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遍野》
第640节

作者: 冷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有一幅,是众教徒降魔,以及耶稣降魔。
  “怎么了?”李亚男也看着那些壁画问,在她眼里,不过是一些魔幻宗教壁画而已。
  “没什么。”杨羽总不能说,这些他都经历过吧:“先不管了,找尸体吧。”
  杨羽在这片地下室地面上寻找着尸体的痕迹,但是翻了一圈,没有。杨羽不信,挖地,挖了几次角落,都没有。
  杨羽有些不相信,难不成,前世那些尸体是被移动过来的?不对,应该是那些藏在这里的尸体的案子还没有发生过?毕竟穿越了十多年前。
  王仁或凶手杀人可能还是个例。
  杨羽仔细的再找一遍,仍然没有。
  也就是在杨羽细心找尸体的时候,李亚男无意间看到那副恶魔破壳而出的壁画动了一下,那个恶魔感觉从壁画里钻了出来,瞪了李亚男一眼,化成一缕黑烟,从洞口钻了出去。

  “啊!”李亚男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怎么了?”杨羽问。
  李亚男惊慌失措的指了洞口方向。
  杨羽看过去,什么都没有看见:“又大惊小怪的。”

  “不是,我好像看到有东西出去。”李亚男惊呼道。
  “你今晚总怪怪的。”杨羽纳闷。
  李亚男自己也奇怪,是自己敏感了吗?还是这些东西,就自己看见,杨羽看不见?
  那缕黑烟在浴女村的上空绕了一圈,然后往一个坟墓钻去,钻入了坟墓的棺材里,寄生到了那Ju尸体上,那不是别人的尸体,正是几天前刚被谋杀的王仁。
  杨羽找了一圈,确定没有尸体的任何痕迹,极其失落:“怎么会没有。”
  “没有就没有吧,我们再想其他办法。”李亚男说道。
  杨羽眼眶红润,坐在地上,抽泣道:“时间来不及了,要被执行死刑了,我该死!”
  杨羽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巴掌。
  李亚男急忙过来抓住他的手臂,安慰道:“这和你没有关系,你干嘛责怪自己?都是那个凶手犯下的恶行,我们肯定会找到他的。”
  李亚男双手捧着杨羽的脸颊,看着这个可爱的男人,对,是男人。
  “我可以救他的,我可以救他的。”杨羽的眼泪没有忍住,虽然这事和他无关,但是自己是唯一一个可以救他的人,自己要救的,要救的,否则他会愧疚一辈子。

  李亚男帮他擦去眼泪,安慰道:“我们不能放弃。我们再理理案子,肯定还会有线索的,实在不行,我们明天一家一家去问,凶手肯定会紧张的。指不定会露出马脚。”
  “不会,你知道我费了多大的劲,才把隐藏得天衣无缝的王仁给找出来吗?而这个人,隐藏得更好,更完美。”杨羽说道。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你不能陷在王仁的牛角尖里出不来,我不管你的前世怎么证明他是凶手,但至少到目前为止,你没有拿出任何证明王仁是凶手的证据。就算你前世有,也许那中间还有隐情呢。”
  “什么隐情,都抓到现场啊,他自己也没否认。”杨羽不信。
  “虽然我只是个实习生,但是我在警校,老师和我们剖析过很多真实的匪夷所思的案子,也许王仁和凶手存在利益关系,他甘愿顶嘴,也许王仁有什么把柄在凶手手上,也许王仁是为了保护谁,存在的可能性都很多,现在王仁死了,就是最好的证明,我们该跳出这个思维定势。那晚王仁出去见人,他肯定是想到了什么,也许他知道真正的凶手。”李亚男严肃又激动的说道。

  杨羽搓了搓脸,让自己清醒点,还不能放弃。
  “王仁是往村北走的,加上陈法医给的侧面描写,有文化的,能接近学生档案的,符合这种描写的人,其实不多,要么是村委的人,要么是学校的人。我们重点抓这类人,只要他穿过鞋,肯定会有人看到过。”李亚男的思维在关键时刻发散出来。
  杨羽点点头。
  两人出了祭坛地下室,将砖头塞回去,然后换上新锁,虽然骗不过去,能骗村民一时是一时。
  回到杨羽的阁楼,他按村北符合陈法医侧面描写的人列了一个可疑人的名单。
  “你没写陈校长啊?”李亚男看着名单问。
  “陈校长前世是我多年的好友,他这个人我非常了解,他对学生那是无微不至,极其关怀,一生都在为教育事业所奋斗,他不可能是连环杀人案的凶手。”杨羽解释道。
  “哦。”李亚男哦了一声,看着名单,明天,一一排查。
  清纯,浴女村的大雾散去,又是一个美丽的村子。
  杨羽和李亚男按着名单一一的去家访,虽说是串门,实际上是试探和调查。
  “良哥,你见过谁穿过这种鞋子吗?”杨羽拿着一只素描画给阿良认。这个年代,鞋子的款式非常少,在这样的村里那就更少了。
  李亚男春节回去的那几天也没有闲着,根据陈法医提供的猜测,她去市场上寻访了不少布鞋,找到同款鞋子,那布鞋的纹路和留在案发现场的极其相似。

  “像我们这种常年在田里,山上的,都是穿解放鞋,这样的写,肯定是知识分子穿的。”阿良分析道。
  “你也算知识分子吧?再说了,谁家里每个一两双,下田穿解放鞋,平时穿这种布鞋也不矛盾。”杨羽开玩笑道。
  “你怀疑我啊?”阿良有点不高兴了。
  这阿良,杨羽前世对他没有印象,所以理论上,是当初藏在背后凶手的可能性其实更低。
  “没有,没有。”杨羽急忙说道。
  离开阿良家里,杨羽和李亚男彼此看了一眼,对这个人,他们说不清楚。
  接着两人去往学校,找陈校长。
  这已经是第四次来找陈校长了。
  “李书记那人古板,不受人欢迎,老村长脑子有时候总糊涂,很多人避开他,但是你,在村里是挺受人尊重的,你对村里的了解应该更多,你说,穿这种鞋的,在我们村,最可能是哪些人?”杨羽问。
  “如果你要我指认或怀疑连环杀人案的凶手,那我真想不出来,我要有怀疑对象,我早和丨警丨察说了。”陈校长回答。
  “如果只是让你分析穿这种鞋子的人呢?非杀人。”李亚男问。

  陈村长想了想,说道:“有两个人,一个是李书记,一个是村委的赵海。”
  “赵海?”杨羽重复了一下名字,这个人在前世自己当村长时,他是自己下面的得力助手。
  “这个赵海出生在书香家庭,其父亲书法出众,村里的春联都是他写的,赵海平时不怎么穿解放鞋。”陈校长解释道。
  “但他怎么知道学生的档案呢?”李亚男问。
  “赵海的父亲以前是学校的老师,已经退休了。”陈村长解释道。
  李亚男在杨羽耳边嘀咕了一声:“符合侧面描写。”
  杨羽点点头,两人急忙往赵海的方向而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