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07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有些头疼的捏捏鼻梁:“大姐,是药还有三分毒呢,更何况一种还不知道药效与毒性的新药?最起码,你也要先在动物的身上确定了之后,再去招志愿者来做临床验证嘛!”
  “我的第一个试验对象就是我自己,然后是医馆的工作人员,事先我都跟他们明说了,他们也是同意的。”
  萧晋一怔,接着便叹息一声,拉住她的手,说:“一些古方之所以会让人觉得神奇,是因为华医的断代和失传导致了这种奇缺性,并不代表古人就比已经清晰了解了人体内部构造的我们更加聪明,甚至有许多所谓的古方只是他们臆想出来的,充满了危险和不确定性。
  所以,你听话,以后不要再这样拿自己胡乱做试验了,好吗?否则,我可真不敢再找你做这种事情了。”

  巫雁行眨了眨眼,问:“连句谢谢都没有么?”
  萧晋眉头一挑,将她拉到怀里,然后手掌轻车熟路的滑进她的长袍,抓住那根毛茸茸的尾巴,轻轻摇晃着问:“你想让我怎么谢你?”
  巫雁行的眼眸瞬间就充满了迷蒙的水汽,微颤着声音道:“我今天不想喊你主人了,我想……我想让你对我做我昨天为你做的那件事。”
  萧晋嘴角勾起,点着她鼻尖说声淘气,便掀开她的长袍钻了进去。
  不远处猫爬架上打盹的虎斑猫忽然睁开了眼,耳朵也警觉地竖了起来,因为它刚刚好像听到了一声猫叫,和春夜窗外那些野母猫叫出来的味道一模一样。
  第二天清晨的医院病房内,萧晋仔细的为梁翠翠把完脉,回头刚想夸上官清心几句,就见这姑娘嘴巴张的像河马,打哈欠打的眼泪都出来了。

  “我说,你可别告诉我你在楚女会呆了一宿,处丨女丨之身还有吗?”
  “确实呆了一宿,不过三点之后就睡觉了。”上官清心疲惫的揉着眼睛,口气还有些意犹未尽地说,“你果然没有骗我,那里的姑娘实在是太棒了,身子个个又香又软,说话还都特别讨人喜欢,要不是我身体实在困乏,真想一整夜都不闭眼呢!”
  萧晋来了兴致,猥琐的凑过去好奇问:“说说,你都干啥了?”
  “还能干啥?”上官清心一脸你很白痴的表情道,“在那种地方,除了搂搂抱抱亲亲摸摸聊天喝酒之外,还有别的项目么?”
  “切!”萧晋失望地说,“我还以为你这么乐不思蜀是终于尝到了蕾丝边的妙处呢,感情就是当了一宿的冤大头啊?”
  “废话!那地方不允许有真正的情se交易,你让老娘上哪儿体会蕾丝边的妙处去?”

  “你可以把人带出来呀!”
  “哈?还可以这样?”
  “傻了吧?!那地方是雨娇姐的,那些姑娘被客人带出去的花销落不到她的腰包里,她自然不喜欢,更不会告诉你这个秘密。记住了,下次再去叫上我,那种地方我熟,该怎么玩、能怎么玩,有的你学习呢!”
  上官清心脸上又露出了跃跃欲试的兴奋神色,不过紧接着又皱起眉,说:“可贾姐姐已经交代过‘萧晋与狗不得入内’了呀,你还怎么去?”
  “小看我了不是?”萧晋抬起下巴,傲然道,“身为一代名医,要是连区区一点易容之术都不会,那还有什么脸出门给人看病?”
  “都被人家当狗一样对待了,还要为了这种事儿不惜易容。”上官清心鄙夷撇着嘴说,“你是不是一代名医我不知道,但我可以肯定的是,你必定是我华医之耻、杏林山长老之耻!”
  萧晋不以为意的哈哈大笑:“如果楚女会不是雨娇姐的,敢说那样的话,我早就把它给砸的稀巴烂了,但话是雨娇姐讲出来的,我就能甘之如饴,这叫情趣,说了你也不懂,等你哪天有了心仪的对象,自然而然就会明白了。”
  话音未落,手机铃声忽然响起,他边笑边掏出来,发现来电显示是周沛芹,不由一怔,接通了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里面传来小寡妇无比焦急的声音:“萧,敏敏不见了!”
  贺兰艳敏失踪了。吃早饭的时候还在,吃过早饭,周沛芹和梁玉香去别人家交接天绣的活计,郑云苓去了草药大棚,丁夏山在村子里散步遛食儿,沙夏带着孩子们上课,全家完全没人的时间也就差不多半个小时,可就是这一点时间,贺兰艳敏就不见了。
  与此同时,萧晋留在周沛芹那里的天绣货款也少了十万。
  “村里人问过了没有?”他隐隐猜到了某种可能,问周沛芹道,“大白天的,就没人看见她吗?”
  “有人看见,还不少。”周沛芹说,“最后一个见到敏敏的人,说她出了村子,因为最近这些天她每天早晨都会去村外大棚那里找郑云苓玩,村里人都习惯了,所以就没人在意。对了,我还问过,村里这两天也没人见过有什么外人进来。”
  萧晋眉头紧紧蹙起,口气却十分轻松温柔的说:“好了,我知道了,敏敏应该是自己离开的,你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周沛芹怎么可能会因为他这么一句话就放心?带着哭腔道:“萧,对不起!我好没用,连个家都看不好……敏敏就像个小孩子一样,要是在外面遇到了坏人可怎么办呀?”
  “你忘了彩云在青山镇么?”萧晋哄道,“放心吧!村子通往山外就那么一条路,这会儿敏敏肯定还没有走出去呢,只要给彩云打个电话,让她带人堵在山口就行啦!”
  周沛芹一听就慌忙道:“对对对,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我这就给彩云打电……”
  “还是我来打吧!”萧晋笑着打断说,“玉香和云苓这会儿肯定会非常的担心,还有小月和小纯她们,你是咱家的顶梁柱,这个时候可不能慌,敏敏的事情交给我,你就辛苦一下好好安抚安抚她们。
  沛芹姐,当我萧晋的媳妇儿可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将来整个老萧家都要交到你的手里,到时候有的是你操不完的心,所以,不管大事小事都要镇定是你必须掌握的技能,现在,权当是先练练手吧!”
  挂断电话,萧晋的脸色瞬间就变得阴沉无比,吩咐苏巧沁和上官清心照顾好梁翠翠之后,就冲出了医院。

  如果是仇人到了囚龙村,那一定是已经对他的情况掌握的非常清楚,不可能只掳走一个贺兰艳敏,更不可能从几十万的天绣货款中只拿走十万块。
  由此,他已经差不多可以断定,贺兰艳敏就是独自离开的囚龙村,而且是在神智非常清醒的情况下。
  记得在一个月之前,梁二丫曾跟他提起过贺兰艳敏的变化,当时他只以为是贺兰艳敏的身体记忆复苏、自发自觉的开始接纳外来真气,并没有将之放在心上。
  现在想想,很有可能那个时候贺兰艳敏就已经彻底恢复了意识和记……不,应该更早!
  想到这里,初一那天贺兰艳敏因为压岁钱比别人少的委屈模样、以及年前她见到贺兰鲛时的痛苦和昏迷都变得无比清晰起来。
  真是该死!萧晋在自己脑袋上狠狠砸了一下:那孩子十有**在年前就已经想起了一切,可笑自己居然一直都没有发现,简直愚蠢之极!
  日期:2018-04-05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