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22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峰被炸没了的那一条腿,就是他荣誉的勋章!
  第二天,张峰就亲自去找了唐诚几人,对方一见他来是因为鄢然的事,顿时都吓趴趴了,在石牌村张姓是大姓,南方一带宗族势力非常的大,张峰要是和唐城过不去的话,他根本就是寸步难行,再加张峰的身后还有一堆年轻力壮的退伍兵跟着。
  安邦和张峰一直聊到中午,当一股菜香味传来的时候,两人的长谈才嘎然而止,顺着味走出去后他们见外面的一番光景就全都呆愣住了。
  厨房里鄢然系着围裙,擦着脑袋的汗水正炒着菜,桌子已经摆了三个菜了,她儿子坐在一张椅子手托着下巴着妈妈在那挥汗如雨的忙活着。
  从屋里到屋外,具有单身汉特征的房子被收拾的一干二净,杂乱无章的东西全都被归拢好了,地面扫的是一尘不染,这房子现在干净的令人发指了。
  男人是懒是不爱收拾,但就算再脏的男人也喜欢干净的地方,人不是猪不是什么环境都能呆着的,肯定是越舒服呆着就越心旷神怡。
  鄢然又弄好两个菜之后,转身着目瞪口呆的两个男人,笑道:“大哥,你们还缺什么嘛,缺的话俺再去弄”
  张峰感叹道:“有女人和没有女人的日子,还真是不以一样啊”
  安邦干咳了一声,道:“弄几瓶酒,就完美了”
  “我去买······”
  这一顿饭,从中午安邦和张峰一直喝到了傍晚,喝到最后两人的眼睛都迷离了,屁股明显有点坐不住了,到后来两人到战场的事后,就搂着彼此的脖子在那抱头痛哭。
  一下午的时间鄢然就领着孩子坐在两人身边静静的听着他们诉着战场的往事,从头到尾都没有插过一句话,询问过一件事,菜凉了她就去热热菜,酒没了就主动给倒,完美的诠释了一个合格女人的特征。

  晚,张峰倒在自己的卧室里人事不省后,鄢然又搀着安邦去了另外一间房,她则是和孩子睡在了隔壁。
  这是鄢然背井离乡来到广州后真正意义度过的第一个夜晚,尽管人在他乡人生地不熟,但这晚她睡的很踏实很安全。
  一夜过后,张峰起来去工厂,家里就剩下安邦和鄢然外加一个孩子,这气氛就略微有点尴尬了,当日子平静下来之后男女间独处的种种不自在就冒了出来。
  两人后来实在没什么聊的了,安邦就主动打听了下鄢然的情况,了解了下之后才知道这个女人确实过的挺不容易的。
  鄢然今年二十八岁,十七那年她父母收了五十块的礼钱之后就把她嫁给了邻村的一个男人,隔年她儿子鄢伯熹出生了,她嫁的这个男人好吃懒做还打人,整天什么也不干只知道吃喝玩乐,要有啥优点的话那就是长了一副白脸的模样,十分讨女人喜欢,但就因为这样,两人结婚没几年这男人就扔下他们母女跟一个女人跑了。
  后来鄢然一个人挣扎着把孩子给拉扯大了,母女俩就指望着几亩地生活,可去年黄河泛滥田全被淹了,今年收成又不多,真像是她所的那样,家里已经穷的揭不开锅了,她这才受了马大姐的蛊惑,带着孩子来到了广州,如果在老家真要是有一点法子的话,她恐怕都不会这么折腾了。
  两天之后,张峰给鄢然和安邦在自己的厂里找了份活干,一个当装卸工一个当包装工,三人都是二十四时倒班,轮流岔开正好有人也能着点孩子,当安邦落脚广州逐渐平稳下来的时候,京城那边对他的追捕依旧没有放松下来。
  并且这段日子里,鄢然的儿子不知道为什么对安邦有一种很强的依赖感,只要他在家这孩子就几乎缠在他身边,到后来甚至晚的时候都挤到他床去睡觉了。

  这是个沉默寡言但心思却非常通透的孩子,他和鄢然的感觉是一样的,觉得在安邦的身边会没来由的有一种很强的安全感。
  一晃十几天过去了,安邦和鄢然也逐渐习惯了在广州的生活,除了天气让人有点不太适应以外,生活平平淡淡的也算过的挺舒坦了。
  京城,赵六民的家里。
  安邦出现在郑州的第二天,赵六民就联系不少顽主和佛爷去郑州在暗地里追查他,同时警方也加大了力度,但早已跑到广州了安邦就跟人间蒸发了似的,任他们如何翻找都肯定找不到他一点的踪迹。
  几天后,赵六民和唐刚就断定,安邦人果然就是在郑州转了一下,然后就赶往下一站了。
  “火车站没有他的信息,他也不会从正规渠道登车离开的,云南和两广,他到底能跑到哪去呢······”赵六民有点愁云惨淡,安邦人只要脱离北方地界,再想找出他可就太难了。
  “其实我有个法子,可行性很高,成功性也很大,但就是需要你冒险”唐刚着赵六民,阴霾的道:“如果成了,六爷你就能一劳永逸了,就你敢干不敢干了”

  赵六民沉声问道:“什么法子?”
  “既然我们找他找的这么劲,劳心又劳力的,那不如就干脆引他出来好了,与其守株待兔还不如引蛇出洞了”唐刚这人的脑子堪称奇葩,在当亡命徒的这些年里,他几乎自修成才,成为了一个军师级的人物。
  这个连学都没毕业的男人,被追捕的十年中全凭自身的能耐躲开了警方的追缉,直到最近一两年他投奔赵六民以后,身的事才被压了下去人也能大摇大摆的出现了,八年逃亡让他升华到了智商与武力并存的角色,这是一个现代版的常山赵子龙。
  “行,你接着下去”
  唐刚一脸阴霾的道:“在国内办了他其实代价比较大后果也可能会很严重,咱们别忘了,他可是出身万岁军的,如果我们强行做了他的话,连锁反应恐怕会很大······六爷,你过段时间不是打算去香港病的么?”

  赵六民顿时就反应过来唐刚是什么意思了,他不得不承认唐刚这个法子的确乃是之策了。
  两天前,在京城遍了医院之后,赵六民的火就大了,医生告诉他以国内目前的医疗水平来讲,他的问题是无法医治的,除非去国外或者香港那种医疗技术发达的地方才有可能。
  恰巧,赵六民在香港那边也有关系,这个关系是他父辈那边带下来的,于是两天前他就联系了香港,对方昨天给了他一个肯定的回答,他的问题兴许有希望能够医治。
  所以,过段时间赵六民就打算办了手续,去一趟香港,把他的裤裆给根治一下,而这时唐刚所的那个万全之策也由此产生了。
  唐刚所的万全之策就是把安邦给引到香港去,在国内如果强行做了他的话代价太大了,如果安邦的关系借此发挥的话,容易给赵六民的头扣一顶嫌疑人的帽子,以后一旦被揪出来线索是可以要了他命的。
  一个逃亡了十年没被逮住的亡命徒加一个在京城混了大半辈子的顽主,两人坐在一起嘀咕了一阵,就计将安出了!
  把安邦引到香港,赵六民和唐刚带着人过去,再加赵六民在香港那边的关系,一个大坑就已经挖好了,等待的就是安邦自己往里跳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