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19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个年代的老年人,多数都不会讲普通话,安邦和他们沟通起来很困难,一路他问了很久最后才在一个中年人的嘴中打听到了张峰的家在哪,不过对方告诉他,张峰去厂里干活了,今天正好是夜班得要明天才能回家。
  张峰的父母早逝,当兵前没结婚腿没了一条后就更结不了,家里就他一个人,安邦没辙,找到张峰的家后人就蹲在了房子外面的院墙下,打算对付一夜等明天张峰回来再。
  着天色渐黑,安邦翻了翻包里的钱,见还有些剩余就拿着钱去买了两瓶二锅头和熟食还有一包烟回来了,独自坐在地吃喝着。
  同样是石牌村,和安邦隔了三条街道外,一行人走了进来,鄢然牵着孩子的手怯怯的着四周打量自己的人,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些人她的眼光很怪异,**裸的眼神中泛着色茫茫的光。
  街道,坐着几个光着膀子正喝酒的人,见马大姐领着鄢然回来之后,就打了个招呼,其中一个汉子起身走了过来,眼神很有侵略性的打量了她几眼后,伸出一根手指抬起了她的下巴。

  “啊,你干什么?”鄢然跟受惊了的兔子似的慌忙退了几步,身子撞到一个男人身,胳膊顿时就被捆了。
  鄢然挣扎了几下没挣开,惊慌的冲着马大姐喊道:“大姐,他,他们要干嘛?”
  那汉子冲着马大姐点头道:“成色不错,你这个老乡稍微打扮一下应该能当个聚宝盆,马姐这次干的挺漂亮”
  马大姐笑了笑,指着旁边的孩子道:“唐诚,我领来个大的,还送了个的,岁数是大了一点,不过也能卖个不错的价钱了,怎么样?”

  叫唐诚的汉子低头了眼鄢然的儿子,摸着下巴寻思了下后道:“还行,卖到外地或者给人送去当二指禅都可以,蚊子在也是肉,卖点钱就是点吧”
  鄢然蒙了,挣扎着不解的问道:“大姐,你,你这是要干什么?不是带着我来打工的么,你要卖什么?”
  马大姐转头道:“妹子,去当厂妹有什么前途?一个月下来也不过就赚个几十块钱,大姐啊给你介绍了个好的行当,钱赚的多而且还不受累,往那一躺就行了,你稍微会来点事一个月两百三百也能赚,至于你儿子?这不就是个拖油瓶么,大姐打算给他找个好人家,碰到有钱人从此以后这子就不愁吃穿了,不比跟着你强啊,大姐这不是也为了你好么,啊?哈哈,哈哈”
  鄢然的儿子着母亲被人给绑住了,又听到旁边的人要把他给卖了,虽然才十来岁的年纪但多少也懂些事了,有点明白自己娘俩是碰到了什么。
  孩子忽然张嘴就朝着旁边按着他的男人手咬了过去,狠狠的撕咬了一大口。
  “啊......”对方的手顿时被咬的血呼啦的,咒骂道:“兔崽子,你他妈的属狗的啊?”
  孩子挣脱开之后低头就朝着搂着鄢然的一个人冲了过去,一脑袋撞在了对方的身,嘴里喊道:“妈妈,快跑,快跑”
  “这还真是个犟种挺有脾气的”唐诚朝着手下使了个眼色,一个男人抬腿就踹了过去,孩子顿时被踢的倒在了地,对方弯腰一把就把人给拽了起来,挥起巴掌甩在了孩子的脸。

  “啪”鲜红的印子下,孩子的半边脸都肿了。
  鄢然崩溃了,儿子就是她的命根,她哭喊着道:“不要打了,我求求你们放了他吧,他还是个孩子,你要做什么我都答应你们”
  唐城冷着脸哼了哼道:“崽子别不知好歹,给我老实点,不然我把你的腿给敲断了扔到街去要饭.....你们,把人给我送到屋里关好了,要是不老实就给我狠狠的打,直到打服了为止”
  鄢然和儿子全都被拖进了屋里,任她们如何哭喊都没有,四周有路过的村民和行人全都视而不见,好像这一幕很平常似的。

  那个年代在广州的这些城中村里,这种事非常的多见,人们完全都见怪不怪了,不知道有多少女人被从各地拐到这里,然后就会面临着两个下场,要么是被打服了然后给卖到外地去一辈子都难跑出来,要么就是给调教好了,然后开始接客,其惨无人道的程度就是一天到晚都闲不下来。
  至于孩子一点的会给卖出去,大一些的基本就是打残了扔到街去要钱,要么就是送给偷儿去当掏包的二指禅。
  本来憧憬着美好生活背井离乡来到广州的鄢然和儿子,就碰到了这种状况,大的要当站街女,的要被卖出去给人当儿子了。
  三条街道外,安邦靠在战友家的院墙下,抽着烟喝着酒,心里始终都觉得有些烦闷,虽然已经到了夜晚没有太阳,但天气十分的闷热,汗水一直不断。
  “咣当”喝完一瓶酒,安邦的眼神已经有些迷离了,打了个哈欠歪倒在墙下,闭眼睛打起了盹。
  有句话叫树欲静而风不止,让安邦没想到的是,他本来想着到了广州之后要夹着尾巴做人,静候风声渐弱然后再返回京城图谋要了赵六民的命,但让他万万意料不到的是,就在不久之后,他刚来广州的第一天就没安静得了。
  一栋二层民房里,鄢然双眼通红的被关在一间屋子里,房间的窗户被木板给钉死了只剩下几道缝隙来透风,房门紧锁着。
  鄢然这个时候彻底明白过来了,自己被老乡马大姐给骗了,落在了人贩子的手里,等待她的将是惨绝人寰的日子,最主要的是儿子不知道会落个什么下场。
  晚十点左右,房门打开,喝的醉醺醺的唐城摇摇晃晃的走了进来,带着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眯着眼睛道:“你这个女人虽然二十多岁了,还生了个孩子,但脸盘实话真挺亮的,起来比那些十七八岁的姑娘还要招人喜欢,别有一番韵味,实话我还真舍不得把你给送出去接客,把你留在身边也能玩个两三年不腻歪,不过谁让我现在缺钱呢,那就没办法了只能指望着你捞一笔了,但是在这之前老子得先尝尝你的味才行”

  鄢然哭着缩到了墙角,晃着脑袋嘴里喊着不要抱着两腿哭道:“求求你,放过我,放过我好么,我要我的儿子,你把儿子还给我吧,我可以给你干活给你打工,挣的钱全都给你,你放过我们两个吧好么?”
  唐诚一脸狞笑着道:“打工?呵呵,你可够天真的了,你当个厂妹一月能挣多少钱啊?你要是去接客的话几天挣的都比你一年赚的还多,老子蠢到家了才会放过你......你乖乖的给我老实点,你要是敢不听话,我就让人把你儿子给揍个半死,打残废了扔到街去”
  鄢然愣了,呆呆的着来到自己面前的唐诚,这一刻她感觉自己的天都要塌了,她自己无论受多大的苦遭多大的难她都不怕,唯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儿子,唐城那一句话无疑让她如遭雷劈。
  唐诚脱掉衣服穿着裤头就扑到了床,来就骑在了鄢然的身,他伸手一把扯开她的衣,然后低头就凑了过去。
  鄢然被这一幕给刺激到了,绝境之下想到儿子的下场,一张原本梨花带雨的脸忽然泛起了一抹狠色。

  着唐城凑过来的脑袋,鄢然突然抬起头用力的将自己的脑袋撞在了唐城的头。
  “我,草”唐城捂着脑袋的包,刚要破口大骂,鄢然突然跟疯了似的用极大的力气挣扎着把他给从身掀了下去,她起身后张开嘴一下就扑到唐城的身,奔着他的脖子就咬了过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