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27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午夜,十二点。
  快艇乘风破浪抵达香港,靠岸后十几个人陆续下船登岸。
  王莽踩着脚下的土地,然后深深的吸了口气,略微有些不解的道:“哥,这个和大陆的味道没什么两样啊?”
  “香港和内地,就隔了一条线而已,你还能闻出非洲大草原埃菲尔铁塔的味道么?”
  “的倒也是,哎?哥,埃菲尔铁塔是什么东西?”
  安邦没好气的道:“在部队里学习的时候就属你最不用心,不学无术,埃菲尔铁塔是草原最具有标志性的建筑了,全世界都闻名,记着点以后有人再问你的时候别不知道,别给我丢人”
  “记着呢.....”王莽虚心的道。
  船后,几个人还在闲聊的时候,在他们不远处有一行人走了过来,来的是四个年轻人,眼神不太友善的打量着他们。

  “又来了一批大陆仔?”一个年轻人操着蹩脚的普通话道:“来,来,来,你们几个站好,把给交了”
  话的人操着蹩脚的普通话,指着安邦他们偷渡过来的一群人全都站好:“把先都交了吧”
  王莽梗着脖子,不太明白的问道:“什么?”
  “当然是你们的偷渡啦”对方拉着长音道。
  “我们船之前就已经交过了,一个人六百块”安邦隐约自己这帮人好像被忽悠了,俗称被黑吃黑了。

  对方冷笑道:“六百块?人民币吧,那怎么能和港币一样呢,先桑搞搞清楚好么,类们船交的是过路,我们现在收的是你们的岸啦,这钱交了类们就能进港岛了,不交的话再拿六百坐着船回去就是啦”
  王莽和安邦同时将手放在了腰间的军刺,漆黑的夜空下,他们身后的人见他俩腰间有一道银光善了一下。
  冯智宁连忙伸手按住安邦,声道:“邦哥,先别动,这些人都是本地社团的,咱们是不怕他但你惹了他们之后社团会有大批的人再过来,到时候我们会更头疼的”
  “你什么意思?”
  冯智宁道:“这钱也得交,不然我们初来乍到是斗不过社团的,明天我们干活睡觉的时候他们随时都会出现,会骚扰的你一天都呆不下去的”
  王莽紧握着三棱军刺,眯着眼道:“就这么忍气吞声的认了?”

  “靓仔快一点啦”对方催促着,根本不在乎安邦和王莽虎视眈眈的一双眼神。
  “莽子,掏钱”安邦松开手吩咐了一声,既然初来乍到不熟悉状况,那就暂时先低声下气的认了这个亏,花钱而已也不算什么大事。
  王莽冷着脸拿出钱后道:“我出来的时候带的这些钱,全都他妈的喂狗了”
  安邦拍着他肩膀道:“老人家告诉我们这叫战略性撤退,这钱先拿过去,要不了多久我们能拿回来更多”

  刚到香港的第一天晚,安邦就感受到了这个社会黑暗的一面,还有人性的丑恶,在深圳交的钱是偷渡的用这没毛病,但刚刚岸后被人给讹去的,则明摆着是被硬抢了,一样都着华夏大地的同一种语言,可对面的人根本就没把你当成是同胞,偷渡来香港的都是过不下去日子的苦命人,但他们却完全都没有一点可怜你的意思。
  当天晚,偷渡来的这一行人中有大部分都离开了,这些都是在港岛有投奔去处的,剩下的就是冯智宁,李奎还有王莽和安邦领着鄢然母子。
  在海岸边呆了大半夜,几个人一点都没有睡意,有对香港的好奇,憧憬也有期盼,虽然之前发生的插曲让人不太舒服。
  早,天色微亮,几个人揉着眼睛打了个哈欠,离开岸的地方。
  冯智宁他们要去的是九龙城码头一带,石牌村之前离去的几个老乡都在那里扛包,他们暂时要过去投靠,好在他们岸的地方就在九龙城附近的海岸,沿着岸边走了几公里后了路,午十点多就进入了城区。
  “依稀往梦似曾见,心里波澜现,抛开世事断愁怨,相伴到天边······啊啊啊啊,啊啊啊”

  街道放着八三版射雕英雄传的主题曲铁血丹心,当年这个红遍内地的武侠电视这个时候还没有在大陆映,在香港此时已经非常的火了,听着朗朗口的歌词还有曲子,虽然没太听懂,但却让人的心情略微好转起来。
  街贩的叫卖还有行人间的谈话都是操着听不懂的粤语,穿的服饰还有来回跑的车子,都和大陆有着很大的不同,这个时候安邦他们才从迷糊的神情中醒悟过来,他们好像已经踏足到了另一个国度。
  对内地普通民众们充满了神秘感的,香港岛。
  冯智宁和李奎领他们去的,是九龙城码头附近的一个贫民区,两旁的街道是一排排简易搭建起来的房子,感觉好像四处透风雨天漏雨,起来就摇摇欲坠的。
  王莽瓮声瓮气的道:“我卯足了力气冲过去,能把这一排的房子全都给冲倒了·····”
  九龙城的贫民区脏,乱,差,这里汇聚了大批从内地过来的偷渡客,也有一部分是印度还有越南过来的人,三条街道的建筑里,挤了好几万人,环境实在是不敢恭维。
  “这就是我们要落脚的地方?”李奎和冯智宁也有点蒙了,他们尽管做过心理准备,但着九龙城贫民区这心情一下就跌到谷底了,这是个比石牌村老家差了不知道有多远的烂地方。
  这里真的遍地都是黄金么?
  “邦哥我们找个地方吃点东西,村里的老乡告诉我们,他们晚八点才能下工,咱们等等吧”李奎交代了几句,找了个卖肠粉的摊子,五个大人加一个孩子一夜多没吃东西没喝水,状态都跌到谷底了。

  一个陌生的环境总是会让人有些心焦的,不熟悉的景象,听不懂的语言,还有一些带着敌视的目光,会让你莫名的产生出抵触的情绪。
  "8oLI●
  安邦觉得,如果不是赵六民要来香港病的话,估计打死他都不还来这个地方的。
  吃完肠粉几个人也坐着没走,因为他们无处可去,只能在这里休息到晚,等着石牌村的老乡回来。
  临近到中午的时候,贫民区里忽然涌进来穿着五六个穿着黑色体恤的年轻人,他们手里拎着个黑色的布包,然后挨家挨户的走进了商贩的摊位里。

  安邦发现,他们每次进来,那些摊子的老板都会主动拿出钱来放进去,没用多久一个空包就被装的鼓鼓囊囊的了。
  当那几个人走到肠粉摊的时候,其中一个人打量了他们几眼,然后拉过一把凳子做到旁边问道:“大圈仔,很眼生啦,刚偷渡过来的吧?”
  冯智宁连忙点头道:“是,是,我们是广州人有老乡在这边”
  那人伸手从同伴身拿过袋子扔到桌子,指着袋口道:“新来的大圈仔,交钱啦”
  李奎诧异的问道:“交什么钱啊?”
  “你们刚才没到么,那人些都在交,这是保护啦,你们要是留在九龙城同兰街,就得把这个给交了”
  “当然是交保护啦......”那人拍了拍桌子的口袋,鄙夷的斜了着眼睛抬头道:“这只是第一次而已,以后每月月中和月尾你们都要交钱,交了就可以在同兰街吃住,不交的话那我们就得请你们出去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