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40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莽似笨重的身躯轻飘飘的来了个鹞子翻身人直挺挺的立了起来,怒吼了一声,拎着军刺冲向了人群,粗壮的手臂挥舞下的军刺撞长刀之后,顿时就给对方给砍的手臂一阵酸麻,王莽瞅准机会军刺向前一松就插在了一个人的肩膀,军刺没入一寸后猛地一抽带出一簇鲜血,喷在了他的身。

  安邦犹如标枪一样的身形快速游走在人群里,每一次挥舞手臂之下,几乎都会划开一个人的身体。
  “噗嗤”安邦一刀捅进一个人的腹部,推着他的身体向前几步之后,猛地把人给推开,顿时就带倒了一片的人。
  安邦和王莽虽然就只有两个人,对方足有三十个马仔,但人多并不一定就是占据了多大的优势,群战的时候就这样,人虽然多但能冲在王莽他们身前的不过就三五个人而起,其余的全都被挡在了后面,还束手束脚的。
  王莽和安邦背靠着背,两人来回的转着圈,只要有人出手他们手中的军刺就像死神的镰刀一样,稳,准,狠的洞穿对方的尸体。
  十几分钟之后,茶楼血迹四溅,将近十来个马仔受伤不能动弹,其余二十几个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俩。
  喝着茶的疯彪这时也转过身子,皱眉道:“和生堂怎么养了你们这帮废物?”

  “踏踏踏,踏踏踏”疯彪身旁,两个粗壮的保镖随手脱掉身衣服露出了健硕的身,从地捡起两把刀子扒开人群走到安邦和王莽的对面。
  两个壮硕的保镖扒拉开社团的马仔,砍刀在手里潇洒的挽着刀花,一脸狰狞和不屑的着安邦和王莽。
  这是两个曾经跟随疯彪征战的手下,自从他坐堂之后就成了他的保镖,这些年来一直追随疯彪左右。
  背靠背的两人随即分开,王莽左手朝着安邦打了个手势,那意思是询问他要不要下杀手,安邦舔着嘴唇道:“见血就行了”
  “咚”王莽右脚重重的跺在地,身子前倾人如出膛的炮弹一般“唰”的一下就射了出去,对方见状高抬手中砍刀笔直的砍了过来,王莽铁塔一般的身躯在前冲的时候居然诡异的单腿直立身子四十五度角的倾斜到了右侧,左腿奔着对方的两脚扫去。
  “啊”对方被王莽粗壮有力的一腿给踢中了之后,身体踉跄着就要栽倒,王莽重新站直了左手托着他的胸膛扶正对方,右手军刺反手朝着他的肋骨就挥了过去,锋利的刃口从他的肋骨间划过,一道血槽顿时露了出来。
  “砰”军刺划过对方身体之后,王莽快速收手,抬起军刺手柄猛的撞向这保镖的胸膛。
  “蹬蹬蹬,蹬蹬蹬”胸口一阵剧痛传来,这保镖止不住的朝着后面踉跄退了过去,眼着要撞疯彪他们坐的那张茶桌后被他起身给拦了下来。

  另一边,安邦出手更是干脆利索,标枪一般笔直的身形,犹如鬼魅一般蹿了过去之后,习惯性的反手握着军刺,单手挡住对方砍来的手臂,军刺快速的在他的身前纵向来了一刀,然后收刀回来由下而再次挑去。
  “唰,唰,唰”一脸三刀下去,对方那名保镖的身,顿时被割出三道刀口,安邦抬腿一脚踹在他肚子就给蹬了出去。
  安邦追着倒退的保镖,来到他身前后左手抓着他的头发,朝下一拉,右腿膝盖抬磕向了他的头部。
  ~}永8(久免‘Scv%i|q
  “噗通”这一膝盖下去撞在对方脑袋,随即听到一声“咔嚓”响,对方鼻子顿时就血呼啦的呲呲冒雪,鼻子塌陷了下去,鼻梁骨碎裂了。
  安邦抛起手中军刺,再次抓住之后突然抖手朝着疯彪的那张桌子甩了过去,军刺擦着一个人的鼻梁飞去之后插在了桌子。

  “噗”
  疯彪下意识的低头了一眼,军刺刀身打着一串钢印。
  “中x人民解x放军第XXXX军”
  两个坐堂的打手,提着短刀全都只来得及出了一刀,就在眨眼间被安邦和王莽给重伤倒地了,两人出手太干脆利索了,一点都没拖泥带水,句不好听的就是,出手非常带有观赏性,漂亮!

  安邦就是故意给疯彪来个下马威,以强硬的身手告诉他,你得正眼我们才行!
  茶楼二层忽然寂静无声,和生堂的马仔着两个站在中间,穿着大陆军服的安邦和王莽忽然忘记了他们身大圈仔的标记。
  港人瞧不起内地人,是因为这些年来大陆来的人都是以偷渡客的身份进入香港的,他们做着最苦最累的活,干的是港人不愿意干的工作,一直受着欺凌从来不知反抗,大圈越是这样就更加让人瞧不起,懦弱的一面发挥的简直太淋漓尽致了,不欺负你欺负谁?
  但那个年代的港人或者是社团的人,最崇尚的就是能打的人,那时李龙的功夫片大行其道,香港武术类的电影电视收视率都非常的火爆,而社团里也全都是靠打打杀杀生存的,坐堂的红棍打手地位都非常的高,就是因为他们凭借自己的双手打出了一片威望。
  疯彪大字不识几个,做事勇猛彪悍,但为什么他在九龙城的堂口能一不二,手下人全都服从,就是因为他曾经双花红棍的身份!
  安邦和王莽两人单枪匹马的闯进了德福茶楼光是这副勇气就够令人赞叹的了,当他们展现出雷霆的身手之后,就让和生堂的马仔们全都忘了他们曾经是受人欺凌大圈仔了。
  “我想要个和你对话的机会,够不够.......”安邦挺着笔直的身躯,一字一顿的朝着疯彪问道。
  疯彪的眼神从茶桌的那把军刺收了回来,他摸着脑袋围着两人转了一圈,道:“你们很能打,没想到大圈里也有这么有胆气的人,你是军人?”
  安邦淡淡的道:“曾经是”
  “哈哈,好,好”疯彪点了点头,突然拍了拍手。
  “唰!”忽然间,他之前坐的那张桌子,有三个人伸手从怀里掏出枪,枪口指向安邦和王莽。
  王莽鄙夷的目光扫了三把枪一眼,手里的军刺轻轻的晃动着,这个距离让他出手的话,在对方子丨弹丨射出来之前,他手里的军刺就能贯穿一个人的身体,再拧断另一个人的脖子,剩下的那个安邦有绝对的把握让他根本来不及扣动扳机。
  三把枪,着是吓人,但两人浑然不惧。

  这就是过战场和没过战场的区别,在战场中冲锋陷阵后还能全身而退活着回来,靠的不只是强横的身手,还有的就是对局势和时机的把握,和那游刃有余的应变能力!
  “你要和我对话的机会?你是挺能打,但你手里的军刺能打得过我们手中的枪么?”疯彪戳着他的胸口,冷冷的道:“我这里有十几把枪,能不能把你打成筛子,嗯?”
  安邦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忽然伸出两根手指在嘴里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
  “咻......”
  突然间,德福茶楼的外面,观望的人群里有三个人忽然冒了出来。
  李逵快跑两步,蹲在茶楼下,冯智宁跳起来踩在他的后背两手抓了一楼窗沿的顶端,紧接着徐锐加速冲刺,连续踩着两人的后背了二楼后,从窗口跳了进来。
  “撕拉”徐锐一把扯开自己的衣服,他的胸膛捆着一圈的丨炸丨药。
  来啊!
  徐锐脸狰狞的刀疤蠕动了好几下,他咬牙道:“你们试试,我敢不敢把这栋楼的人都给炸天!来啊,你们枪不是多吗?”

  徐锐身绑着一圈的丨炸丨药,手里拉着引线,走到屋子中间和安邦并排而立,眼睛扫着屋里的人道:“你,我敢不敢把这茶楼里的人都给炸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