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569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建议组织部重新拟定候选人名单,范围可以再大点,让常委会有充分的讨论空间。”
  房桐皱眉正待反对,肖挺抢先一锤定音:“好,房部长辛苦一下,争取下周开会讨论,一方主政大员的位置不能老悬着,得尽快敲定,散会!”
  京都吴家听到这个消息呆若木鸡,将于家恨到了极点,不过有因必有果,想想去年坑方晟那一幕,怎能怪于家痛下杀手?而常委会上出现黄将军一反常态打压吴郁明的场面,说明在方晟周旋下,于家已与白家结成联盟,这才是最令吴家担心的。
  虽说吴家与詹家联手对付于家,只能算松散的政治联盟,随时有可能为了其它利益反目成仇,于白两家不同,一个在政坛,一个在军队,相互之间没有利害冲突。
  之前吴家与宋家走得近,近两年不知怎么回事,两家愈发疏远起来,宋家似乎更信赖樊家……宋仁槿不是偏好男色,跟樊红雨的婚姻名存实亡吗?吴家非常不解。
  得到消息第二天,吴郁明飞回京都,在吴老爷子面前痛哭一番。吴老爷子固然忿恨于家使阴,但也责备了长孙几句,说我们吴家何曾把区区几百万放在眼中,也值得你花七八年时间去做?要说业余爱好,哪怕你包养小三也比炒股安全,包养小三要捉奸在床的,炒股可是一查就明白,摆明了违反规定!

  吴郁明流泪说我开立证券账户的时候,京都关于禁止党员干部炒股的规定还没出台呢,怎么能用后来的制度追究我以前的行为?这事儿于家太卑鄙了,我决不轻饶他们!
  吴老爷子无奈道将心比心,去年方晟也被整得挺惨,差点沦为通缉犯不是?官场就是这样,说不准什么时候踩到地雷,炒股的事儿就当作教训吧,从头再来!
  吴郁明愁眉莫展,说过几天省委红头文件就要发了,到时我臭名远扬,起码两年翻不了身……两年啊,仕途能有几个两年?没准要被方晟追上来了!
  提起方晟,吴老爷子久久不语,然后叹道那小子早在黄海时我就意识到将成为你的劲敌,可一再打压竟然没用,连骆常委出手都……都说猫有九条命,那小子真成九命猫了,这样下去是不行的……
  爷爷,我想离开双江。吴郁明突然说。
  吴老爷子目光一凝,两眼射出与年龄不相称的锐利的眼神,严厉地说郁明,你害怕了,想当逃兵?

  不是啊,我的意思是如果留在双江,炒股的事儿终究是个麻烦,换个地方,反正档案里没有,反而能顺利升迁。吴郁明辩解道。
  吴老爷子站起身,指着长孙道你的目标是什么?仅仅是部级吗,如果是,明天我帮你安排,半年之内肯定能晋升市委书记!你告诉我,是不是?
  吴郁明低头说,不是。
  如果不是,你就没法逃避这个污点,在你的人生档案里,永远存在利用内幕消息炒股牟利的问题!即便日后上了大位,在双江,在舟顿,人们都会记得你的过失!所以,从哪里跌倒就必须从哪里爬起来,冲这一点,你就得留在双江,凭借自身努力洗掉污点!
  我明白了,爷爷。面对威风不减当年的吴老爷子,吴郁明不敢违拗,汗涔涔应道。
  与此同时,方晟也来到京都,正在一家幽静雅致的茶楼悠闲地品茶,对面坐着燕慎和姜姝。
  “吴郁明这个跟斗栽的,”燕慎微笑道,“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没想到炒股都成为仕途上升的绊脚石,为官者不易啊,以后做大官越来越不容易了。”
  姜姝笑道:“还是哥哥聪明,早早选择学术这条道路,不管什么形势哪个人当政,大家总得读书学知识,知识分子再也不会成为臭老九了。”
  燕慎点点她道:“当初我可反复提醒你别入官场,现在想出来都难吧?”
  “主要是不甘心,好像中途放弃会让人家笑话似的。”姜姝道。
  “逆水行舟啊,想必此时此刻吴郁明体会到我被冤枉的心情,可谓叫天不应,叫地不灵,躲在阴暗的角落惴惴不安,随时害怕丨警丨察从天而降,”方晟道,“不敢对外求助,因为手机、网络都被监控,一分钟就能锁定我处的位置,唉……我算是体验了一把逃犯的感受。”
  燕慎道:“你的经历太丰富、太曲折离奇,恐怕很少有领导干部领略过,正所谓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姜姝推了他一把,嗔道:“又掉酸了,改不了的文人习气。”
  燕慎一愕,随即哈哈大笑:“批评得对,要说大白话,大白话。”
  闲聊了会儿,姜姝说到附近逛逛,京都比双江至少低五六度,买条丝巾护住脖子。燕慎知道方晟在工作日从银山跑到京都,还特意拉上姜姝,肯定有极为重要的事,当下笑吟吟轻啜杯中茶,等姜姝出去并关好门。
  “炒股算是吴郁明仕途上的污点,至少要一两年时间才能洗清。我也有污点,燕兄知道是什么?”方晟开门见山道。
  燕慎想了想:“两次双规,虽然最终查无实据,也算不良记录吧?”
  “不算,省纪委两次到我工作所在地澄清事实,相当于公开承认错误。”
  “一个亿资金,以及初恋情人周小容在江业做工程,总让人怀疑其中有猫腻?”
  “省纪委有江业工程商谈话笔录,江业正府历次招投标记录,都有据可查,没有猫腻。”方晟道。
  “唔……”燕慎猜想方晟既然提出问题,必定大有深意,文人的脾气不甘认输,苦苦思索好一会儿陡地灵光一闪,道,“江业新城事件!”
  “燕兄厉害,一语中得,”方晟竖指赞道,“江业新城的繁荣景象,上次燕兄已亲眼看到,想必有了感性认识,然而骆常委是当众提出批评意见的,事实上我、梧湘领导班子都为此付出代价,相当于没有公开的处理,与吴郁明被省委红头文件点名有异曲同工之处。”
  燕慎慢慢放下茶盅,谨慎地问:“你是想……”
  方晟道:“坦率讲,从仕途升迁角度出发,为江业新城正名的工作不用太急,在副厅到正厅、正厅到副部阶段,这个污点都不算什么,只有副部到正部那个关键的坎儿,中组部、各方政治对手才会拿放大镜审视我的过去,到时这个料的负面影响不亚于吴郁明炒股!”
  “那你为何急急忙忙抢这个时间点?”燕慎不解地问。
  “江业新城本身让我等不起,”方晟道,“无论城市、企业都有盛极而衰的时候,经过前一阶段井喷式发展,江业新城必将暴露出种种隐患,这是正常的,之前在江业主持工作的朱正阳跟我谈过,有信心也有决心解决那些问题。但朱正阳不可能在那儿呆一辈子,倘若他离开换一个跟我八杆子打不着边的领导,面对矛盾怎么做?肯定把责任推给前任,甚至翻旧账,挖出当时骆常委的批评……”
  日期:2018-05-21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