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31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徐锐解释道:“走私,就是通过不正规的手段把一些国家的东西给运过来,这是个暴力的行业啊,跟丨毒丨品一样,简直就是一本万利,走私过来的这些东西到了香港,然后再运到东南亚一带,转手就能赚几倍的钱”
  当时的香港,房地产还处于萌芽的状态,利润还没有井喷出来,制造业虽然赚钱但却不多,有两种行当是最暴力的,就是走私和贩毒。
  走私很多大富豪和社团都会做,特别是黄子荣的船行,他就是香港走私业最大的大佬。
  而丨毒丨品,他们这种人都是不屑去沾的,只有一些社团可能会碰,但随着时代的发展和进步,这一行当也早晚会进入冰河期的。
  安邦着面前的这艘货轮,忽然发现,自己来到香港之后,到了一片非常广阔的天空。
  一直以来安邦和王莽对于钱都是没有什么概念的,当兵的时候一切吃喝拉撒都由部队来管,退役的时候一个月赚个一两百块钱,也足够他们日常开销了,住在部队大院里各种用几乎全免,在那个年代是没有什么物业,卫生,管理这一的,所以在京城安邦他们可能除了喝酒是需要花钱的,剩下的用钱的地方真的不多。
  但来到香港之后安邦发现一切都是金钱开道了,第一天社团收的保护就把他们的家底给掏了个精光,现在属于勒紧裤腰带过日子,要不是鄢然算计的明白就凭他们几个大老爷们,可能现在已经开始喝西北风了,安邦也知道了钱的重要性。
  他发现了,香港确实遍地都是黄金,但就你会不会捡了,就比如那个掉在地的木箱,徐锐里面的象牙如果卖了的话,能够他们几个人在码头干一年的了,那再这一整艘货轮的走私货物,这得值多少钱?

  晚收工的时候回到贫民区,鄢然已经把饭菜都做好了,整整弄了一大桌子,这段时间在香港,安邦和徐锐还有李奎冯智友等人由于住的不远,晚的时候吃也是在一起的。
  鄢伯熹蹦跳着跑到安邦的面前,举着胳膊道:“叔,你我的肌肉是不是已经起来了?”
  安邦告诉鄢伯熹,让他没事的时候就在家里做做仰卧起坐俯卧撑什么的,等身体素质好了以后,他满十八岁就给送到部队里去当兵,这家伙听见后就无比认真的照着他的话去做了,这孩子似乎真是个天生当兵的料子,意志极其坚韧,安邦的话他都牢牢的记在了脑子里,每天真是雷打不动的照着他的话去做了。
  安邦捏了捏鄢伯熹的胳膊,笑道:“熹仔,照你这么做,再有两年就能有成效了,挺住哈”
  鄢伯熹脸顿时就垮了:“两年啊?”
  正/!版?章H节u。

  安邦搬了把椅子坐下,脱掉背心露出一身的腱子肉,指着自己的胸膛道:“我八岁那年就锻炼,十二岁的时候这里就已经出块了,后来去了部队除了吃饭和拉屎,一天至少有八个时在锻炼,十几年没断过,你就锻炼两年,皱什么眉头?”
  安邦光着膀子,鄢然和鄢伯熹到他除了一身充满了爆炸性的肌肉外,身还有大大至少十几处已经愈合了的伤口,鄢伯熹惊讶的捂着嘴摸着安邦后背两个拇指盖大的疤痕问道:“叔叔,这是什么?”
  王莽大马金刀的坐下,满不在乎的道:“枪伤,打越南鬼子的时候,哥后背中了两枪,弹片到现在还没有取出来呢,一直嵌在了骨头”
  熹仔惊愕的又指着他的胸膛道:“那这里呢,还有这里?”
  安邦一把抱起孩子坐在自己的腿,指着胸口一道长达近二十公分的疤痕道:“鬼子的刺刀划出来的,当时要不是我反应快,那一刀就戳在心口了,还有这里,是被手榴弹的弹片割出来的,这一处是贯穿伤,子丨弹丨进去后就飞出去了······”

  安邦给鄢伯熹讲述着自己身十几道伤疤的来历,完之后,他眯着眼睛问道:“怕不怕?当兵就是这样,哪个过战场的兵身是没伤的?你莽叔身也是,比我还多呢”
  王莽掀起衣服呲着牙笑了,密密麻麻的刀口和枪伤在他雄壮的身体几乎都要布满了,这些伤常人起来可能会吓的头皮发麻,但对安邦和王莽来讲,那就是荣誉的勋章,过战场身要是不带伤的话,你可能都会让战友瞧不起,在连队里闲暇的时候,他们这帮人最爱干的就是比谁的伤多,伤重。
  鄢然脸有点雪白的咬着嘴唇,着自己的儿子满脸担忧,鄢伯熹却两眼冒光的道:“那我更要去当兵了,我也要战场打仗”
  安邦了眼鄢然道:“不用担心,现在是和平年代了,哪有仗要打了,当兵就是锻炼,没什么坏处”
  自从老山那一仗打完,边境的冲突基本已经接近尾声了,和越南鬼子打到现在胜负早就已经敲定了,李长明在作战参谋部的时候就过,基本到了九十年代左右将会进入很长一段时间的和平期,因为当时国内的军力正在飞速发展着,不会再有哪个不开眼的邻居会来招惹中国这头已经苏醒了的雄狮了。
  鄢然的脸色好了一点,拿出三瓶白酒给徐锐他们都给满了,白天下工回来吃饭的时候,他们都习惯一人喝几杯酒来驱除一天的疲惫了,晚睡觉的时候,也能睡的舒坦点。
  今天安邦的酒喝的要比往常多了一些,饭菜吃完也没有下桌,让鄢然又给几人面前的碗里都倒满了,边喝酒边闲聊,王莽就把话扯到了皇冠里下来的那个女人身。
  “这娘们,真漂亮,老子长这么大还没见过比她标志的女人呢,我觉得比曼嫂子可能就差·····”王莽话了半截就停了,心虚的瞄了一眼安邦。

  安邦没在意,举起酒碗跟徐锐碰了下,道:“大圈在香港就这么没有地位么?”
  白天的时候,王莽疏忽,工头和码头的负责人过来后不问缘由,不管人有没有伤,直接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臭骂,有了冲突之后那个连衣裙女人的手下掏枪就要指过来,从这一点来,国人在香港的地位简直要降到谷底了。
  徐锐想了想后,不太确定的道:“应该也不全是吧,我知道潮汕帮过的就不错,地位挺高的,也没人敢对他们指手画脚的”
  “什么潮汕帮?”

  “就是一堆潮汕人聚在了一起,这帮潮汕出来的人都有一个经商的脑袋,生意做的满天下,我白天和你的船王黄子荣就是汕头人,潮汕里面有个鼎鼎大名的大人物叫李家成,他是潮州人,香港最顶端的大富豪······”
  “还有福建人,过的也算不错,归根结底不还是因为他们有钱么,剩下的湖南湖北广西这些地方出来的人,日子可就苦了”
  一直以来香港人的排外情绪都是很重的,哪怕是对澳门和台湾的接受度也不是特别高,内地就更不用了,但唯独对一个地方出来的人从来没有给过什么颜色,那就是潮汕人,潮汕人就是潮州,汕头还有揭阳的总称。
  主要原因就两点,潮汕人被誉为东方的犹太人他们做生意的天赋堪称妖孽,香港至少有半数的富豪都是潮汕人,并且在海外也是极其具有名气,早在百年前潮汕人就已经遍地开花了,其中在香港有个标志性的人物李家成就是潮汕人,他犹如一面旗帜竖立在潮汕帮的面前,屹立在港岛,所以内地人中只有潮汕人在香港过的不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