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自己打包送到跟前,他却跑了》
第146节

作者: 小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星星,你等着,我这就给你打电话!你还是再不接,我就把你拉下来!”小月儿指着天上的星星,恶狠狠道,低头,摸着自己的口袋,手机不在。
  又蹲下,爬着在阳台,满世界的找,掀开布,扒开啤酒瓶子,嘴里不停的念叨,“手机,手机,我要给星星打电话~”
  “哈哈哈,手机啊,我帮你找~”夜夏暖帮小月儿找手机了。
  “你们都太笨啦!我帮你们找~”宋小凤傻乐着,拿出手机,要给小月儿手机打电话。
  拨通。
  “喂!你是小月儿手机吗?麻烦你快出来一下,她在找你,就这样,拜拜~”宋小凤啪的一下,把电话挂了。
  “........”在宿舍的左祁洛一脸蒙圈的看着已经挂断的电话。
  小凤?喝醉了?不过还真可爱。
  宋小凤立马扭头道,“我已经跟你手机通话了,她说马上出来啦~”
  “哈哈哈~”宋小凤觉得自己干了一件好事呢!
  “哈哈哈——”小月儿举着刚刚翻出来的手机,高兴坏了,“小凤真灵~”

  夜夏暖笑了笑,踉踉跄跄的要躺起床上睡觉了。
  小月儿拿起手机,拨打电话。
  电话接通。
  “喂!”把手机拿到眼前一看,接通了呀,又放到耳边,甜甜道,“喂!你是星星吗?”

  电话那边的夏星辰,闻言,估计她是喝醉了,眉头皱了皱,做了一手势,让他们不要讲话。
  “嗯,我是星星。”
  “星星,我好气哦!你怎么不联系我?”小月儿抱怨了。
  “我马上就会回来。”夏星辰温柔的哄到,做了手势,让他们散了。
  手下的人都惊奇了,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居然让包公轻声细语的说话。
  电话那头,一定是个女人!是军少的情人!

  他们分分猜测,有点不情愿的走了。
  “马上是什么时候??”小月儿嘟着嘴,“你骗我对不对?你好坏!”
  “相信我,你闭眼睡觉,再睁眼,就可以看到我了。”
  声音悠扬,温柔的爱意。
  “闭眼,睡觉,睁眼。”小月儿照做了。
  “还是没有看见你!”小月儿要哭了。
  “星星,你不要离我那么远,好不好。”小月儿伸出手,想要够到天上的星星,但是很远,很高,无形的空间感,就像她和他的距离,一行清泪划过脸颊。
  不要丢下她,她很孤单。
  无言的落寞,夏星辰听到这句话,心猛的一缩,手指忍不住的颤抖,心痛的无法呼吸。
  他招惹了她,不应该丢下她的,月儿,等他回来,他再也不想和她分开。
  “月.......”儿
  “星星,我不要你了,我要罢免你的职位,哼!”小月儿气嘟嘟的挂了电话,仿佛刚才悲伤的不是她。

  夏星辰阴沉着脸,她说什么?罢免他?再不回去媳妇都要跑了。
  “顾笙!”
  “在。”一个穿着军装的年轻男子推门进来。
  “去安排直升飞机,我要连夜赶回清江市!”
  “是!”敬了个军礼,出去了。
  少将有什么重要的事?从非洲赶往请江市?顾笙有些好奇,任务才刚刚完成。
  小月儿说完觉得解气极了,挂了电话,然后歪歪扭扭的走进去,倒在床上就睡了。

  第二天。
  日上三竿。
  三个人都有宿醉的症状,口干舌燥,头痛,咽喉痛,不想起来。
  夜夏暖在这一方面很有经验,爬着起床,走到洗澡间,放些热水,再滴写风油精在水里。
  三个人一次泡了个澡。
  宿醉的症状才慢慢的消失,人终于活过来了。
  “喝醉酒,真难受。”小月儿躺在床上,想一想昨天喝醉之后干了啥她都忘记了。
  “啊——”
  宋小凤捂着头,揪着头发,世界塌了,“我给祁洛哥打电话了!”
  “那正好啊~”小月儿走到宋小凤的床边,坐着。

  “不好!我给他讲什么了?我不会跟他告白了吧?噢!No!”
  “神啊!一雷劈死我吧!”
  宋小凤耷拉着脑袋,这跟她想的完全不一样。
  “瞧你这点出息!”夜夏暖递给她们俩一人一瓶热牛奶。
  投来恨铁不成钢的眼神。

  小月儿在一旁乐着笑。
  “我就这么点出息,全都用在喜欢祁洛哥了嘛!”宋小凤很委屈。
  “小样儿,现在终于勇于承认了!”夜夏暖挑眉道。
  “小月儿,要不你帮我问问祁洛哥。”宋小凤星星眼看着小月儿,可怜兮兮的。

  小月儿不买账,迷之微笑的看着宋小凤。
  宋小凤摇了摇小月儿的肩膀,可怜道,“月儿啊,你忍心看我为这件事憔悴,日渐消瘦嘛!”
  “忍心。”小月儿笑盈盈道。
  “..........”你这样说大假话好么?
  “捂捂——”手机震动声。
  “小月儿你电话响了!”夜夏暖喊到。
  小月儿答应一声“哦”起身走到自己的电脑桌前。接通。
  向宋小凤眨眨眼,按了免提,“果果~”

  宋小凤闻言,立马凑了过来,心噗通噗通狂跳,为什么现在打电话给小月儿???
  “现在有空吗?有件事要和你谈一谈。”电话那头传来左祁洛温润如玉的声音。
  “好哇,什么时候见面??”
  “12点摘星楼,老地方。”
  “你问下小凤她们有没有时间,也一起去吧。”

  “嗯嗯,好,那.........”小月儿故意拖长语音,意思是要挂电话了。
  宋小凤在一旁急的直跳脚,却又不能发声,憋屈极了。
  小月儿笑了,不逗小凤了,“果果,昨天小凤给你打电话了说什么了吗?”
  “小凤.......呵呵........”左祁洛想起昨天的事情,就很好笑。
  “怎么了?”笑是什么意思??

  “她昨天可能喝醉了,说了点醉话,大概是要打给你,却打给我了,呵呵........”
  “噢噢~她没有说别的嘛?”小月儿再问。
  “没有,怎么啦?”
  宋小凤狠狠地松了一口气,怏怏的走回自己的床上躺着。

  “果果,没什么事就挂了啊!灰灰。”小月儿听到电话了传来一声“嗯”,把电话给挂了。
  “小凤,小暖暖,你们去不去?”小月儿打开衣柜,找衣服穿。
  “去,我去蹭饭吃。”宋小凤爬起来,把趴在床上的夜夏暖拉起来,“小暖暖一起去吧。”
  “死鬼!我还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夜夏暖无奈的起身,找衣服穿。
  她不就是想去,又怕去了尴尬只有她一人,然后拉上她。
  宋小凤也不否认,干笑了两声“嘿嘿”
  三个人换上衣服。已经11点了。
  小月儿穿了一字肩红格子,露出精致的锁骨,优美的天鹅颈,搭配了蓝色的格子裙,勾勒出修长匀称的大腿,配上火红的头发,小皮鞋,张扬自信,宛如鬼马小精灵。
  三个人有说有笑的出门打的。也就二十多分钟,很快就到了摘星楼。
  走到1006号房间,推开门。
  左祁洛已经已经点好菜,等着她们。
  “果果,你已经点好菜啦?”小月儿拉开椅子坐下来。

  “这不是我点的。”
  “那是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