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134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算起来法旨是几天之前才写的,可是判官带走了黄巢可是刚刚发生的事情。

  “除了归老先生之外,我还要去向广仁大方师、火山大方师和广义师兄,以及广孝禅师去送交法旨。要事在身,就不打扰几位了。”说话的时候,童戚振已经对吴勉、归不归的方向行了半礼。看他的样子,礼毕之后就要离开。
  “别忙着走,老人家我还有事情要问你。”看着童戚振着急前去传达法旨,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有件事还是和你说一下的好,刚才我老人家已经遇到了黄巢。他亲口说那个在幕后操控的人就是公孙屠,老人家我有年头没有看见他了。
  也不知道这个公孙屠现在还在不在你们大方师的身边……”
  “是公孙屠……”童戚振惊愕的长大了嘴巴,缓了一下之后,才再次说道:“公孙屠一个月前之已经回到陆地,原本半月就应该回去见大方师的。不过他借口要去寻找炼制法器需要的天才地宝,又向大方师续假至今无归。您这么一说,他确实有作乱的嫌疑。”
  几句话说完之后,童戚振转头对着跟着自己回来传达法旨的一名方士说道:“陆柬,你回去向大方师通禀这件事,我继续传旨,顺便去寻找公孙屠的下落……”
  “不用特意回去,广义他们再过一会也能赶到这里来。让他回去回禀吧,你们家大方师的毛病我知道。他每走一步都是算计好的,别打乱了你们大方师的计划。”归不归叫住了那名方士之后,继续说道:“你们也准备一下,公孙屠还有一个帮手就是你们那里的夏元秋。现在他已经被广义抓住了,十根手指都被折断也没说什么。广义可能要在船上用刑,你们帮着备准一下吧。”

  “这里还有夏元秋的事情? ”童戚振脸上出现了不可思议的表情。他轻轻的摇了摇头之后,继续说道:“不过平时也没有看到他和公孙屠走的近过,想不到他们俩会暗中勾结。”
  毕竟童戚振和夏元秋同门一场,当下也不忍心准备船上要用的刑具。只带人在这里等着,什么时候广义带人来到这里。向广字辈的同门行礼之后,他们再行离开。
  见到了孙猴子和人参回来,吴勉、归不归也没了心思,当下留在码头上等着看热闹。趁着广义众方士还没到的档口,老家伙笑眯咪的和童戚振拉起了家常。向他询问平时在海上都做什么,看在这个老前辈的份上,童戚振一五一十回答了归不归的问话。
  “听广义师兄所说,我们和之前陆地的宗门也差不多。早上起来广义师兄会带着我们上早课,白天轮流做一些类似修补船只之类的活,没活干的人就各自修行。晚上没有大事的话,还是由广义师兄来上晚课。每逢初一十五,晚课由大方师亲自授业。”
  “那倒是和之前的宗门差不多,那会是广仁带着人做功课,现在轮到广义了。”归不归听了之后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说起来当初火山背着广仁离开之后,老人家我就一直没有再遇到他们。也不知道这两位大方师怎么样了,当初大家一起从阵法里面逃出来的,他们师徒俩最近好像彻底消失了一样,再没露过面。”
  听到归不归说到了广仁、火山师徒俩,童戚振也跟着叹了口气,随后说道:“之前有师兄在吐蕃见过两位大方师,不过那也是几个月前的事情了,现在两位大方师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童戚振的话刚刚说完,突然听到码头外面一阵骚乱。就见十几个方士带着已经成了残废的夏元秋到了码头上,为首的一名方士,正是他刚刚提过的广义。在码头上见到了童戚振,广义也有些意想不到。远远的和吴勉、归不归打了声招呼之后,便对着他说道:“是童戚振吗?你不在大方师身边,来到陆地做什么?”
  “回广义师兄的话,我奉了大方师之命,回来向您和其他几个人传达法旨。”说话的时候,童戚振已经迎着广义走了过来。他一边走,一遍取出来另外一张绢帛。双手将绢帛送到了广义手上之后,这才继续说道:“我在海上巧遇了广信师兄和叛逆蒋合先,现在他们已经乘坐我的快船继续进发。算着时间差不多也该见到大方师了……”
  说话的时候,童戚振有意无意的看到了夏元秋已经残废了的双手。刚刚他听了归不归所说有关这个人的事情,想不到再见的时候,夏元秋已经变成了这个模样。童戚振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不再去看这个人……“你传法旨的时候,再多说一句,就说已经查明,公孙屠就是操控这一切的幕后黑手。广仁、广孝等如果发现此人行踪的话立即捉拿。”看到了童戚振之后,广义也跟着松了口气。他恭恭敬敬的看完了法旨收好之后,一边指挥手下的方士将夏元秋押上大船,一边继续对着手下一个方士说道:“还有件事情要你去办,找到夏元秋双亲转世的魂魄。把他们拘来。我要用这两个魂魄撬开他的嘴巴,你把所有的事情都倒出来。给你两个时辰的时间做法,不要误了我开船……”

  听到广义这么说,原本低着头不言不语的夏元秋突然好像疯了一样,对着这位广字辈的师兄说道:“我犯的罪我自己承担!关双亲的魂魄什么事?广义,该说的黄巢都是说了,你还要问什么只管问就是,你还要怎么样?”
  “还要怎么样?要你说实话。”广义狞笑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公孙屠精于算计,一定早有暴露的对应。黄巢现在不在了,我要你有什么就说什么。如果敢藏私,我就把你爹妈的魂魄魂飞魄散。”
  “广义师兄,此事没有大方师的授意,你便如此的话有些不妥。”这时候,看到夏元秋的脸上已经没有了一点血色,童戚振微微皱了皱眉头,走到了广义的身边,继续说道:“他就算犯了天大的罪过,也不应该血亲连坐吧?”
  广义看了夏元秋一眼,随后对着迟迟不敢行动的方士说道:“怎么,还要我亲自动手吗?”
  老人家我说一句,一人做事一人当,夏元秋就算犯了天大的罪过,也不至于连累已经转世轮回的爹妈吧?”这个时候,归不归凑了过来,笑眯眯地看了脸色涨红的夏元秋一眼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再说了,你们大方师也从来没有这样的连坐法……”
  “这是我们方士的私事,不劳外人多言。”广义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继续对着夏元秋说道:“在见到大方师之前,我要知道你和公孙屠所有的计划。除了你和蒋合先、韩中仙之外,大方师身边还有谁是你们的内应,你们每次见面说的每句话我都要知道。如果有什么错漏的话,有一处错漏我便送你一位血亲烟消云撒。你最多只能错漏两次……”

  日期:2018-06-01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