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155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要装了,起来吧。我知道你醒了。”黑蜘蛛说。鸭屎依然不动。
  “原来你还在昏迷啊。听师父说,用锥子插到太阳穴,可以让人醒来。”黑蜘蛛念叨着。她假装在找,随后自言自语,“找到了。”
  黑蜘蛛拿自己尖尖的小指头指甲,在鸭屎太阳穴上戳了一下,鸭屎立即尖叫着坐了起来。
  黑蜘蛛本想本着脸,但是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还装。”黑蜘蛛说,“你可以走了。”她又恢复了严肃的表情。
  “二姐,你昨晚对我痛下杀手,哪里来的这么大的仇?”鸭屎嬉皮笑脸地说。
  “昨晚的事对不起。不过,以后你不准再冤枉我了。这件事我并没有原谅你。只是怕你出事。你走吧。”黑蜘蛛说。
  “被你打得流了一地血,你还不满足,难道你要杀了我才满足吗?”鸭屎略有激动地说。
  “你赶紧走吧,不然师父听到了不好。万一师父逼你把你林姐姐交出来,那就不好了。”黑蜘蛛冷嘲热讽地说。
  “什么林姐姐,她早就离开微山了。”鸭屎说。
  “为什么要帮她?”黑蜘蛛问。
  “你为什么要杀她?”鸭屎故意问道。
  “你去问大哥吧,别问我了,反正大哥和我一起追的她,不料被你撞见了。”黑蜘蛛说。

  鸭屎自知再待下去也是无趣,于是出去找野狐田。野狐田刚起床,正在收拾自己的东西。他的屋子里乱糟糟的。
  “你来干嘛?”野狐田问。
  “大哥,我想问你个事 。”鸭屎说。
  “我不是你大哥。反正我欠你的已经还清了。以后不要落在我手里。”野狐田说。
  “大哥,你和二姐为何连通天鼠的姐姐都不放过呢?”鸭屎问。他其实想问野狐田为何不放过她,故意捎带上黑蜘蛛,以便于好问。
  “这事你别这么说,是我要抓她,与你二姐没有关系。她一直在保护她。你小子的面子可真大。”野狐田说。
  “师父为何不能原谅通天鼠呢?”鸭屎问。
  “坏了门规只是一方面,这孙子知道的事情太多了。不除掉是不行的。”野狐田说。

  “王老五为何要带他来呢?明知道师父可能留下他,为何要带过来?”鸭屎问。
  “你想啊,你把他姐抓走了,王老五手里没有了控制通天鼠的把手,他当然不想再用他了。不用了要么自己杀掉,要么让师父杀掉。反正死在自己手里,不如死在师父手里。这是王老五的聪明。”野狐田说。
  “王老五不可能知道他姐在我们手上。”鸭屎惊讶地说。
  “呵呵,兄弟,你还嫩。王老五是借咱们拿下了湖西。他早已知道通天鼠的姐姐跑了。我的人已经打听到了相关的消息。只不过,师父判断,拿下湖西对王老五有利,所以王老五最终还是会参与的,所以没有启动其他的方案。”野狐田笑着说。
  “那王老五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样。”鸭屎气愤地说。

  “当然,王老五并不清楚,他姐姐是自己跑的,还是被救的。所以,他就装作不知道,不给通天鼠再去找他的后路。所以,通天鼠只能绝望地死在我们手里。”
  “你把通天鼠杀了?”鸭屎问。
  “是师父的意思。师父的意思必须照办。”野狐田说。
  “那林静姝呢?”鸭屎问。
  “师父让她做**,我本想让我手下的兄弟们都尝尝鲜,这么一匹烈马,直接做**太可惜了。”野狐田说。
  “大哥,恕我直言,我们这样做与地痞流氓有什么区别吗?”鸭屎不解地问。
  “呵呵,”野狐田笑了笑,露出大黄牙说,“怎么了?你以为我们比地痞流氓高明?住在地下的时候,我们还不如地痞流氓呢。”
  “那我们的牌子能挂在楼外楼吗?”鸭屎问。
  “挂个屁,楼外楼如此不安全,现在都没有客人了。我们挂个牌子什么意思?”野狐田问。
  “看来,师父要在湖东立足了。”鸭屎说。
  鸭屎迅速离开了楼外楼,前往张家,与张老爷子谈判。鸭屎以略高过市场价的价格,将望湖楼买了下来。不过,前提是,张家来运营。只是,望湖楼顶层要挂怀义堂的牌子。张老爷子犹豫了一下,随后答应了下来。
  完成了交易,鸭屎回头楼外楼,来到了宁十三的房间。宁十三正在忙着写信,没有注意到他早已站在了门口。许久之后,宁十三才发现鸭屎来了。
  “赶紧进来,坐我旁边。”宁十三收起钢笔,笑着说,“这几天委屈你了。我们怀义堂第一次面临这么大的冲突。在众人前面,我不能天天夸你,这样很多人会嫉妒你,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
  “没事师父,您该怎么骂怎么骂。我年纪还小,怎么可能什么事都做对,还望师父多批评教育。”鸭屎说。
  “从上海盗宝到如今的在湖东立足,你的功劳最大,为师不会忘记的。你的湖东堂主目前有名无实,为师也心里清楚。再过一小段时间,我一定让你风风光光地管理湖东。那里毕竟是你的老家。”宁十三和蔼地说。
  “多谢师父,这些都听师父安排。”鸭屎说。
  “知道我为什么要杀通天鼠吗?”宁十三问。
  鸭屎万万没有想到,宁十三竟然会问他这个问题。他一时愣住了。过了一会儿才呆呆地说:“请师父明示。”

  “我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更不是为了报那点小仇。我们怀义堂加上皮六的人,现在有一两百口,还有很多外围的人。如果任由背叛逍遥法外,我们是做不大的。如果通天鼠获得了原谅,很快就会有人继续反叛,骑墙,两面派等。我们会付出惨痛的代价。为了我们的怀义堂能够做大,通天鼠必须做出牺牲。这不是莲花岛的地下室,而是楼外楼。”宁十三语重心长地说。
  “师父,目前我们该怎么做?”鸭屎问,故意打断了通天鼠的话题。
  “目前楼外楼的生意被李一刀给搅和了。没有人敢来消费了。楼外楼眼看就要完了。”宁十三悲观地说。
  “师父,上次你说让我去买望湖楼。我已经买下来了。我以高出市场价的价格买的。”鸭屎说。

  “为什么?”宁十三有些诧异地问,“我给你的钱是让你围住湖东的,不是让你这样花的。吓唬吓唬他,不就很便宜买下吗?你办事不牢啊。”宁十三责备地说。
  “师父,我的前体是,张家继续运营望湖楼。”鸭屎说,“我们都没有经验,其实我们是玩不了这东西的。我们只负责安全,做生意让专业的人来做。”
  宁十三听后,面露喜色,笑着说:“你的鬼点子不错。那么楼外楼呢?”
  日期:2018-04-05 20:03:57
  第186章 四爷的布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