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07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给沙夏的。”萧晋说,“鲛的心魔太重,去夷州之后的结果不可控,我的目的是去救人,不是搞风搞雨,带着他会增加许多不必要的风险,相比之下,沙夏更适合做我的帮手。”
  裴子衿眉头皱的更紧,微微有些气恼道:“你去过夷州吗?对那边的环境和要对付的人又有多少了解?更何况,西园寺兄妹的事情才刚刚发生,你就又要带着沙夏出境,万一在那边被马戏团的人发现怎么办?萧晋,你的这个决定太冲动、太愚蠢了!”
  对于别人的关心,萧晋从来都不会嫌多,更不会因为对方的态度而生气。微微一笑,他握住裴子衿的手,柔声道:“你是知道我的,要说起所谓的战略眼光,我连给你提鞋都不配,但若论起遇事时的急智和小聪明,你也不能不承认我是这方面的行家。
  夷州,我以前带着一个小明星去玩过两个星期,对于环境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再说了,那边的人也属于咱们华夏人种,只要不暴露太多的大陆口音,发生什么事往人群里一躲,还是很容易隐藏的。
  最后,敏敏是我的家人,虽然她已经二十多岁了,但在我的眼里却跟我的女儿没有丝毫区别,甚至还是家里年纪最小的那个。
  现在她失踪了,还要只身去刺杀一个身边安保力量可能不亚于武装小队的毒枭,此时此刻,我能坐在这里跟你心平气和的说话,已经是我能做到的最大冷静了。
  所以,子衿,我不想用感情来绑架你,只希望你能把我当成一个下属和战友,帮帮我,好么?”

  裴子衿最欣赏萧晋的一点,不是他的医术和功夫,也不是他强大的思维能力与智慧,而是他对于“情”之一字的看重。
  说来也很讽刺,一个连专一都做不到的男人,最大的优点竟然是重情,这似乎是一件很荒谬的事情,然而结合到萧晋的身上,一切看上去又都变得那么和谐。
  如果他不是足够重情,就能自如的控制身边女人的数量,见一个爱一个,上一个扔一个,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绝不会像现在这样矫情的一边享受一边愧疚。
  说白了,造成他花心的原因是多情,而让他女人越来越多的罪魁祸首,恰恰正是不够冷血的重情。

  当然,裴子衿欣赏的不是这个“情”,而是他对待家人和朋友时的情义,他清楚的知道这个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从来都不是钱财等身外之物,只有亲人和友人的情谊,才最值得珍惜和守护。
  而这样的人,就是战场上的最佳战友!
  无奈的长叹口气,她摇摇头,正色说道:“不管你的急智和小聪明有多厉害,事先多做点功课和准备总是没有坏处的。
  除了‘涛哥’这个名字之外,你对那个毒枭几乎一无所知,甚至连这个名字都有很大可能是假的,就算我给你弄了身份让你顺利的到达夷州,你又该怎么找人?难不成要从酒吧夜店里卖摇头丸的开始查起吗?”
  萧晋沉吟片刻,说:“那个涛哥来过龙朔,我怀疑薛良骥当年的丨毒丨品供货商就是他,一个多月前,我曾让雨娇姐派人调查龙朔和周边的贩毒活动,不知道现在有没有什么结果,待会儿我去找她问问。”
  裴子衿剑眉一挑,问:“你是想在这边的毒贩身上顺藤摸瓜找到那个涛哥的内地联络人,然后再通过他联系到涛哥?”
  “对!”萧晋点头,“除了大买家这个身份之外,我也想不出别的可以快速接近那位涛哥的办法。另外,现在龙朔江湖中有很多人都认为我是雨娇姐的小白脸,代表她去谈这方面的生意,除了要解释一下她为什么改变态度开始沾毒之外,几乎没有别的问题。”
  裴子衿想了想,说:“这么做倒是可以,但你想过没有,我华夏境内流通的丨毒丨品几乎百分之九十都是来自金三角,那里与南中省接壤,走私便利,成本也会更低,你为什么要舍近求远的去夷州联系货源?
  要知道,那么小的一个岛屿,是不会有太多隐秘的地方供人种植罂粟的,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那个涛哥很可能只是一个中间商罢了。”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萧晋说,“不过,通过他来大陆开拓市场并取得了一定成效上就能看出,他手里的货的质量肯定超过了金三角,我怀疑很可能来自南美洲,毕竟那里的丨毒丨品纯度是世界公认的。
  纯度高了,能稀释的数量也会增加,在单价方面比金三角贵出来那一部分完全可以从数量上来补足。

  再者,咱们国家在南中省边境打击丨毒丨品走私的力度一向很大,这无形中也增加了许多从那边进货的成本,此消彼长之下,作为一个江湖人,寻找新的更安全的货源,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裴子衿闻言摇头苦笑:“你果然是个细节方面的行家,还没确定要不要去的时候竟然就已经想到了这么深。看来,不管我给你摆出多少困难,都肯定无法改变你的心意了。”
  萧晋也笑:“如果能不用去,那自然是最好的,我又不是闲着没事儿干非要跑去夷州找死。石竹县那边还没有完全的尘埃落定,变数随时都可能发生;青山镇那边的各种建设也已经开始,不管是资金还是人员都不能有丝毫的闪失;翠翠还躺在医院,什么时候醒来还是个未知数;还有那个小王八蛋刘若松……”
  说到这里,他忽然神色一凛,凝重的对裴子衿说:“不用给沙夏准备假身份了,我要留她在这里保护我的家人。”

  裴子衿顿时瞪大了眼:“你要一个人去?不行!绝对不行!夷州虽然有不少我们国安的人,但大部分都处在潜伏状态,他们都是要留在关键时刻发挥作用的。也就是说,一旦你到了那边,就真的只剩下你自己孤身作战了,没人会帮你的,你明白吗?”
  “我明白,但这是没办法的事情。”萧晋沉声道,“刘若松就是一个在畸形环境下成长起来的纯变态,根本不能以常理度之,万一我离开后他觉得有机可乘做出什么危害我家人的事情,那我就算是回来把他千刀万剐也什么都晚了。
  敏敏对我而言非常重要,其它的家人也同样重要,我决不允许她们有丝毫的危险。”
  “贺兰鲛呢?”裴子衿问,“你不是要留下他的吗?有他保护你的家人,应该足够了吧?!再说,我也会紧盯着刘若松的。”
  萧晋摇头:“贺兰鲛情绪太不稳定,我不敢把家人的安危全都押在他的身上。至于你,我相信你肯定会尽全力保护她们,但是,你可别忘了,刘若松算是个强力的官方人物,以你的身份根本阻拦不了他。
  如果你硬来,职业生涯分分钟就会断送,摧毁马戏团的梦想也将随之破灭,这同样也是我不想见到的。
  毕竟,你也是我的家人呀!”
  裴子衿娇躯猛地一紧,接着心脏便被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酸涩充斥,眼眶也开始不受控制的发热。
  深吸口气,压下胸腔里那股几欲喷薄而出的冲动,她扯了扯嘴角,移开目光道:“还说不会用感情来绑架我,这算什么?稍不留神就差点儿着了你的道,就没见过你这么奸猾的坏蛋!”
  日期:2018-04-06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