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885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让他们先冷静下来,随即将要筹建夔牛祭坛的事情告知他们,最后安慰他们说,“不出意外,这次就能彻底治好小王励了。”
  他们二人听完便是一顿感激涕零,立马就要给我跪下磕头。自古以来,只有天地君亲师受人跪拜之礼,我岂能让他们对我行如此大礼,便连忙制止了他们。王坤此时脸上异常的兴奋,立即给他的叔父王永军去了电话,告知我已经回来的消息。挂断电话不到半小时。王永军便匆匆赶来,见到我第一眼则是问此次前去可有损伤。
  这王永军不愧是生意人,笼络人心的手段着实高明。我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无恙,他才开口询问是否小王励的事情有转机了。我将先前的话原封不动的告知他,他这才安心下来。与此同时,祭祀恶灵走了出来,站在离我不远的位置一声不吭。我见状,这才想起昨晚他对我说的话,可眼下这么多人在场,此事又不好此时拿来议论。
  最后还是王永军眼尖,看出了我脸上轻微的变化,招呼着王坤夫妇二人下楼给我们准备早饭去了。等众人离开,祭祀恶灵这才走过来。我将胖子和张坎文都叫了过来,准备一起商量这件事情。在这件事情上,祭祀恶灵有着绝对的发言权,可问及该如何筹建夔牛祭坛的时候,他却是一脸茫然,表示并不知晓。
  这倒是让我觉着有些意外了,不过忽然一转念,便想到了此时还躲在青灯古卷中的柳如絮。起初圣母庙中的那个夔牛祭坛便就是他所立。想到此处,我立马将柳如絮唤了出来。几秒之后,柳如絮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这还是我从地宫出来之后,第一次见到他,没想到此时他的魂魄已经凝实了许多,看来在青灯古卷中恢复得不错。

  他刚一见到我则是躬身一鞠,道了一声主上,接着询问唤他出来所为何事。我一时间没有回他,只是将坐在我身边的张坎文与他介绍,随即又向张坎文告知柳如絮的身份来历。张坎文听后立马站起身来。朝着柳如絮拱了拱手说道,“原来是龙虎山的前辈,失敬失敬。”
  柳如絮见状,则是拱手回礼,说往事不堪一提。我示意让柳如絮坐下。随即便问起关于夔牛祭坛的事情。从他嘴里得知,这夔牛祭坛是他当年还在龙虎山的时候,在藏书阁中的一本破旧的典籍中发现的。典籍中介绍过夔牛祭坛的用途,跟我们之前猜测的一样,夔牛祭坛能够连通两个毫不相干的地方,达到缩地为寸的目的。
  据他所说,筹建夔牛祭坛本身并不是很难,不过想要将两个地方连通起来却是要先找到那地方的某种东西作为吸引,才能真正发挥夔牛祭坛的功效。
  我大概是明了他的意思,也就是说。我们想要沟通此处和小王励体内的世界,就必须要找到某种存在于小王励胸口里那地方的东西作为接引。可我们清楚的知道,小王励那胸口里面幽深的地方是九幽,我们是活人怎能去得了九幽。
  想到这里,我忽然转过身来看向祭祀恶灵。他便是从九幽归来,或许他会有办法。祭祀恶灵或许是看出了我心中所想,也没说话,只是朝着我微微点头。我见状,不禁安心下来。准备开口询问他,可他接着便冲我摇摇头,似乎不愿将此事说出来。我思索了片刻,这才明白他的意图,一直以来他蚩尤的身份就只有我一人知晓,若是此时说出他便是从九幽回来之人,兴许会将他暴露。这么一想,这件事情还是不说的为好,以免引来诸多麻烦。

  我顿了顿身子,告知柳如絮接引的事情我来想办法,让他专心筹建祭坛便是,接着又问他何时能够建好,需要做些什么准备。不料他却说只需要夔牛头骨就行,夔牛本就是上古异兽,体内蕴含着巨大的能量。当年他在圣母庙中建夔牛祭坛的时候,只是花了很长的时间去寻找有关蚩尤的东西,却没在夔牛头骨上做过手脚。
  听他这么一说,我算是明白过来了,敢情事情的关键就在祭祀恶灵身上。我扭过头看了祭祀恶灵一眼,然后抬腿走了过去,小声的问他是否有把握。得到他的肯定之后,我这才放心的将夔牛头从相柳袋中拿了出来放在茶几上。
  张坎文见状有些惊讶,问道。“这便是上古异兽夔牛?怎么像是鹿头一般?”
  我没有回应他的话而是转向看着柳如絮问道,“只要头骨即可?”

  见他点头,我这才调动体内的真元,大手一挥将夔牛头上的皮肉全部抹去,只剩下墨绿色的头骨铮铮发亮。众人接着就是一阵惊呼。我见状也是一怔,看来柳如絮先前说的没错,这夔牛头骨的确是蕴含着极强的能量。
  待众人一阵观摩之后,我将夔牛头骨交到祭祀恶灵的手上,小声的提醒他务必要小心。他接过头骨转身就要朝着小王励的房间走去,却被我伸手拉住了胳膊。他转向看着我,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问道,“还有何事?”
  我原本想让他不要为了恢复实力的事情而伤了小王励,可又觉着这句话从我嘴中说出有些不妥,喉咙只是动了动始终没有开口。他或许是猜出了我想说什么,下颚微微一点,道,“我自有分寸。”
  说罢他便转身进屋,还叮嘱我不要让任何人来打扰。我点点头。眼下的情况也只好相信祭祀恶灵了。
  众人见祭祀恶灵一个人带着夔牛头骨进了小王励的房间有些不明所以,尤其是张坎文明显一头雾水,立马站了起来,似乎要质问我。
  不等他开口,我赶紧摆摆手,打断了他,然后对众人解释道,“有些事,我不方便说,不过这件事情只能交给他来办。”
  张坎文显然是对祭祀恶灵有些不放心,平日里祭祀恶灵是以小僵尸的身份出现,先前小僵尸还没有灵智的时候倒也没什么。只是现在祭祀恶灵在他体内,已经相当于一个正常人了,再加上张坎文对祭祀恶灵的事情一概不知,平日里并无交集,而且在这种关键时刻让祭祀恶灵一个人进去,着实让他起疑。
  我示意他冷静,他的想法我很清楚,不过此事我们任何人都插不上手,小王励的性命只能掌控在祭祀恶灵的手上。就在张坎文还要追问之时,我察觉到小王励屋里面传来一股强烈的巫炁波动,看来祭祀恶灵已经动手了,随即屋里面传来了小王励的哭喊声。
  听到这哭声,张坎文立马就皱起了眉头,三步并作两步,就要冲进去。此时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好在胖子率先冲了过去将他拦了下来。胖子在任何情况下对我都是保持绝对的信任,加上先前在流波山他也见过祭祀恶灵的实力,虽然他并没有询问我,但是我还是能感觉到他已经知道了什么。或许是在等我亲口告诉他。所以,胖子有此举动我一点也不奇怪,反而是张坎文,见胖子把他拦住了,调动体内的道炁就要攻击胖子。可手刚拿起来却又咬咬牙收了回去,转身看向我,眼神里充满了怒气。

  我还从未见过张坎文这副模样,可转念一想,他有这样的反应也合乎情理。这一年多以来,他和小王励日夜为伴,或许在他眼中他和小王励之间早就超出了师徒的情分,甚至比得上父子情谊。想到这里,我走上去拍了拍张坎文的肩膀道,“张大哥,你相信我不?”
  日期:2018-04-04 06: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