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骇闻录——绝对惊耸!!!》
第32节

作者: 魔手魔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原来当时有个人来接站,是她公司专职司机,二人朝出站口走的时候司机告诉她,说才出了一个车祸,是车站一个调度告诉他的,说有一辆往昆明开的客车在玉溪过去一个叫“双营”的地方不知怎么回事,一下开到右边路基下方,运气好,刹住车了,不然下面就是悬崖,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朋友听完,感觉不对劲,问:从哪里到昆明?
  司机说:不知道。没问。
  朋友说:能否带我去了解一下。
  于是二人找到那个调度,调度说:从XX县发车。
  朋友说:是不是19点10分。
  调度说:对。你怎么知道?
  朋友说:车祸具体是怎么回事?
  调度说:不清楚。可以帮你问一下。

  当时就说了这些话,过了两天,公司那位司机告诉朋友,说:调度才打了个电话过来,说了一个情况,但叫他不要到处说,因为里面有几个问题无法解释,车站方还在调查。
  朋友就问:什么情况。
  司机说:据说当时车祸发生原因非常奇怪,该客车是一辆双层卧铺车,出事时间是凌晨2点03分左右,刚过“玉溪”,开到“双营”位置时候,有人突然把一件衣服蒙到司机头部,他就下意识踩刹车,结果因为速度过快,发生侧偏,冲到路基下方,还好刹住车了,不然后果不堪设想,之后调查“行凶者”,却查不出来,因为当时车上所有人都在睡觉,最关键一个证词来自那个“换班”司机,因为这种卧铺都有两个司机,另外那个司机作证,说他没注意那件衣服是如何套住他同伴头部的,因为他当时马上准备“换班”,已经醒了3分钟了,他敢肯定当时他同伴身后肯定没人,这个确定无疑。

  朋友问:那件衣服怎么回事?

  司机说:我正要说这件事,就是调查那件衣服后才查出了后面的内容,那件衣服是一件棉袄,经辨认是第4排中间下铺乘客的,他也承认棉袄是他的,当时睡觉前他搭在铺盖上的,就问他棉袄怎么跑到司机头上去的,他说出一件奇事你要不要听。
  朋友问:什么奇事。
  司机说:他说之前他一直在睡觉,某个时刻突然听到上方床铺“嘎吱”响,就像有人翻了个身,他当时就奇怪,因为上方床铺没有睡人,这点也得到两位司机的证实,上面那张铺位根据车站出票记录,是卖出了票的,但很奇怪,此乘客没来,之后行驶途中也一直没人睡,空着的,所以当时底下那位乘客听到上面传来“翻身”的声音,就有些恐惧,之后据他说,上面又“翻了”几下“身”,大致是两下,之后就停止,恢复正常,但也就不到半分钟,该乘客反映,说突然有一股“阴风”从其面部划过,之后就听见前方驾驶室司机在吼叫,之后车子就冲出路基,当时好几个人从上铺掉下来,他也差点滚下来,还好,拉住了栏杆,后来问了一下,没死人,但有两个重伤,至于那件棉袄,当时一片慌乱,也没注意,还是后面他们询问过来,才发现不见的。

  朋友问:你再确认一下事故时间是什么时候。
  司机说:这个有记录,的确是2点03分。
  朋友问:你说那个上铺卖了票,但是没人来,这是怎么回事?

  司机说:其实那个人来过。
  朋友说:来过?什么意思?
  司机说:是事发车司机回忆起的,他说他们本来是19点10分开,当时车停在XX县客运站,他跟同伴正在底下吃饭,大致18点50左右,发现上去一个人,是个男的背了一个黑色皮包,上去后爬上一个上铺,躺在上面,他们当时也没多心,想的是乘客在等发车,后来过了几分钟,该司机去上厕所,回来时候那位乘客不见了,他当时也没问他同伴,后来同伴回忆,该乘客在那个上铺躺了5分钟左右,又下车了,他也没问,后来才确定,那张上铺就是后来没乘客的那张,之前那“怪人”应该是该铺位乘客,也不知道此人买了票,为何最后没来,当时开车时候他们还专门等了10分钟,还通过广播在候车室找人,但此人一直没来,之后就开车了,再之后就出了事。

  日期:2018-05-25 12:09:02
  朋友说,差不多一个月后她又得知一个情况,也基本解开了此事真相。
  说这事的是XX县客运站一位职工,跟朋友比较熟悉,据此人说,事故发生一周后,车站查出一件事,关于那张“上铺”,原来之前有一起纠纷跟它有关,说是半年前,也是这辆“卧铺”,也是同一个司机,在一次跑昆明途中因为一个急刹,导致车内一男性乘客从上铺摔下,因撞击头部昏厥,后经会诊确认为“二级伤残”,该乘客家属找到车站闹,要打官司,车站方却说根据条例,这种情况乘客方负主要责任,双方你来我往,互不相让,后上法院,裁定乘客方负70%责任,乘客家属不服,据知情人透露,他们正暗地里找人,想报复那位司机,但因为是小道消息,也没引起车站房重视,直到发生那起事故,之后找人调查,说该乘客家属两个月前的确从“巍山县”找了一个高人过来,但谁也没见过此人面目,是男是女,至于“车祸”是否就是此人在背后使坏,无人知晓。

  (完)
  日期:2018-05-25 14:17:28
  之前写完上述故事,我专门给那位朋友发了一条微信,就刚才她回复了,说那件事后续她也不甚清楚,她现在不在茶叶公司了,“勐海”那边也好几年没去了,只是不知哪年听说那件案子好像最后客运站赔了钱,20万还是多少,就算基本解决了,至于那位司机还开不开那条线,之后有没有碰上“蒙头”的情况,她完全不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