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154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滚出去”黑蜘蛛冰冷地说。
  “喝点茶,听我给你解释。”鸭屎笑着说。
  “解释你个头啊。”黑蜘蛛一掌挥了过来,打在了鸭屎的手腕上。鸭屎手中的茶杯飞了出去。鸭屎一个后空翻,将茶杯接在手中。
  “去找你的林姐姐啊,来我这里干什么?”黑蜘蛛不乏醋意地说。
  “我哪儿有什么林姐姐,我眼里只有一个黑姐姐。”鸭屎陪着笑说。
  “你别给我耍贫嘴。我不会原谅你的。我算是看错你了。早知道你是个势利眼,是个小人,是个胳膊肘子往外拐的混蛋,当年就不该疼你。”黑蜘蛛咬牙说。
  鸭屎毕竟年轻,被二姐这么一说,顿时火冒三丈,大声叫道:“她不过是个普通女人,你犯得着要杀她吗?二姐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狠?”他明知黑蜘蛛当时救了林静姝,故意这样说,无非是寻找道德的制高点,以此来压黑蜘蛛的火气。然而,他错了。
  “  的,我狠,你是好人,”黑蜘蛛极为愤怒地用了一个绝活,燕子平衡腿。双手向后,如翅膀般张开,后腿猛然向上,瞬间转体,一脚自空中劈下来。
  鸭屎哪想到二姐会这样打他,所以没有躲闪,正中门心。他当场休克,趴在了地上,两个鼻孔汩汩流血。
  “装,再装,看你装到什么时候。”黑蜘蛛抱着膀子在旁边说。他原以为鸭屎在搞怪。过了一会儿,不见他起来。她赶紧走过去,将趴在地上的鸭屎翻过身来。只见鸭屎满脸是血,地毯也被血湿透了。她这一脚,打破了鸭屎鼻孔的动脉。
  “鸭屎,你醒醒,你醒醒,我给你开玩笑的。你醒来吧?”黑蜘蛛哭着摆弄他,他一动不动。他将身上的衣服撕开,捂住流血的鼻孔。不一会儿,鲜血从鸭屎嘴里流了出来。

  黑蜘蛛不敢惊动宁十三,他赶紧跑了出去,跑到了月明妃的房间。月明妃正在梳妆,尚未休息。
  “师父在吗?”黑蜘蛛问。
  “不在,他今晚不会回来。此刻不在楼外楼。”月明妃说。
  “你能帮我个忙吗?”黑蜘蛛问。
  “怎么了?”月明妃走了过来,看见黑蜘蛛满手是血,吓坏了。
  “我误伤了师弟,你得过来帮忙,我想办法给他止血。”黑蜘蛛说。

  月明妃叫来小貂蝉,让他安排人去湖边取一些薄冰来。她将鸭屎抬到窗前,打开窗户,让冷风吹进来。
  “你干嘛?”黑蜘蛛问。
  “空气冷,止血快。”月明妃说。
  经过两个女人的折腾,鸭屎的血止住了,但是他的身体极为虚弱。外加受冻半夜开始发烧。鸭屎抓着月明妃的手,一直不松开。
  “你去休息吧,我在这看着她。”月明妃说。
  “要不你拽开他的手试试。”黑蜘蛛说。无论怎么努力,她就是无法从鸭屎紧攥的手中取出月明妃的手。
  “算了,就这样吧。”月明妃说。
  鸭屎不断说着胡话。
  “他在说什么?”黑蜘蛛问。
  “在叫二姐呢。”月明妃说。
  黑蜘蛛一听鸭屎在梦里叫自己,又开心又害怕又自责,竟忍不住又掉下泪来。
  “你去睡吧。”月明妃说。
  “我睡不着。”黑蜘蛛说。
  “睡不着也得试试。万一一会儿我困了,你好替我。别逞强了,去床上躺一会儿吧。”月明妃说。
  “好的。我待会过来替你。”黑蜘蛛走进了另一个房间。
  约莫三更时分,鸭屎的梦话里多了个月明妃熟悉的名字“娜娜”。起初月明妃还以为他在胡乱说话,恰巧说到了“娜娜”。接下来的一个时辰里,鸭屎叫了无数次娜娜,每当叫到这个名字,他都会在梦里哭出声来。哭声里有太多无奈、无助、绝望、悔恨,把月明妃震惊了。
  月明妃拿毛巾仔细揩去鸭屎脸上尚未擦干净的血迹。尽管月明妃曾经见过鸭屎,也觉得眼熟,但都是距离很远的会见,难以看清楚鸭屎的真容。这次过来也是晚上,所以她也没有看清。当鸭屎不断叫“娜娜”这个名字时,她顺手拿过床灯,举灯仔细看了下鸭屎的脸。
  虽然她想不起那个孩子叫什么名字了,但是好像是个很朴素的名字。她清晰地记着,那个孩子与老鲶鱼有关系。她清晰地记得,那个孩子是懂四只手的,也就是练习过一种与老鲶鱼有关的神功。
  月明妃忍不住掀开被子,仔细看了下他的双脚,让她震惊的是,鸭屎的十个脚头比平常人粗长很多,极为灵活。月明妃眼泪止不住流了出来。她心里想:“不可能,不可能,他被绑了重物沉到了湖里,怎么可能活着。不过,他太像了,太像了。”
  月明妃正在抹眼泪的时候,黑蜘蛛走了过来。
  “怎么了?”黑蜘蛛问,“他放手了吗?”

  “没事,我眼睛里进了东西。他还在抓着我的手。”月明妃说。
  “辛苦你了。平日里,师父也不让我们与你交流。所以,我也不太了解你。”黑蜘蛛说。
  “嗨,是嫌我脏吗?”月明妃问。
  “不是不是,与这个没有关系。”黑蜘蛛说,“大家都需要隐私,师父也是。”
  “我想问下,他在梦里说了老鲶鱼,老鲶鱼是什么东西?”月明妃故意问。鸭屎并没有叫老鲶鱼,月明妃为了套话,故意问她。
  “老鲶鱼,不过是一种鱼罢了。”黑蜘蛛故意说。
  “不要骗我,”月明妃说,“梦里叫到的人,不会是一条鱼。”
  “好吧,我能说的是,老鲶鱼是一位老贼,曾经收养过鸭屎。”黑蜘蛛说。
  “他叫鸭屎吗?是雅士还是押司?”月明妃问。
  “就是鸭子屎。”黑蜘蛛说。
  “好吧。”月明妃说。
  这时,鸭屎嘴里再次念叨有声,月明妃听得很清楚,她已经破译一晚上了,所以一听就知道是什么。鸭屎说的是“二姐,去救娜娜。”

  “他说的是什么?”黑蜘蛛问。
  “他在叫二姐,叫二姐救他呢。”月明妃说。
  “都怪我。”黑蜘蛛说着又哭了起来。
  “你去再睡会儿吧。反正他还抓着我呢。”月明妃说。
  “我睡不着,我陪陪你吧。”黑蜘蛛说。

  日期:2018-04-05 14:51:45
  第185章 师徒对谈
  天快亮的时候,鸭屎的烧退了,不再说胡话了。他抓着月明妃的手依然没有松开。月明妃怕宁十三看到,所以急着要走。她从旁边拿过一本书,将书脊放到鸭屎手里,突然抽出自己的手。鸭屎竟然也紧紧抓在手里。随后,月明妃辞别黑蜘蛛,回到了自己房间。
  早饭时分,鸭屎已经醒来。他回忆起晚上发生的事情。如果现在就醒来,二姐还是不会原谅他。不如再装一会儿。黑蜘蛛走过来,见他还没醒,于是就摸了下他的额头。鸭屎的眼皮稍微张开了点,随后又闭上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