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158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宁十三从皮六那里调了些兵,编入了李一强的队伍,同时将原楼外楼的安保人员编入了李一强的队伍。李一强的人扩大到了七八十口。他人生中再一次达到了小巅峰。李一强容光焕发,在楼外楼周围巡逻。
  在皮六的建议下,李一强的队伍取名为微山安保团,而李一强自认总司令。楼外楼的这个改变立即震惊了微山县。很多富人都认为,李一刀应该掌控了楼外楼,所以都纷纷去楼外楼消费。楼外楼又恢复了往日的兴隆。
  李一刀坐不住了,派李一鸣前去砸场子。
  李一鸣的人刚到楼下,就被李一强的现代化装备镇住了。这些安保人员用的全是从东北军偷偷采购的美式装备。李一鸣从小就怕李一强,毕竟是堂兄弟,相互知根知底。
  “堂哥,你这是干什么?你要背叛家族吗?怎么给他们当了保安?”李一鸣不解地问。

  “放屁,”李一强气呼呼地说,“老子是那样的人吗?楼外楼是我的。我什么时候给别人做过保安?”
  日期:2018-04-06 12:50:42
  李一刀得知自己的堂哥成了楼外楼的股东后,极为愤怒,亲自带人去找他理论。看到李一强的手下已经那么多人,且装备都比自己的好,他不得不住手。
  李一刀分管地区的很多富商都以为可以去楼外楼消费了,一个比一个踊跃。
  盘活了楼外楼后,宁十三带领弟子们迁居到了望湖楼。从此以后,楼外楼的管理全部交给了张家,安保全部交给了李一强。怀义堂每个月会从张家收回大笔的钱。这些便是宁十三继续奋斗的资本。

  望湖楼依然是对外经营的酒店,只不过宁十三派人去掉顶部,又接了三层,变成了六层高楼。根据安排,地下一层、第六层全是怀义堂工作的地方。宁十三根据鸭屎的建议,在第六层内部挂怀义堂的牌子。如  面还没修好,所以只能将牌子先放在了一楼的一间房子里。
  月明妃表面上说与楼外楼产生了浓厚的感情,所以不愿意去望湖楼,依然要住在楼外楼,其实是害怕每天看到鸭屎,毕竟她已经知道了鸭屎的身份,这样比较尴尬。张家将月明妃住的那一层的几个房间改造了一下,打造成了宁十三的特殊居所。宁十三派了几个身手不错的人,在那里保护着。
  日期:2018-04-06 12:51:26
  怀义堂度过了暂时的危机后,对下一步怎么办,内部出现了比较大的分歧。小时迁失去了自己的嫡系,很想打回梁山。野狐田对李一刀意见很大,想直接向南边进攻,连偷带打,把李一刀的势力继续向南挤。黄胡子认为,应该先把王老五给灭了,这个家伙是个墙头草,马上就会倒向李一刀。
  宁十三对鸭屎与皮六在近期的表现比较满意,于是就说:“也别光我们这些老胳膊老腿的说,鸭屎、皮六,你们俩也说说想法。”

  日期:2018-04-06 12:51:54
  皮六笑着说:“我不过是玩玩枪,让我带人去打行,让我说什么高深的东西,我还真不行。”
  “你谦虚了。既然不想说,那就让鸭屎说吧。”宁十三说。
  “师父,我的建议是拿出一笔钱,造一批结实的船。如果能控制住湖上的生意,我们对抗李一刀就有把握了。李一刀控制了湖上的所有生意和航道。我们对湖东的迅速占领,对他来说,一点都没有影响。时至今日,李一刀的力量一点都没有削弱,我们的力量也丝毫没有强大。”鸭屎说。
  “你说的有道理,不过这还没有那么着急。老黄说的不错,我们应该先将王老五解决了。王老五这边,总是个祸害。如果让他留在微山,肯定不是个办法。他手下在微山的不足百人。将他端了,应该就几天的时间。”宁十三说。
  黑蜘蛛坐不住了,站起来说:“师父,我们现在越来越像黑帮了。我们是梁上君子,为何不继续组织道上的事情,反而搞起了江湖纷争呢?”
  这句话问得宁十三很不高兴,他大声说:“鸭屎也问过我类似的问题。尽管我们都在祖师爷牌位下磕了头的。不过,我拉你们入行第一天就没准备让你们一直做贼。如果有机会不做贼,我们当然要选择。如今,我们已经上到了地上,也挂了牌子。做贼的事情从长计议。”
  见师父明显不高兴,黑蜘蛛便没再多问。
  鸡头米笑着圆场道:“如今大家到了地上,要时刻维护师父的体面。别什么贼不贼的,偷不偷的,咱们赶走李一刀,拿下微山不仅是为了我们自己,这背后也是为了这里的一方水土。师父的深意,大家还是要领会。”
  宁十三看了一眼鸡头米,对他的这番话非常满意。
  散会后,鸭屎凑到黑蜘蛛身边,笑着问:“二姐,这两天你怎么不理我?是不是还生我的气?或者是因为打了我所以不肯原谅自己?我都原谅你了,你还不原谅自己?”
  黑蜘蛛一听他耍贫嘴,气得双眼睁大,很不客气地说:“不要跟我讲话。”
  鸭屎本来还想继续说,皮六走过来,叫住了他,将他拉到了一个隐秘处。
  “女人啊,都会怄气一段时间,慢慢就好了。你别着急。咱们说正事。如果宁爷要打王老五,你觉得胜算有多大。”皮六问。
  “我觉得比较难。首先,王老五的人有很多在外面,随时可以支援;尤其是他弟弟王老六,一直在河南,势力不大,但是钱很多,随时可能买一帮人来微山闹。再说,王老五那么精明,怎么可能轻易被端呢。王老五的人整天持枪与军队干,经验丰富。我们擅长的是偷窃。我们可以利用偷窃,改变双方的优势,但是硬碰硬,真的就不沾光喽。”鸭屎说。
  “虽然我没有说话,但是我心里很清楚,一旦与王老五打起来,李一刀一定会参与进去。这样的话,我们就惨了。还记得野狐田堵截运河帮的时候多惨吗?几乎全军覆没。”皮六说。
  “我去说服师父?”鸭屎问。
  “算了吧。我们处理楼外楼的事情已经让宁爷不开心了。我们还是低调行事吧。一旦宁爷决策完了,我们看下如何弥补吧。别的我们也做不了。”皮六说。

  “我们从上海回来后,师父就变了。好奇怪,变得我都不熟悉了。”鸭屎说。
  “宁爷不是变了,他本就是这样的人,只不过一直没有站稳脚跟,一旦站稳脚跟,他就会变成他自己梦想中的样子。”皮六说。
  “他是我师父,我肯定一直跟着他,不过你为何也跟着他呢?”鸭屎笑着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