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136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5-20 09:56:15
  更有那些下套的,埋地雷的,连环套的,假拍卖的,国宝帮的,大量的歪门邪道充斥全国,搞得乌烟瘴气。
  因为古玩行里特有的规矩,无数玩家藏友被坑得血本无归、倾家荡产。
  无数老板一次又一次的吃亏上当却是铁了心的不见棺材不掉泪。
  这几年来,随着环境的变化以及骗子们的手段被大量披露曝光,全民收藏渐渐理性。
  很多骗子的伎俩和手法早已行不通,转而改为更先进的科技手段。
  现在的鉴宝,才是真正的考眼力,考学识。
  所以现在的富豪们需要的是真正的大专家。
  眼前几个就是真正的专家,平日里请都请不来的。
  对于本省的顶级专家大咖,富豪们更是毫不吝啬,见面就是超级大红包!
  A4纸大的红色大包鼓起老高,见人一个,这是规矩。
  金锋跟着三个老头却是没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这么年轻的少年,必定是三个人的某个学徒子弟,随便给一个小红包就行。
  虽然是小红包,但也有那么整齐的一叠。
  这只是红包,还不是鉴定费!
  真要算鉴定费的话,还就不是这个价了。
  鉴定费说白了,也就相当于原来的润笔费。
  润笔费的由来可是要推到五代十国的北周时期了。
  北周时,郑译与杨坚是同窗好友,又帮助杨坚篡周建隋,但因贪赃枉法被弹劾,贬为开府、隆州刺史。
  日期:2018-05-20 11:26:15
  后来,他奉诏回京治病,隋文帝杨坚下诏恢复郑译沛国公的爵位和上柱国的官职,当场命内史令李德林起草诏书。
  这时,高颎对郑译开玩笑说:“笔干了。”
  郑译笑道:“我出为刺史,拄着拐杖回来,没得到一个钱,用什么给你润笔?
  这就是润笔费的由来。
  每个朝代每个时期都会出现非常出名的一些俊杰大家,深受世人敬仰,有钱的富豪商人就会登门一求墨宝。

  求字求画的都是些有钱人,一幅字一幅画,就会给人名家大师奉上金银若干。
  久而久之,润笔费也就成了习俗,这在当时可是非常风雅的事情,也不是铜臭的交易。
  其实,就是个买卖。
  最出名郑板桥,他算是一绝了。
  他将字幅的大小与价格联系起来,并称“送现银则心中喜乐,书画皆佳”。

  这等坦荡的风骨,怪不得画出来的竹子会如此高雅高洁,畅达遒劲。
  往上推,还有一个也是很牛逼的大咖。也是世人耳熟能详的一位人物。
  唐寅唐伯虎。
  唐伯虎可算是在神州甚至在全世界有神州血脉的地方里相当出名的一个了。
  因为有喜剧大师周星星的《唐伯虎点秋香》让唐伯虎的名气天下尽知。

  传说唐伯虎早年落魄,以卖画为生,久而久之有了点名气。
  有一天有个土老肥财主登门买画,砸了一大笔银子出来,叫唐伯虎给弄个定制的画出来。
  日期:2018-05-20 12:56:15
  那就是要求唐伯虎在一张画纸上画上一百头骆驼。
  唐伯虎愉快的接下了这个定制单子。
  很快就画好了。

  土财主奇怪啊,他这么快就画好了啊?
  不科学  r>  这可是一百头的骆驼啊,不可能这么就画好了。
  接过画一看,土财主顿时气得一口老血吐出来。
  画纸上就画了一座山,山的右边有半个骆驼脑袋,山的左边是一个骆驼屁股。
  旁边有诗特意注明。
  “百头骆驼绕山走,九十八头在山后,尾驼露尾不见头,头驼露头出山沟。
  这也算是个笑话吧,不过这幅画如果能传到今天的话,那可就是太值钱了。

  在民国的时候,像张大千、齐白石、徐悲鸿、吴昌硕一些大师级的人物都是有明码标价的润笔费的。
  那时候的润笔费也叫作润格。
  像白石老人这样的巨匠,在做木匠的时候靠的是手艺吃饭,所以他卖画卖印从不耻于要钱。
  最早的润格是清末诗人樊樊山给他定的篆刻润例。

  “常用名印,每字三金,石广以汉尺为度,石大照加。石小二分,字若黍粒,每字十金。”
  再往后是吴昌硕大师为他定的画作润格。
  “四尺12元,五尺18元,六尺24元,八尺30元,册页摺扇每件6元。”
  到了白石老人五十六岁时候定居天都城,也是不讲究了,直接写了个卖画告白。
  日期:2018-05-20 14:26:15
  “卖画不论交情,君子有耻,请照润格出钱。”
  这时候的白石老人的润格已经很高了,画一只虾多少钱,两只多少钱,那可是明码实价,童叟无欺的。
  很多当时的文人雅士囊中羞涩,但又偏偏极爱煞了白石老人的画。
  于是乎就有人厚着脸皮登门,奉上大洋多少,告诉白石老人,钱不够,但一心想求画,还请大师行个方便。
  白石老人肯定不会坏了自己润格的规矩,规矩坏了,那名声也就坏了。
  笑着收了钱,淡淡说道,莫慌。
  钱少,有钱少的画法。
  进屋作画,画成出来,但见一只虾活灵活现全身都在,另一只虾却是只有半个脑袋露在水面。
  这就是白石老人的趣事,也是润笔费的趣事。

  其实在神州历史上,还有两个人值得说一下,他们可是在扬名国外,赚了不少老外的银子。
  一个是晚清的白龙山人王一亭。
  说起来这个人在国人印象里知名度并不算高,但却是不失为一代大家。
  曾经做过佛教协会的会长,法名觉器。又号梅花馆主,海云楼主。
  王一亭跟弘一法师都是佛学大师,交往甚密。
  曾经在魔都的传法的时候,弘一大师做了一幅字,大大的一张宣纸上,上半截写了一个佛字,下半截留空。
  留空的半截,就由王一亭画一尊罗汉,呈交好友红树室主陆丹林。

  王一亭早年师从大师任伯年,后来又与大师吴昌硕成为至交。
  吴昌硕赠诗王一亭曰:“天惊地怪生一亭,笔铸生铁墨寒雨。”
  就是这个人,他所画的罗汉图在东瀛简直卖疯了,比起在国内,他的名声在东瀛盖过任何人。
  无数东瀛名家大师重金求购王一亭的罗汉图和书法,在东瀛,能拥有一幅王一亭的罗汉图或者书法的画,在当时,那就是真正的收藏大家。
  13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