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骇闻录——绝对惊耸!!!》
第33节

作者: 魔手魔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5-25 14:48:40

  第三十六回 六盘水之“女鞋”
  99年我因公务在“六盘水”呆了半年,其间听来不少当地奇闻。
  说某煤矿机械公司有个老职工,大概97左右吧老伴死了,因为儿女都在外地工作,他也退休了,吃了饭没事干,就出来到处走,逛逛公园,或者在“响水河”边看人下棋。
  以前他也要出来,但都跟老伴一起,老伴走了,他就一个人,说大概在老伴死后第二个月,有人发现老职工身上发生一件怪事,经常看见他穿错鞋,经常看见他左脚穿的是自己的鞋子,是一只黑皮鞋,右脚也是一只黑皮鞋,码子大小也差不多,但有个“鞋拌子”,还绣了一朵花,还有一个很浅的鞋跟,明显是一只“女式鞋”。

  有人就奇怪,以为他不小心穿错了,就说大爷,这是谁的鞋子,你穿错了,他总是回答我老婆子的,然后第二天看见他出来散步,怪了,还是左右一边一只,右脚还是他老婆那只,此后第三次第四次,都这样穿,他也不解释,有人就在背后分析,是不是他一天到晚想念自己老伴,脑子想出毛病了,不然一个正常人谁会这样穿。
  说当时都这样以为的,但某天有人突然纠正,说:根本不是这个原因,至于他为何这么穿,说起来还有点奇怪,怕你们不信。
  接着此人就解释,说前一天碰见老人儿子,说起这件事,他儿子说:你们不要嘲笑他,他这样穿是我的主意。
  那人问:为何要这样。
  他儿子说:我父亲不是喜欢出来到处走吗,我母亲死之前他二人就喜欢出来,但都是我母亲带着他,因为他天生是个‘路盲’,天生不认识路,有时候在他们厂区都要迷路,我母亲死后,他很伤心,在家闷了一个月,闷得有点老年痴呆了,后来他坐不住,又要出去走,他又不喜欢在周围走走,喜欢走得老远,结果出来了好几次都迷路,好几次我在上班都接到丨警丨察电话,说你老爸走到XX路,找不到路回家了,后来有一次,他头天晚上喝了点酒,把我妈的遗物拿出来看,早上起床时候一个迷糊,就把我妈的一只皮鞋穿上,然后出门,结果说那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一路上都能很清楚的记得方位,那天他从‘九洞桥’一直走到‘凉都儿童乐园’,一路上都很清醒,最后居然沿原路返回,当时他自己也感觉奇怪,就给我打电话说,我就说,那你以后就这样穿吧,他说,被别人看见要讥笑,我说,妈妈一路陪着你,你还怕别人笑?他听了后,说,对,那我以后出去就这样穿。

  (完)
  日期:2018-05-25 15:18:09
  第三十七回 六盘水之“毛衣”
  六盘水有个“河滨公园”,98年时候发生一事,不知真假。
  说公园里面那阵子出现一个女人,50多岁不到60的样子,戴一副眼镜像一个高校老师,来了后固定坐在某张长椅子上,也不干别的,就干一件事——打毛衣,毛衣颜色很土,是那种七八十年代的“泥巴黄”,样式有人观察过,明显是男式,当时有人就想着她肯定是给自家男人打,要么儿子要么老公。
  据说也没人搭理她,她呢也很少主动跟人对话,只管低头打,最多跟几个长期在公园溜达的婆婆说几句话,人家就问她“你给家里哪个打”,她只是笑,逼急了就只说三个字“男人家”,后来也没人再问,据说她打毛衣技术不怎么好,最开始那件男式毛衣打了足足三个月,打完后,人家以为她不打了,谁知第二天她又提了一袋子毛线来,还是那种“泥巴黄”,又开始打,这回不是毛衣,这回是一顶帽子,据说打了3天还是4天,帽子完成了,过了一天,又提来一袋,又开始打,打了几天,发现这次她打的是一条毛裤,也是男式,明显是给同一个人。

  当时公园里就有好事者分析,说她又是毛衣又是毛裤,应该是打给她老公的,因为现在的孩子不可能喜欢那种颜色,太土了,这点得到大家认同,但很快有人反馈来一条消息,一下把上面判断否定,原来这女的其实就住在附近一个小区,她原单位是附近XX技术学校的,是个退休老师,至于为何不是打给她老公,很简单,那个男的早在5年前得病死了。
  紧接着又有消息反馈过来,说,毛衣毛裤也不可能打给她儿子,因为她就没有儿子,她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在XX区教育局,二女儿在XX文化宫,那么这就奇怪了,她天天“巴心巴肝”打毛线,又不像是拿出去卖,那到底打给谁。

  就在大家疑惑不解时候,谜团在一个月后居然被解开,而真相无人能够猜到。
  日期:2018-05-25 15:26:04
  当时是这样,说某天附近某小区抓了一个小偷,此人在当晚连续偷盗三家,本来前两家都没有察觉,在偷第三家时候被房主人发现,而该房主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位技校老师。
  后来对小偷进行审问,他交代当时如何被发现,情节既好笑又诡异,原来当时他进入那家人卧室,看见一男一女在床上睡觉,盖着一条薄单,男的面朝上直直躺着,女的身子侧向男人,一只手搭在后者胸口,当然当时小偷也是瞟了一眼,随即四处观察房间情况,感觉没什么“搞头”,就准备撤出,说这时那女人突然翻了个身,一下把被单从男人身上扯开,小偷顿时看到诡异一幕:他这才注意到,那男的竟然戴了一顶浅色毛线帽子,身上穿了一件同色毛衣,下身套了一根同色毛裤,其中毛裤只有一半,下面还连着几根毛线针,小偷说他当时被这个“人”的穿着惊呆了,因为没见过一个人睡觉居然穿毛衣毛裤还戴帽子,再说了,当时气候已经炎热,怎么会这样穿着,小偷就朝那男的瞟,又发现一个惊骇之处:那“男人”浑身雪白,双眼直勾勾盯着天花板,竟然是一具塑料男模,当时他吓得惊叫一声,女主人也同时惊醒,小偷立马逃跑,在小区门口被人抓捕。

  之后,关于该技校老师跟一具“塑料男模”睡觉这个问题在当时困扰了人们很久,直到第二年就是99年时候,才传出一个情况,才算基本解释,原来在98年初时候,技校老师参加了一起“同学会”,其中有个男的,在上海工作,据说二人在高中时候女的追过男的,但没成功,那次见面是二人几十年第一次重逢,当时女方老公已死数年,男方则有家室,据说二人当时聊得非常开心,互动亲热,后来又发生何事就不清楚,反正过了几天男方就回上海。

  上述情况来自一个人,此人跟二人都是朋友,他最后还透露了一个骇人情况:他不知从哪里搞来一张照片,正是98年那次同学会合影,里面人群中有个女人,笑靥如花,正是技校老师,而她右边站了一位男士,手搭在女人肩头,50余岁,白白净净,戴了一顶毛线帽,穿了一件毛衣,当然,都是土黄色。
  (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待续首页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