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部队那些年碰到的“怪”事儿》
第9节

作者: 西安男青年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6-01 20:38:25
  远远看去,这厮的确是一只身型庞大的畜生,仅身长就足足有一米多长,因为它的四肢向柱子一样杵在地上,窜出来的那一刻就死死盯着安老头,然后动也不动的在哪里待着,只是它上方茂密的树叶遮住了月光,只看见一个诡异的影子发出“嗯哼…嗯哼”的声音。
  “他娘的!原来是头猪,吓我一跳,”安老头不禁自嘲地放下了提到嗓子眼的胆子。
  这荒山野路上怎么会出现一头猪呢?难道是谁家的猪圈门没关严,它自己跑出来的?说来也奇怪,据他所知,这附近最近的村子也有十里路远,而且还不是直线距离,再加上中间有条不深不浅的河,鬼知道他畜生是怎么跑到这儿的。

  安老头心理虽然觉得怪怪的,但此时正着急赶路也顾不上再多想,便对着这畜生使劲的跺了几下脚,想把它吓走,可没成想这畜生压根就不怕他,反而像狗一样卧在了地上,就差来回打滚撒欢了。
  安老头一看这情况,揉了揉跺的生疼的脚底板子,反倒乐了起来。看来这畜生还挺有灵性,知道这半夜出来不安全,难道想让我把它送回去?
  “可惜呀可惜!今天运气不好的不止你一个,要是在白天遇到你的话,或许我还真能帮帮你,可殊不知我老头子也要回家给娃娃送吃的,耽误不起时间呐!咱两还是各走各的路,各找各的家吧!”安老头对着这头猪发出内心的感慨,然后三步并作两步的绕开了它继续赶路。
  然而,安老头向前走了大概十米之后,这畜生竟然站了起来,慢悠悠的跟在了他的身后,保持着一定距离,反正你停我也停,你走我就走。
  安老汉心想“得了,愿意跟就跟着吧,好歹这一路上也算个伴,要是今晚咱两能赶回去,明天给你打些猪草让你吃饱,再帮你打听打听谁家丢了猪,把你送回去。”
  这畜生仿佛听的话一样对着安老头“嗯哼、嗯哼”的叫了两声。
  就这样,漫长的小路上,一个人,一头猪,披着星,戴着月,走进未知的夜。
  日期:2018-06-01 23:14:08
  就这样不知走了多少里路,安老头的步速逐渐慢了下来,两个小腿肚子蹦的越来越紧,饥渴感也强烈起来。
  “咱们歇会吧!我年龄大了,不比以前啊。”说罢,他倚着一颗歪脖树席地而坐,两手握拳轻轻地敲打着双腿算是放松肌肉。“年轻的时候,这条路不知道来回走了多少趟,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累,如 了年龄才深有体会,人,不服老不行。呵呵…”
  那畜生仍旧远远地望着他不置可否
  安老头仰望无尽的星空,心中顿时升起万千感慨,这么些年了,自己没享过什么福,也没吃过什么亏,老实巴交的种地养家,虽然穷是穷了点,可好在一家人都健健康康,没病没灾,倒也挺幸福,家里粮食上缴国家一部分后,挣到工分还有剩余,也够糊口,有闲钱的时候够自己抽支烟,喝杯酒…

  想着想着,竟然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哗…哗…哗”伴随着一阵冷风吹过,天空中落下滴滴雨水打在他的脸上,安老头猛地一下清醒过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定了定神,骂到自己怎么就睡着了,后面的路还长着呢,这下好了,估计天亮都到不了家,这鬼天气,刚才还圆月高挂,万里星空的,怎么一下子就变了脸,早知道这样,刚才真应该多赶点路,现在好了,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正犹豫不决的时候,突然想到一个地方。
  安老头盘算着,再往前边走一段路,有座山坡,翻过山坡有一个破土地庙,土地庙虽然是离家相反的方向,但看今晚的情况也只能向土地爷借宿一宿了,也好!明天睡醒了再赶路也有精神。
  计划好路线,安老头迅速起身准备出发,突然转头一看,那畜生竟然早已不知了去向,只剩下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这里。
  “唉!畜生就是畜生,遇到屁大点事儿就自顾自的跑了,你要是一直这么跟着我,今晚也能免去风吹雨打的折磨。”

  说完这话,安老头就笑了,自己的想法简直就是先入为主嘛,它一个畜生而已,平日里待在猪圈中过的就这般生活,怎么自己却把它当成人看了,看来真是老了,到处乱发善心。
  话不多说,安老头随即一刻不停地向土地庙开拔。
  日期:2018-06-02 01:07:05
  翻过山坡,雨下越下越大,安老头按着多年前的印象找到了这座破旧的土地庙。
  说它破旧,是因为前几年破四旧的时候,不知哪里来的一帮红卫兵,得知这里有座土地庙,一个个拿着铁锹、洋镐,扬言要打倒一切牛鬼蛇神,然后把这里砸了个稀巴烂,原本还有村民定时来修缮清扫,给土地爷放些多余的水果做贡品,自从这事儿之后也没人敢再提,所以至今整体结构年久失修,岌岌可危。

  “吱…吱…吱”安老头推开只剩下半扇的庙门,门上的灰土顿时落了他一脸,他并没太在意,随手扇了几下面前的浮灰便一步跨进庙里。
  “嚓”的一声,安老头划着一根火柴后,环顾了一下四周。
  土地庙不算大,整体由砖瓦砌成,大概五、六个平方左右,进门一米正对着佛龛,土地爷的雕塑早已被砸的四分五裂,供桌被掀翻在一边,前后的窗户也不知了去向,地上散落着一些破碎的碟碗,一旁香炉里的香灰也撒得到处都是,心细的安老头发现不远处竟然有半截没有烧尽的蜡烛,于是趁着手里的火柴赶忙将其点燃。
  蜡烛的火苗上下窜动着,火光把小庙内能看到的范围都笼罩在其中,安老头有了这片难得的光明,算是谢天谢地了,毕竟外面风大雨大,这里虽然破破烂烂,但容身安心睡个觉却毫无问题。

  他大致腾了块能躺下翻个身的角落,又找了一块比较完整的砖头枕在头下就准备睡去,就在此时,忽然听到门外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嗯…哼…嗯…哼”
  安老头心想这不是刚才那头猪的叫声么,原来这畜生方才并没走远,仍旧一路跟着自己来到这里,看来它的确有些灵性。
  算了,不管了,它避不避雨都一样,进来的话这里面也容不下它了。
  说完,安老头翻了个身,将包着奶粉和六元钱的牛皮纸袋子紧紧地裹在了怀里,闭上眼睛睡着了。
  也许是受了一辈子的苦吧!可怜的他并不知道,这一闭眼之后,却永远没有再睁开的那一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