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887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传统的师徒关系仅次于父子关系,即俗谚所谓“生我者父母,教我者师父”、“投师如投胎”。有的行业,一入师门,全由师父管教,父母无权干预,甚至不能见面。建立如此重大的关系,自然需要隆重的风俗礼仪加以确认和保护。中国人尊师重道,乃久远之传统,故周代已有释奠尊师之礼。然而拜师却一直无专门礼仪。孔子说“自行束修以上者,吾未尝无诲焉”,似乎师弟关系之建立较为朴素,心仪成礼,辅以束修而已,乃一种私人关系。先秦诸子,私家讲学。大抵均是如此。

  按传统礼数,拜师大典的地点本应该设在梅州赵老爷子的故居。可那地方早已经被我一把火烧掉了,此时已是废墟一片。思来想去,拜师大典只好设在我的风水店内。由于张坎文已经没有在玄学会中任职了,所以拜师大典略微显得冷清了些。不过这样一来倒也无碍。反而免去了不少的麻烦。
  张坎文坐在正堂之上,身后挂着文相的画像。我朝着画像拱了拱手,不禁联想到张坎文进阶天师的场景,那个顶天立地的人影,他穿着月白长衫。用筋骨嶙峋的双手,托着一个繁华盛世。
  文相画像之下,则是摆满了张坎文这一脉的师祖灵位,这些天来张坎文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应该就是在忙活此事。等吉时一到,张坎文便起身跪拜在灵位前,朗声诵道,“弟子张坎文,今日开山收徒,延我文山一脉传承,望请列位祖师恩准。”
  说罢。他便行三拜九叩之礼,从我手中接过金香,插在香案之中。只见三炷青烟笔直而上,并无半点波澜,这便表示张坎文已经获得师门准许。可以开山收徒。眼见此状,他这才放心的坐了下来。
  接着,拜师仪式正式开始。王坤将小王励抱了过来,放在张坎文面前的蒲团之上。原本小王励已有一周岁,身体强度是普通孩子无法相比的,加上这孩子听话懂事,跪在蒲团上一动不动十分乖巧。张坎文走上前去,摸了摸小王励的脑袋一脸疼爱的说道,“励儿,按理为师应该为你赐字,可我文山一脉从未有此规定。当初你出事之时,为师便给了你这名字,赐字一事便免了吧。”

  小王励忽闪着大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张坎文,看得他笑得合不拢嘴。接着便把小王励抱了起来,照着祖师的灵位拜了拜,这拜师仪式便这样简单的完成了。
  看到文山一脉后继有人,我也甚是欣慰。随即便从相柳袋中将阴阳阎罗笔和玄阴尺交到张坎文的手上。张坎文见我这般,开口问道,“周易兄弟,你这是为何?”
  我捏了捏小王励的小脸,笑着回道,“我也算是小王励的师叔,这本是你文山一脉至宝。今日借此机会便归还与你,也算是给小王励的礼物。”
  听我这么说,张坎文沉默片刻没有开口,但脸上的感激之色却掩藏不住,最终还是点点头收下了这两件东西。
  当初赵老爷子的确说过要将阴阳阎罗笔赠予给我,但此时这般光景。张坎文这边显然比我更需要这两件法器。

  当天夜里,我将胖子叫到房间里来,商量下接下来前往卧佛寺的事情。我并非一时兴起,而是前些天看到柳如絮的变化之时我偷偷询问过他,他说原本在青灯古卷养伤,却突然发觉古卷有了异动,似乎和那佛珠有些关联。
  待我一阵细问之后,这才确定他的说法,只要将那佛珠和古卷放在一处,两者之间就会产生感应。
  我由此断定,想要打开这下半部《死人经》必须要上一趟卧佛寺。再者说来,我如今实力已经停留在印章天师中期很长时间了,之前的那半本《死人经》上面根本没有关于晋升天师之后的修行方法。这下半部一定要尽快的想办法打开。
  胖子听完我的话之后,表示自己眼下无事,正好可以随我去一趟。我听罢,便拿定主意,决定第二天就动身。
  次日一早,我便将行程告知店里的众人,他们也知晓我有诸多事务,倒也没做挽留。只是提醒我早些归来。紧接着,王坤便开车将我们送到机场,临行前交给我们两张银行卡,说是王永军交代的,路上方便行事,我也没和他客气便收了下来,这才带着胖子上了去往北京的飞机。
  卧佛寺又名十方普觉寺,位于西山北的寿安山南麓。唐贞观年间(627649)建,原名兜率寺。兜率是梵文的译音,意译为“妙足”、“知足”。元朝是该寺发展史上的转折。从英宗硕德八剌起,连续四代皇帝对它进行扩建。延佑七年(1320年)九月甲申,英宗建寿安山寺,给钞千万贯。至治元年(1321年)正月已亥,以寿安山造佛寺。置库掌财帛。三月,益寿安山造寺役军。十二月,冶铜五十万斤作寿安佛像。泰定元年(1324年)二月,泰定帝修西番佛事于寿安山寺,三年乃罢。天历元年(1328年),文宗立寿安山规运提点所;三年,改昭孝营缮司。至顺二年(1331年)正月,文宗又以寿安山英宗所建寺未成,命萨勒迪等总督其工没;以晋邸部民刘元良等二万四千余户隶寿安山大昭孝寺为永业户。明朝曾五次翻修、六次接驾,是该寺的全盛时期。明末清初。社会动荡,十方普觉寺亦冷落了一段时间。直到清雍正时期,怡亲王允祥舍资葺治,十方普觉寺才重复兴起来。

  我坐在酒店的沙发上,将手上的这些资料逐一看完。也没发现什么有趣之处。不过话说回来,所谓大隐隐于市,卧佛寺暴露在世人眼前千年的时间,却没有任何私密流传出来,可想而知这卧佛寺远比我想象中神秘。
  此时胖子推开房门走了进来,我见他一脸正色,似乎有什么事情,便开口询问。胖子顿了顿身子,这才说道,“我买东西的时候在楼下看到一个打坐的和尚,便留意了一下,回来问问你的意思。”
  胖子在我身边这么些年,处理一些事情也学得谨慎了些。我听完他的话没有回应,而是在一旁思忖起来。我们现在到了卧佛寺的地界,和尚倒是随处可见。可我听闻卧佛寺戒律森严,若非执行任务,一般不会允许弟子在外留宿。听胖子的意思,显然是那和尚在等什么人。
  想到这里,我第一时间便认为那和尚就是冲我们来的。看来我们刚到,他们便已经知晓了,这卧佛寺的情报工作的确是令人震惊。我招呼着胖子和我一起下楼去会会那个和尚,直到我们走到他面前那和尚这才睁开眼来,慢条斯理的站了起来,双手合十道了一声佛号说道,“阁下便是周易施主吧,小僧已经等候多时了。”
  我学着他的样子,朝他点点头道,“大师可是卧佛寺的高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