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36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不可能,你们才几个人,就五六个人拿什么和和生堂对抗?”
  “那个不用你管,你只管结果就是了”安邦手搭在曹宇的肩膀道:“我过战场,打仗的时候我的心里其实就一个念头,怎么在战场活下去,关于这一点我比你领悟的深得多了,知道么?”
  曹宇咬着牙,呆呆的着他,半天之后才问道:“然后呢?”
  “别提然后了,先等我们活下去再吧······”
  曹宇给他们留了个电话,是明天等信,一晚的时间够他考虑清楚了。

  “咣当”安邦回到车里关车门,徐锐和王莽见他在外面谈了那么久就打听了一下,听到安邦完,徐锐明显不太同意他的做法。
  “万一,他把我们给卖了呢?才见过两面而已,你指望他和我们掏心掏肺?他本身就是社团的人啊”
  安邦笑了,靠在座椅笃定的道:“他这社团要是中下等我都担心他会卖了我,可偏偏他是个不入流的,在生死线徘徊的马仔,你他是打算一辈子就这么混下去然后不什么时候被人给踢出局,还是会找个机会放手搏一把?那是个聪明人,又是个不甘落寞的人······”
  当天晚,车子开到九龙城边后就被他们给弃掉了,这车目标太明显,开着它就等于就是在开着一枚定时丨炸丨弹,扔掉车子以后安邦他们就找了处露天的公园席地而睡,还有几个时就要天亮了,他在等曹宇的消息。
  其实,安邦和王莽还有徐锐抢了赌档没有多久之后,码头那边就炸了,杨俊在码头一连打出去好几个电话,调了堂口的人过来。
  “他们人住在贫民区,不过我估计咱们去也是白去了,肯定跑了,这帮烂仔不会蠢到在那等着我们的”朱江焦急的徘徊着,搓着手急切的道:“怎么办,那么多钱我和你就是掏光全部家当也还不起啊,社团不会放过我们的”
  赌档里的钱他们要按期缴,两人如果偷个油水是什么的那没问题,可是三天的利润要是交不去,社团就该和他们算账了。
  整整六万港币,这钱他俩除非倾家荡产,否则这么大的窟窿根本就堵不。
  “社团那里先拖一两天,带着这么多钱他们不可能几天就给花光了,找人,连钱带人我都要······”
  赌档被抢的事,杨俊和朱江交代赌徒和手下的人暂时先瞒着,可终究是瞒不了多久的,最多三两天这事就会被捅出去,但两人要的是结果,这事在漏出去之前,钱被收回来那就是一场虚惊了,社团不会什么的。
  可如果钱回不来,他们要面对的可能就是社团的家法了。

  当天清晨,杨俊派出去的人就开始大肆搜查贫民区,之前曾经和徐锐,安邦他们有过接触的大圈全都被查了一遍,贫民区附近所有地方也都被人给盯了。
  曹宇就在贫民区,着和生堂的人在四处搜查,心里就有点哆嗦了。
  “这帮大圈仔,真他妈的是个疯子,和生堂的钱他们要敢抢?”曹宇摸着口袋里的钱,觉得有点烫手。
  本来曹宇还觉得昨晚的事有点不太真实,但今天一早和生堂有人在贫民区里大肆搜捕,他就知道自己想多了。

  “宇仔,想什么呢?”一个马仔诧异的着他。
  曹宇掐着钱,呆愣了能有一两分钟,内心挣扎了好几个来回,最终叹了口气,问道:“你家空的那处房子,是不是现在还没有人住呢······”
  赌档被劫的第二天,曹宇天人交加的想了半天,最后给安邦他们送进了九龙城的一个老区的一栋房子里,位置比较偏环境不错,人少安静。
  房子外面,安邦和曹宇两人抽着烟,一个一脸安逸,一个一脸焦急。
  曹宇叼着烟,烦躁的抓着头发蹲在地,道:“我有点后悔了”

  在利益和生存的驱动下,曹宇最终同意了安邦的要求,把他们给安顿了起来,但这么一来他现在就属于被架在火烤了,只要和生堂找到安邦,他连带着也得被寻仇。
  “怕,也晚了啊”安邦轻声道。
  曹宇抬头,盯着他问道:“你给我下,你到底怎么躲过和生堂的追杀?你疯了,我居然也跟着你疯了,我怎么就那么糊涂答应了你,我应该把你们这帮大圈仔给交出去才是的”
  “啪,啪”安邦拍了下他的肩膀,道:“换个思路,也许你给自己挑了一条阳光大道也不定呢,几天之后就见分晓了,你等等吧”
  一天之后,急疯了的朱江和杨俊有些坐不住了,赌档被抢后过了两天,社团已经开始询问他们为什么没有按时缴利润,但这个时候抢走钱的人却如石沉大海根本不见踪影,整个贫民区都已经被翻了个底朝天了。
  安邦,徐锐和王莽他们一直缩在家里很少出门,就像个旁观的人一样,着和生堂的人在贫民区一带四处搜寻。
  这天晚十点多,距离赌档被抢正好即将要过去三天了。

  一脸颓败的杨俊和朱江开了一辆车从码头出来,要去和生堂的堂口报赌档被抢的事,三天过去了,他们已经无法再拖下去了,只能老老实实的和坐堂的老大把问题交代清楚了。
  昏暗的道路,车里两人谁也没有心情开口,眉头一直都紧拧着,车灯照到远处,开车的杨俊忽然发现车子前方有两个人影静静的站在路。
  那两人穿着淡绿色的大陆式军服,手里拎着一把闪着光的军刺,面容虽然不清楚,但体型却有点熟悉。
  “嘎吱”杨俊踩了下刹车,和车内的朱江对视了一眼,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的震惊。

  那两个人就是他们曾经寻找了三天的大圈仔,安邦和王莽。
  车子刚刚停稳,就见车前二十多米远的两个人突然全速跑了过来,在离车头还有四五米远的时候,两人同时跃起,身体越过车头,两腿朝着挡风玻璃踹了过来。
  “咔嚓”挡风玻璃碎裂,安邦和王莽的两腿同时穿过玻璃,沉重的踹在了朱江和杨俊的胸膛,两人肋骨全都齐齐断裂,碎成几段。
  王莽单手撑着汽车的引擎盖子跳了起来,挥动起手中的军刺,一刀插在了朱江的胳膊:“听你找我们好几天了?我们现在人来了·······”
  “嘎吱,嘎吱”安邦手拿着军刺下了车,用刀尖在引擎盖刻了两个歪歪扭扭的简体大字。

  “大圈!”
  王莽抽出军刺,着半死的杨俊和朱江道:“我是拿我们该拿的钱,你们和生堂记住了,要是再敢找我们,下一次我们就得拿人命来事了!”
  黑夜里,王莽和安邦拎着军刺,大踏步的不紧不慢的离开了杨俊和朱江开的车子,车里剩下两个半死的人,肋骨全碎,肩膀被军刺捅出的窟窿留着鲜血。
  安邦以一种强硬的姿态,告诉铺天盖地寻找他的和生堂,钱我们拿了,你若再揪着我不放,那我就以鲜血来开路。

  半个时之后,差点死透了的杨俊和朱江被人发现了,然后送到了医院,这个消息随之传到了和生堂坐堂大佬的耳朵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