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152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四周黑暗的地方,屋里空气比较阴冷,且有一股浓郁的霉味。如果不是旁边有一个柴火炉子,屋里会更冷。

  醒来后,他看到旁边坐着鸭屎,很惊讶地说:“鸭屎,难道你也死了?”
  “去你娘的,死了还能在这里见?”鸭屎苦笑着说。
  “这里是什么地方?”通天鼠看了下周围,不解地问。
  “这里是我恩人的小窝,他已经去世多年了。”鸭屎说。
  “你说的是老鲶鱼吧?”通天鼠说。

  鸭屎点了点头。
  “你是怎么救出我的?”通天鼠极为好奇地问。
  “我去水里把你摸上来的。”鸭屎说。
  “为什么?我对你无恩,你为何要帮我?”通天鼠说。
  “首先,师父承诺给我,只要你说服王老五,就与你两清。可以让你重新入门,也可以给你一笔钱,让你自立门户。不过,师父没有兑现承诺。这是我对不起你,所以我必须弥补。此外,我出生后,娘就死了,我也不知道我爹是谁。后来我被养父收养,慢慢养大。当土匪抓住我养父,剥了皮之后,他还没有死。挣扎了很久之后才死的。我邻居的大妈死了,我邻居的大姐也死了。救过我,对我好的娜娜也死了。应该是死了,落入这样的人手里,肯定死了。我在乎过的人,喜欢过的人,都死了。我什么都做不了。也不知为什么,我觉得不能让你死。”鸭屎说。

  “唉,你也是苦命啊。”通天鼠感叹道。
  “我不想害你,更不想让你也陷入我那样的怪圈,一生后悔难过。我救你,实际上也是救自己。”鸭屎说。
  “可惜,我姐姐如今一定遭毒手了。我要去救她,我要去试试。”通天鼠说完就要下床。
  “等下,你身体弱,赶紧休息吧。”鸭屎问。
  “静姐,还是你来照顾你弟弟吧。我得走了。”鸭屎说完,林静姝就沿着木梯走了下来。
  “姐,你怎么在这里?”通天鼠问。
  “他救的呗。如果不是她,我目前早就被你们师父的人糟蹋一百遍了。”林静姝说。
  通天鼠翻身下床,跪在地上说:“四爷,我通天鼠这条命是你给的。从今往后,无论遇到什么事情,我都会为你冲在前面。”

  “看到你的姐姐,我就想到了我的养父。救你姐姐,也是对我没能救自己的亲人的救赎。不要谢我,这都没有什么。他们都不知道你还活着,但知道姐姐还活着。微山不宜久留。我给你准备了一些盘缠,也买了一条船。你们明天晚上动身,去南方碰碰运气吧。永远都不要回来了。”鸭屎说。
  “让我姐走吧,我留下来为你卖命。”通天鼠说。
  “别天真了,没有你,姐姐能在这个乱世活下来?”鸭屎说。
  “其实,我们原来是大户人家,后来家里遭了土匪,父母为了我们姐弟,都已经遇害。父母死前要求我照顾我姐。我姐上了新式学堂,所以跑去闹革命,失去了踪迹。后来,我为了谋生,投奔了过来。没想到,王老五抓到我的姐姐,要挟我。我已经没有什么亲人了。如果姐姐也没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通天鼠说。
  “好了,别伤感了。如今你们都没事,好好活下去。如今是乱世,能活下去才是王道啊。”鸭屎说,“我马上要去楼外楼,估计明晚无法送你们了。江湖路远,不知何时才能再相见。”
  “小宋江,你下来吧。”鸭屎说。
  小宋江走了下来待命。
  “你明天晚上送他们过微山湖,确保他们成功离开微山再回来。”鸭屎说。

  “好的。”小宋江说。
  在楼外楼的会议室里,宁十三脸气得铁青。
  “我们这次费了这么大的劲儿,但是没有成功。就算是我们有了楼外楼,也不过是比之前体面了一点。我们真的很牛气了吗?没有。可是你们,大师兄与二师妹干了起来,四师弟与大师兄、二师姐干了起来。你们都是我的骨干,可是现在你们,你们非要气死我不行。”宁十三大怒道。
  “师父,让那个女的跑了,是我的错。可是,鸭屎的确不该这样做。”野狐田说。
  “既然鸭屎喜欢这个女的,那就给他。从此以后,这件事就不要再提了。我们好好团结起来,认真做事情。在微山立足,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宁十三说。
  “师父,我不是喜欢这个女的。只不过是不想把事情做得那么绝。林静姝并不知道通天鼠已经死了。我已经安排她去北方了。”鸭屎说。
  “你小子有种,在怀义堂,敢公开违抗我的人只有你和黑蜘蛛。你真有种啊。”宁十三说。
  “师父,你罚吧,让我死,我也无怨无悔。我的命是师父给的。”鸭屎说。
  “你明知道我目前是用人之际,不能怎么着你,你故意气我是吧?”宁十三说。

  “弟子不敢。”鸭屎说。
  “我知道你不敢。我们现在的处境并不理想,你们必须绝对服从我的战略,谁再敢违背,我一定不饶。看我平时把你们惯成什么样子了?”宁十三愤怒地说。
  “师父,”鸭屎上前说“弟子有一事不明。”
  “说。”宁十三冷漠地说。
  “我们是贼,为何要与黑帮拼地盘呢?”鸭屎问。
  “这个问题我已经回答过很多次了。你愿意做一辈子贼吗?做贼有何前途?”他指着自己的双腿说,“这就是我做贼的下场。”随后他解开自己的上衣,露出了胸前的伤疤道,“我的所有肋骨都被打断过,老鲶鱼也一样。没有地盘,什么都没有。”

  “师父,弟子真的知道错了。希望师父给个机会。”鸭屎说。
  “我知道你的能耐,也知道你的志向。鸭屎你给我记住。你所经历的,才刚刚开始。我们虽然拥有了一点地盘,但是运河帮还没与我们正面干。如果正面干,我们真的都完了。野狐田带的兄弟一个都没有回来。你知道吗?”宁十三说。
  宁十三正怒气匆匆地说话的时候,鸡头米回来了。宁十三赶紧转移话题,大声问:“什么情况?”
  “我见到李一刀了,李一刀说,他并不想与师父为敌。既然师父拿下了湖东,就把湖东给师父。既然师父已经拿下了楼外楼,还愿意与他共管,那也是他的荣幸。他随后会派人过来,加入到楼外楼的管理团队,全部听师父调遣。”鸡头米说。

  “奇怪,这不像是他的风格啊。”宁十三不解地说。
  “不过,他还有其他的要求。”鸡头米说。
  “什么要求?”宁十三问。
  “他要求师父与他一起把王老五干掉。干掉王老五后,再…”鸡头米眼珠子直转,但是话不敢说。
  宁十三鼓励说:“但说无妨。”
  “干掉王老五后,把黄胡子绑了送给他。从此以后,运河帮与怀义堂共管微山。”鸡头米说。
  “干王老五,还可以接受。但是,黄胡子目前是我们的人,这是分裂我们。这个我不能答应。”宁十三说。
  黄胡子笑着走到宁十三身边说:“宁爷,成大事不拘小节。干掉王老五是我们与运河帮共同的利益,不妨先答应他。干掉王老五后,我们转枪口就干运河帮。到时候,我带兄弟们打头阵。”
  宁十三满是怒火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慰藉的微笑,随后说:“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