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30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什么人啊,那是?”安邦搓了搓手跟着他往货轮那边走去。
  徐锐道:“那个女的可是个大人物,在整个香港都是能排得号的大人物,我来码头半年了这是第二次见她来这里,就知道她姓黄,是香港船王黄子荣的女儿,这码头就是她们家的,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她们家的”
  安邦哦了一声,问道:“也是社团啊?”
  “社团和她们也比不了,还得巴结着黄子荣呢,港岛的社团是比较嚣张,厉害的是真厉害,但要和这些大富豪去比的话可差远了,就这船王黄子荣吧谁也不知道他手里有多少钱,人家的船只来往世界各地,他人都是港督和警督的座客,社团是厉害但也不可能去招惹他,不然黄子荣一句话就能把社团给灭了,不过也没谁会蠢的去招惹他们这种大富豪,社团还指望着吃他们漏出来的饭呢”
  安邦和徐锐边边王货轮走,王莽扛着一个木箱子正从货轮到岸边的桥板下来,这时忽然一阵清风吹过,穿着连衣裙的那位黄姐的遮阳帽顿时被刮了下去,露出一头稍微有些蓬松的长发,和一张非常精致的脸蛋。

  王莽这时候正好侧头过去,到那女子的容颜后,下意识的就楞了下,后期王莽自己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好的女人呢。
  王莽愣神的时候,踩着桥板的右脚一滑正好踩在了板子的边缘处,身子直接就朝着右边倾斜过去,眼着肩膀扛着的箱子就要脱手掉下去了。
  “哥......”
  王莽在木箱即将要脱手的时候,一声大吼冲着安邦喊了一嗓子,随即他没等木箱全都掉下之际,用手朝着岸边的方向猛的推了过去。
  不远处,车里下来的一行人全都望了过来,见货物要落下都一脸惊怒。
  安邦听见王莽的叫声之后,反应非常神速,且还做出了一连串的动作。
  转身,箱子已经被王莽推了过来,然后他右脚蹬地,人如离弦之箭一样射了出去,冲到木箱下方,他伸手搪了一下,五十多斤重的木箱从十几米高的货轮掉下来,用手硬接的话至少也能把人的胳膊砸骨裂了。
  安邦搪了一下木箱,然后顺势借力让箱子往下又落了一段距离,紧接着松手,抬腿又再次挡了过去用腿顺了一下,这么一连串的动作下来,木箱落地的力道已经被卸掉了大部分。

  “砰”箱子砸到地,冲着安邦这一边的木板被撞掉了一块。
  安邦用抬腿顺了下,木箱掉在地的时候力道已经被卸掉了大半,但五十斤重的箱子落地惯性还是非常大的,冲着他这边的一面木板掉了一块,里面露出几件白花花的东西,着晶莹剔透的十分耀眼。
  安邦愣了下,徐锐连忙跑了过来,低头了几眼见里面东西没坏,就松了口气。
  那边,见安邦这有意外发生,鼻梁骨架着墨镜的女子姗姗走来,她旁边好几个人都一路跑的走了过来,其中码头的负责人边走边抬手指着他骂道:“你个扑街,找死是不是?你们这帮大圈仔就是欠管教,干事不用心,早晚得饿死你们,扑街货”

  来香港几天了,安邦也知道扑街是什么意思,脸顿时一阵愠怒,人还在桥板的王莽见状直接从板子跳了下来,大踏步的走到安邦身后冷冷的着对面的人。
  负责人瞪着眼睛一手叉着腰一手指着王莽道:“你,什么?箱子里的东西要是坏了,你赔得起么?你也就只能剁碎了喂狗,你连这箱子里的毛都比不,妈的,扑街”
  王莽突然前一步,单手抓着对方的脖子,直接就把人给硬生生的提了起来,两脚乱蹬着眼睛翻起了白眼,明显呼吸有些不畅了。
  年轻的女子皱了皱眉,似乎不满王莽的动作,她身边的一个黑西装似乎见女子不高兴了,前两步伸手就要抓向王莽,王莽仍旧单手举着那个人,左手握拳“呼”的一下就朝对方脸抡了过去,那人见势不妙下意识的抬手就要挡一下。

  “砰”王莽的拳头砸中他的胳膊,这人立马感觉手臂好像失去了直觉一样,过了几秒钟胳膊才逐渐酸麻起来,耷拉着两条膀子居然抬不起手了。
  见同伴吃亏,另外两个黑西装也出身高一米九零体重直逼两百斤的王莽力气太恐怖,他俩同时将手伸进腰间就要掏枪出来。
  站在王莽身边的安邦,眯了眯眼睛两手忽然快速伸了过去,抓住一人拿枪的胳膊后,左手两根手指点了下他的肋骨下方,这人感觉拿枪的手好像瞬间就失去了力气手里的枪就掉了下来,安邦右手顺势接住了,拇指扣了下保险弹夹从枪里退了出来。
  另外一人这时已经把枪举了起来正要顶向王莽的脑袋,安邦手里的枪掉了个个,握着枪管子用枪把狠狠的朝他的手腕砸了过去。
  “铛”对方反应挺快手向后抽了一下,安邦的枪把正好砸在了他的枪,他刚要把枪口对准安邦,只见安邦手忽然落在他的枪,拇指扣着他的扳机,让他根本就扣不下去了。

  安邦静静的着那女子道:“动手,骂人算怎么回事?我们失手掉了货物是我们的不对,你货如果真损坏了,那我们就砸锅卖铁的赔给你,如果没坏的话我们岂不是白被骂了一顿?”
  安邦完,扭头朝王莽道:“莽子,放手”
  “咳咳,咳咳”负责人被放在地,弯着腰一顿咳嗽,半天才缓过劲来。
  他直起腰,指着王莽和安邦道:“你们两个,明天全都给我滚蛋,以后这个码头你们一个货也干不了”

  “行了,王生,把嘴闭,他们的也没错,东西坏没坏,坏了就让他们赔就是了,没坏该干活就干活”女子吩咐了几声,随即掉头就走,负责人狠狠的瞪了他们几眼然后在地检查了半天。
  “行,算你们走运,给我滚过去干活吧”
  有个工头这时走过来,皱眉道:“你们怎么搞的,毛手毛脚的,那东西是你们能摔的么?幸亏黄姐没生气,不然有你们吃的”
  这工头其实挺中意安邦这群人的,因为他们干活很给力,这个组的工作量天天都把其他人给甩出去很远,干活确实是个好手。
  安邦哼哈答应了几声,然后转身道:“行了,干活吧咱们,别听那帮人叫唤,就当是狗吠了”
  “你们这脾气,能忍下来也不容易啊”徐锐出来了,别安邦和王莽平时不太吭声,但这两人都不是善茬子,是动手都能要人命的那种,有冲突能压下来可少见的。

  过战场杀过人的兵,都是这样的,一旦动手就很难压制得住自己出手的频率,轻则伤人重则要命,王莽和安邦能收手,这心境锻炼的相当不错了。
  安邦跟徐锐并排走着,问道:“老徐,刚刚箱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
  “你问这个干嘛?”
  “好奇啊”安邦笑道。
  徐锐寻思了一下,道:“反正你们在这时间长了,也会知道的,我告诉你这一整艘的货轮装的都是走私的东西,刚刚箱子里露出来的,是象牙”
  “走私?”当时走私这个词在内地还比较陌生,直到九十年代之后,香港这边的电子产品才陆续进入内地,还有一些进口的汽车运到沿海一带,所以安邦不太清楚这个词是啥意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