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遍野》
第636节

作者: 冷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还有一个徒弟,不过,她出师很久了,也一直没联系,人也不在村里。”天眼神婆道。
  李亚男急忙拿出笔记记下来,问:“她叫什么名字?”
  “白琴。”天眼神婆道。
  “啊?”杨羽吓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李亚男也很诧异,太巧了吧,神婆还不知道白琴已经死了吗?
  天眼神婆见两人面色惊讶,难看,疑惑道:“怎么了?”
  “神婆,您不知道白琴已经死了好几年了吗?”李亚男说道。
  “啊?是吗?”神婆的脸色一下子就暗淡了下来。

  这个时候,杨羽却在想另外一个问题,白琴是神婆的徒弟,会下蛊,那是不是说,潘彩儿也会用蛊?
  潘彩儿会用蛊,这个节点,就可能产出出很多种可能的分支来。
  出了神婆家,两人还在合计分析案情。
  分析着分析着,李亚男感觉身体有一些异样,她停顿了一下,紧闭了一下双腿。
  “怎么了?”杨羽看了她一眼,但是很快似乎又明白了什么,笑道:“你真发情了?没有这么神奇吧。”
  “没有。”李亚男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继续走,刚要想聊案子,又停顿了下来,感觉身体确实有些异样,体内有股热流涌上心 头,在胸口停住,涨得乃头疼,同时又往下涌,那条小缝隙里流出水来,不对,准确的说,她感觉那里马上要产生极大的洪水,已 经在蓄水,指不定堤坝溃败,就会喷出来。
  “又不是排卵期,怎么会这样!”李亚男心里想着,咬了咬嘴唇,雌性荷尔蒙飙升,心跳加速,有一种欲望,在体内盘旋,要破 体而出的冲动。
  杨羽看出她的异样,之前他是开玩笑的,现在看李亚男的样子还真有点不对劲啊,诧异问:“你不会真发春了吧?”
  李亚男这次没有否认,那就是默认了。

  杨羽抬头看了看山上哪怕红杏林,感慨道:“我靠,真的这么神奇啊?”
  杨羽再看看村里的那些少女,都一副饥渴的样子,这哪里是村子,简直就是入了Y`in 窟啊。如果在这里当村长,会不会有种活在 《罗马帝国艳情史》电影里的感觉?
  那些Y`in 乱的场景在杨羽的脑海里浮现,但是很快就打消了那种念头,做人还是要有底线。
  杨羽拉着李亚男往竹林而去。
  “干嘛?”李亚男有点撒娇的说道,那表情也是挺含情脉脉的,看男友一样。
  杨羽拉着她往村前口那片竹林而去。
  这片竹林密密麻麻,看着也是挺渗人。
  “这里没人看见了,来,弯下腰去。”杨羽命令道。
  “啊?这里?大白天的。”李亚男有些不好意思,脸都红了,上次是大半夜,漆黑的,没人,她也就硬着头皮,可是现在是大 白天的,竹林那边就是村民,就这样趴下来,太难为情了:“万一有人路过那多尴尬。”
  “那你就憋着吧。反正又不是我饥渴。”杨羽笑道,坐在地上,坐等看好戏。

  这地面很干燥,又有不少的落叶,别说坐着,躺着也很舒服。
  阳光透过竹叶,映射在地面,斑斓点点,让人舒畅。
  李亚男咬了咬嘴唇,看了看四周,也没其他人,而**的那股溃坝,当即涌现了出来,李亚男跟着一声叫,整个人都伛偻了起 来,缩成一团,捂着下面,跟要尿急一样。
  杨羽躺在那里,刁着根草,悠然自得,貌似就坐等李亚男自己憋不住。
  “你。”李亚男气得跺了跺脚,对这个杨羽是又爱又恨。

  “你要还不脱裤子,我可就起身走了,这一趟回浴女村路还远着呢,你就这样捂着肚子走吗?”杨羽笑道。
  “你真的坏死了。”李亚男又回头看了一眼:“这个村子真是邪门。”
  李亚男犹豫了一下,乃头更痛了,下面倾巢而出,整条丨内丨裤全湿了,她受不了的脱下裤子,将丨内丨裤也扯了下来,那条丨内丨裤里侧 全部都是黏答答的,这让李亚男尴尬死了。
  可是现在李亚男已经变成了母狗,哪里顾得上这么多,见杨羽将自己的裤裆一拉,那根黑粗大就弹射了出来,李亚男如饥似渴 的就扑了上去,直接对准了那根黑粗大就活生生的坐了进去。

  “我去,这么湿?”杨羽感觉自己的黑粗大那是滑进去的而不是C`ha 进去的。
  那滑进去的感觉,就跟泥鳅抓在手上,从手上滑出去的感觉,黏答答的又很湿润,同时被掌心温暖的包裹起来,在里面滑动的 感觉,那种律动感让人从内到外的舒畅。
  李亚男也算是正经的烈女了,但是这一刻,她也变成了一条母狗,你想象一下那个画面,一个女警,刚正不阿,正义凛然的, 现在蹲在杨羽的身上,跟条母狗似得,翘着屁股,拼命的一起一落,完全被自己的欲望锁控制。
  杨羽看到自己身上的李亚男,一起一落,表情夸张,完全沉浸在肉欲和**之中,一个受过训练的刚烈女人,也会被**掌控 ,折磨的死去活来,何况普通人?
  但是杨羽看到的这一面,就像当初杨琳给自己解除封印,开启第九道门,堕入地狱一般。
  杨羽托着李亚男的大屁股,一对男女在竹林里交欢着,李亚男的叫库声也在竹林里荡漾。
  这时,还真有老村民路过,站在不远处看着。
  李亚男尴尬的急忙捂住了脸,但是下面的大屁股还蹲着上下活塞。

  一个来时辰,李亚男浑身是汗,轮瘫着趴在杨羽的身上,但是那个生物交合的地方,还是连在一起,没有拔出来,就这样C`ha 着 ,用动物的话来说,这叫jiaopei着。
  休息了一刻钟,两人才把衣服整理好,赶路回浴女村。
  “尴尬死了,刚才那个死老头子一直盯着我的屁股下面看,都被看光了。”李亚男抑郁道。
  “反正他也不认识你。”
  “什么啊,我穿着警服呢。多难为情,在山上和你打野炮。”李亚男感觉自己好骚,自己平时不是这样的人,怎么感觉自己跟 一个**似得,下次绝对不能这样了。

  杨羽司空见惯,C`ao 个女人而已,他想得是谁给下的蛊。
  见杨羽心事重重,李亚男倒是马上明白了:“现在看来王仁铁定不是真凶了,最多只是个帮凶。这下蛊的人铁定是真凶了,但 是现在看来,也找不到下蛊的人了,哎,线索全断了哦。”
  李亚男的这翻话,杨羽不得不承认,他现在更怕的是,万一王仁连真凶都不是的话,那自己会不会亲自造成了冤假错案?但是 杨羽又马上否定了。在教堂的推理,王仁可是亲口承认过自己的暴行的,但是王仁有没有摘下人皮面Ju被受害者看到过,他有些不 记得了,但是王仁如果不是真凶,他为啥要自杀而不是反抗?这块逻辑是无论如何都讲不过去的,除非王仁也中了傀儡蛊被人操控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