圈仔,我真是越来越不透你了,让我刮目相啊”
  “哈哈,彪哥,咱们慢慢相处,你会发现我身有很多秘密的”安邦调皮的眨了眨眼睛,言谈之间的洒脱和随意让疯彪非常惊叹,这个人难道不知道什么叫火么?
  两人坐在后座,疯彪又向了黄连青的侧脸,忽然间觉得这个女人有点眼熟,这不是什么错觉,而是确实觉得自己有些熟悉。

  “这个时候了,你还敢露面,你难道不知道香港的大街,到处都是抓你的丨警丨察么?”疯彪对安邦的到来有点不满,这么风紧的时候,他现在应该找个地方窝着而不是来封村找他。
  安邦笑了:“那你我得躲到什么时候?一个月两个月,还是一年两年?”
  疯彪皱眉不吭声了,安邦的没错,他要是不出来这个案子永远都没有完结的时候,但他能藏多久?
  “你出来又能如何?能解决?”
  “不能啊······所以我才来请教你的,彪哥,像医院的案子以前港岛的历史,也有发生过吧?之前都是怎么解决的,你帮我回忆下”
  八五年以前,特别是七十年代那一段时间,香港的社团猖狂到了极致,各种大案不知道发生过多少,当街火拼,百人群架的事时有发生,古惑仔像蝗虫一样每天都从港岛的大街扫过。
  这几年政府管控的严了,社团和社团之间的纠纷才趋于平稳化,但摩擦和冲突还时有发生,可到最后都是从雷声大逐渐演变成了雨点,然后就不了了之了,安邦要问的就是这个解决的方式。
  疯彪扭过脑袋,很坦然的道:“港岛是发生过不少案子,解决的途径最后只有一个,警方对民众和政府要有个交代,结果也很简单,有人出来把这件事给扛下来就可以了,每次社团有案子发生,大佬都会让下面的人主动站出来承担责任,人交给警方了,警方的压力就会减了,民众的关注度也就不会那么大了”

  安邦顿时皱眉了,直接摇头道:“那不可能的,圣玛丽医院的事闹得这么大,我们谁能站出来给扛下去?进去不就意味着这辈子都别想出来了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