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074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董雅洁视线往下瞄了瞄,满脸鄙夷:“别光想着床大的好,多想想自己的小身板儿能不能承受得住,年纪轻轻的要是来个马上风,你山里的那些漂亮女人可就要便宜别的男人喽!”
  萧晋呵呵笑了起来,摸摸她的脸,说:“这就对了嘛!不管发生了什么,你都是那个没事儿不怼我几句就难受的诗咏国际大总裁,我也依然还是那个看你生气样子看不够的小混蛋,哪怕咱俩现在就脱光了在这里来一发,也不会发生太大的变化,还有什么好纠结的呢?”
  董雅洁闻言眨了眨眼,心中有些酸涩,但精神却瞬间轻松了不少,微微一笑,道:“你呀!好好的话从来都不会好好的说,明明可以让我很感动的,却偏要气我,我看呀,我的肝火总是太旺,你要负绝大部分的责任。”
  萧晋撇撇嘴,问:“让你感动了又能怎样?会在这里来一发吗?”

  董雅洁一脚踹在他的腿上:“滚!”
  萧晋笑着推门下车,打开旁边自己车的门刚要上去,就听她下车道:“对了,差点忘了问你,翠翠的情况怎么样?今天上午接来的那位老先生有办法治吗?”
  “放心,翠翠不会有事的。”萧晋上车发动了引擎,又探出头来冲她调皮的挤了挤眼,说:“不过,我上午接到的不是一位老先生,而是个大姑娘,很漂亮,像书里的小龙女一样漂亮。”
  说完,他便嘿嘿笑着扬长而去,留下董雅洁在原地气得直跳脚。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当萧晋心里有点小郁闷的时候,总是会想起巫雁行,倒不是因为可以通过对她的鞭笞发泄情绪,而是他觉得跟这个女人似乎最有共同话题。
  两个人都是技术精湛的华医,可以很轻松的探讨一些医药方面的事情;同时,他们的心理又都比较阴暗,在思考一些问题的时候,也总能想出很合对方胃口的办法来。
  最最关键的是,这个女人呼唤主人时的奴性最自然也最彻底,可以充分满足他直男的征服欲和虚荣心,而且还不用背负什么良心和愧疚方面的责任,两全其美。
  于是,在离开诗咏国际之后,他便直接将车开到了雁行医馆。
  穿过前堂来到后院,远远的就看见一大一小两个人正坐在湖边钓鱼,大的一动不动很是专心,小的那个却好像非常难受似的,身子扭来扭去,如坐针毡。
  医馆的这方小湖里养了不少锦鲤,平日里有专门的工作人员每天投喂。因为从来没遇到过什么天敌或者危险,也就不会怕人,甚至每当有人站在湖边,它们就以为有吃的,呜泱呜泱的游过来,久久徘徊不肯散开。
  也因此,萧晋走过去就看见两人身边的水桶里已经有了大半桶的收获。
  “我说,你们俩不会是真打算把这些钓上来的鱼都吃掉吧?!”
  “当然,不行吗?”小的那个一看到他就满脸的怒气,想都不想就呛声道。

  大的那个宠溺的揉揉小丫头的脑袋,对他淡淡一笑,说:“国安对我们的通缉还很紧密,没办法出门,所以我就想了这个钓鱼的主意来磨练花雨的耐性,不过你放心,我专门选的没有倒刺的钝头鱼钩,对鱼的伤害很小,待会儿还是会把它们再放生回去的。”
  这一大一小两个人自然就是正借住在医馆的西园寺兄妹。
  “谁说要放生的?我今天晚上就要吃鱼,吃这些鱼!”西园寺花雨声音尖利的喊道。
  西园寺一树看着她满脸都是无奈,萧晋却用极其轻蔑的眼光瞧她,撇嘴道:“果然还是个没长大的小屁孩儿。”
  西园寺花雨大怒,跳起来凶巴巴的质问他:“你说谁是小……孩子?”
  萧晋表情不变:“只有小孩子才会因为自己不开心而迁怒于无辜,你说我讲的是谁?”
  “你……”西园寺花雨的小脸儿瞬间通红,“我杀了你!”
  说着就要往前扑,西园寺一树慌忙抱住她,连声哄道:“算了算了,花雨乖,萧君是故意那么说来气你的,你要杀他才是中了他的计呢!更何况,你现在身上一个宝宝都没带,杀得了他么?而且,他可是个很H的家伙,你扑上去简直就是在主动给他送杀必死呀!”

  萧晋听的满头黑线:“喂喂喂,我说一树桑,你要哄孩子就好好的哄,把我形容成一个变态的萝莉控是什么鬼?这丫头没胸没屁股跟条带鱼似的,我还怀疑她想吃我豆腐呢!”
  “啊!”西园寺花雨快要气疯了,一肘捣在西园寺一树的裆部,趁他吃痛松手的功夫,冲上前抱住萧晋的大腿就张嘴狠狠咬了上去。
  岛国人个头偏矮,西园寺花雨今年十三岁,身高也就约莫一米三几的样子,站直了头顶刚刚能到萧晋胃部的下缘,弯着腰冲上来咬到的部位就肯定不会太高,也不会很低。
  于是,萧晋的大腿根就遭了殃,还是稍稍偏内侧一些的地方,要是再往中间一点,他未来就只能想办法进宫去找工作了。
  看见跪在自己两腿之间抹药膏的女人一脸的诡异和欲言又止,他就越发的郁闷,叹口气说:“拜托!我要是个能对那么小的孩子下手的变态,也就不会喜欢你这样的大龄妇女啦!”
  巫雁行轻轻打了他一下,然后继续在血淋淋的牙印上抹药,看似漫不经心的问:“你喜欢我?”
  “当然喜欢。”萧晋伸手轻触她的红唇,色眯眯地说,“上次一别,我可是已经对它有点茶饭不思了呢!”
  “呸!”巫雁行拍开他的手,嗔道,“一听就知道是骗人的话,昨天才发生的事情,你能有多茶饭不思?”

  萧晋哈哈一笑,向后躺倒在床上,看着床顶绣有大团牡丹花的帐子问:“三花七叶荆和噬心蜂毒的研究怎么样了?”
  巫雁行抹完了药,凑上去在伤处吹了几下,瞅见旁边好像多了一顶小帐篷,嘴角就微微一翘,抬手轻拍了拍,起身说:“你给我的那些方子目前我也只验证过了大概三分之一,其中还有几种是市面上已经有了替代品并效果区别不大的。
  不过,那个养生健气的方子不错,能快速温养体内的气血经络,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可以让一个快要体力透支的人恢复百分之二十,关键是还没有太严重的副作用,睡一觉就好,如果再搭配一种合适的补药,市场前景绝对十分可观。”
  “这个方子你做过多少次试验?”
  “三十五次,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一例因此而出现什么后遗症的情况。”
  萧晋猛地坐起身,瞪大了眼问:“你、你是在人身上做的试验?”
  “很奇怪么?”巫雁行无所谓道,“给人吃的药,自然要在人的身上做试验,反正我是不相信西方小白老鼠的那一套的。”
  日期:2018-04-05 0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