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989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恶来又给了她两张钞票,随即干脆的将所有钱都塞给她,道:“这是一个姓白的哥哥给你的,今晚之后不要出来卖饭了,回去好好读书,争取以后过上更好的生活。”
  超级卖场的大门口,一群黑衣人簇拥着一个高大的白人正往外走,小姑娘纠缠一个本地人,推拉撕扯的时候手里的筐被打翻了,里边的芒果饭扬了前面两个黑衣人一身。小姑娘哇哇大哭,引来不少人围观。有人站出来指责黑衣人的态度,那个高大的白人则用英语命令手下人不许纠缠立即离开。
  就在这时候,人群中的高大白人忽然身子猛然一震,随即手按当胸直愣愣的摔倒在地。
  恶来跟着纷乱的人群离开,一根纤细狭长的竹片被他随手丢弃。这是月部地虫师秘传的杀人秘术,叫做截心术,是用五月新竹的硬皮做成薄如蝉翼的刺,用的时候先冰冻,再以极快的手法刺入目标心脏,就会立即将对手心脉运转截断,顷刻间目标便会毙命,死者几乎感觉不到痛苦,事后也很难验出伤害来。
  上次与李牧野长谈后,恶来便决心专攻杀人术和本家憋宝秘术。这一手杀人无形的绝技,因为过于阴毒已经很少有人愿意练习。他是听了李牧野提及后专门向高月龙请教学习的。以他的体术底子,只要掌握窍门,施展起来并非难事。
  两个小时后,在一间露天烤肉夜店摊上,从警局里出来的恶来跟鼻青脸肿的白起凑在这里吃饭。俩人点了一条三十磅的鳄鱼,两大瓶酒,一边吃喝一边用汉语说着悄悄话。
  “明天从西港码头上直升飞机,直接飞魔角岛。”恶来交代道:“叔让我跟你说,明天的比赛,只要遇到身上挂红带子的对手就不要打死,剩下的则不必留情。”
  白起点点头,反问道:“你呢?事情办的如何了?”
  “这才第三个,一直杀下去,那个女人迟早会出现,我明天跟你一起上岛,还要代表燕喜名堂至少打进八强呢。”恶来笑道:“看你被揍成这个熊样子,我都有点担心自己能不能打进八强了。”
  白起道:“黑市拳里的好手强不在功底上,而是在于敢下死手,也更会打,你功底不在我之下,下手比打黑市拳的还黑,这种比赛对你不构成难度。”又道:“叔给传过来的主要对手资料我都看了,八强之前你不会遇到的,这次行动别的我都不担心,就是担心叔他自作主张修改计划,完事以后会不会有麻烦。”
  “他的事情轮不到咱们担心。”恶来道:“够资格担心的人还排不到咱们哥俩。”
  白起点点头,道:“现在就看陈局是什么态度了。”
  “乱弹琴!”陈淼将收到的讯息又看了一遍,随手拍在桌子上,道:“布局多年,好不容易时机成熟了,就因为他横插这一手,一切全乱套了。”
  一旁坐着的参云和尚睁开眼,道:“少主,不要急躁,这件事如果真如他所说,争取到也白龙可比咱们原来的计划更好的多,有白龙菩萨配合,咱们的计划推行起来必然事半功倍,也许要不了几年中亚半岛上就只有一个声音了。”
  “问题是这黄永昊和臭小子意见完全相悖,我应该相信谁?”陈淼道:“阿昊毕竟跟我好了二十多年,要说他投靠了合众国,我怎么都没办法相信。”
  “你若是问老和尚的意思,在我看来,小李先生对你的敬意要比黄家二爷对你的感情真多了。”
  陈淼挥挥手,道:“你别,别干扰我判断,您老人家瞧不上黄永昊不是一天两天了,肯定要向着那小子说话,这个事情我还得仔细琢磨琢磨......”
  杀人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但被人杀的滋味肯定更难受。看着敌人的亲友难过,总好过自己亲人承受悲伤。
  有些仇恨是不可调和的,只有血才能洗刷。
  从那个冯特里希出手的一刻,李牧野就已在心底里判定,无论恶来最终是赢还是输,都一定会跟这个人结下不死不休的仇。这是一个容不得半点冒犯的人,极端的自信自私。偷袭恶来的瞬间,他没有丝毫惭愧,将一切看作理所当然,九十九战的对手全部被他击杀,说明了他根本没把别人的命当命。这种人,即便是饶了他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恶来一招得手,立即在小野哥的眼神示意下离开了擂台,有人会带着他登上白龙号等候下一步的安排。
  场内场外,只剩下白龙菩萨集团内部的全体人员。
  黄永昊转脸看向白龙菩萨,质问道:“大菩萨,您觉得李师父这么做合适吗?另外还有一件事我不太明白,这个共和国特别机构的高官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也白龙道:“佛法无边,广开方便门,李师父诚心皈依我南传佛教,本尊者岂有拒之门外的道理。”
  黄永昊道:“大菩萨,刚才的事情你也看到了,冯特里希的来历就不必我提醒您了吧。”
  “登上拳台,就该有死亡的觉悟,管他什么来历做什么。”也白龙道:“刚才交手的过程我们都看到了,这个叫恶来的年轻人最后的确不该在对手认输的情况下动手杀人,所以本尊者决定取消他继续参赛的资格。”
  “这个恐怕不太合适吧?”黄永昊面露不满之色,道:“大菩萨以往做事向来公正,为何今天做事畏首畏尾?”
  也白龙面色一沉,他在白龙集团内部向来说一不二,从未有人敢当面顶撞,即便是黄永昊这样的一半合作一半归顺的江湖巨擘以往也从未如此过。尽管他早就知道黄永昊有不臣之心,却没想到他敢当众发难,而且似乎是要拿李牧野做文章。
  “大胆!”李牧野忽然断喝道:“黄永昊,请你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份和言辞!”
  黄永昊嘿嘿冷笑,道:“姓李的小兔崽子,你已经大祸临头,却还在这里溜须拍马,真是不知死活!”
  “黄永昊,我还在这里呢,这里还轮不到你做主,小李先生是我亲自招进集团的,是福是祸你都没有资格决定任何事。”也白龙接过话头,道:“你现在是不是已经连我都不放在眼里了?”
  黄永昊皱了皱眉,道:“大菩萨,这似乎不是我不把您放在眼里的问题吧。”

  也白龙质问道:“你若把我放在眼里,又怎么会擅作主张,派人去杀中情局的赛琳娜?”
  黄永昊嘿的冷笑,道:“看来你已经选择相信这小子了,这么说来今天这场聚会就是专门给黄某摆的鸿门宴了?”
  也白龙道:“话说到这地步,索性都说明白了吧,冯特里希是从南凕会来的,你已经跟他们勾结在一起,黄永昊,你若是个敢作敢当的汉子,就不妨坦荡些。”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黄永昊道:“白龙集团有今天,离不开南凕会的朋友多年来的鼎力相助,现在你也白龙却要与南凕会为敌,投身到共和国那边,还招了白云堂的乘龙快婿进入集团与黄某平起平坐,种种作为,简直是要陷白龙集团于绝地,黄某虽然不才,但毕竟投身集团二十余年,岂能眼看着集团垮在你跟这奸佞小人之手?”
  日期:2018-09-06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