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骇闻录——绝对惊耸!!!》
第31节

作者: 魔手魔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为那一线跑得多了,这种情况司空见惯,朋友也不稀奇,车停好,上来两个丨警丨察,目光犀利,在朋友位置前停下,对坐前面一位乘客说:请下车配合检查。
  那人是个40余岁瘦子,穿一件空捞捞的棕色西服,背了一个黑皮包,也不说话,站起来慢吞吞下车,朋友注意到此人嘴里坑坑洼洼,缺了不少牙齿。
  这时丨警丨察已经在车里“巡视”一圈,又叫下去两个乘客,都是又黑又瘦,三个人站在车门边,回答了几句,各自取出行李,那“缺牙”只有一个黑包,就打开让一个丨警丨察翻看。
  这里必须交代一句,当时朋友坐第三排右边,离车门很近,所以下面发生的事情她看得一清二楚。
  当时检查完“缺牙”的皮包,那丨警丨察又叫他摸出身上物件,“缺牙”就尽数摸出,无非就是钱包,烟,火机,车票之类,零零碎碎全部丢在地上。
  丨警丨察当时手里有个手电筒,他看了看,突然朝“缺牙”右边裤袋照去,同时厉声说:还有一样。请拿出来。
  “缺牙”明显迟疑了一下,当时他右手正搭在裤袋上,闻言,还是一言不发,伸手进去摸索一阵,摸出一个小纸卷。

  丨警丨察就接过,打开一照,朋友说当时她在车上看得很清楚,是一张客车票。
  就见丨警丨察照了一阵,脸上露出一个奇怪的表情,用电筒朝“缺牙”脸部照了照,回头去叫另外一个丨警丨察,说:来,过来看一下。
  那丨警丨察像是个头儿,走过来,之前那位丨警丨察就把“纸卷”递给他,又从地上捡起之前另一张车票,也递上去,丨警丨察头儿看了看,也露出疑惑的神情,把两张车票拿在手中朝“缺牙”扬了扬,说:怎么回事。怎么买两张?
  “缺牙”终于开口,说:我去玉溪。不买票怎么去?
  丨警丨察头儿说:那这张呢,19点10分,XX县到昆明,这怎么解释?
  车窗后面,朋友也感觉异常:这个“缺牙”身上竟有两张车票,都是从XX县出发,一张跟她一样,20点05从XX县到玉溪,另外一张,竟然是19点10分同一个车站去昆明,这就说不通了,他为何要买这张车票?
  朋友就来了兴趣,趴在窗户边,等待“缺牙”的解释。
  “缺牙”闷了一分钟,开口,说:买错了。

  丨警丨察头儿明显不信,说:买错了?不会吧,你连自己想去哪儿都不能确定?
  “缺牙”低头没吭声。
  丨警丨察头儿追问:你身份证呢?
  “缺牙”说:掉了。正在补办。

  丨警丨察头儿问:你做什么工作。哪个单位。
  “缺牙”说:没单位。我是个木工,做点零活。
  丨警丨察头儿问:看来你思维很正常啊,那为何要同时买两张车票,一张去玉溪一张去昆明?
  “缺牙”说:本来去昆明,那边有活路,后来又通知说没得,说玉溪有。
  丨警丨察头儿点点头,说:那,你为什么不退票?

  “缺牙”沉默了几秒钟,说:来不及。快8点才接到通知。
  丨警丨察头儿沉默一阵,说:那好。你把联系电话说一个。
  “缺牙”就说了一个号码,是玉溪的一个座机号,丨警丨察做了记录,之后叫他收拾好东西上车。
  “缺牙”就迅速收拾,上车,坐回原位,就是朋友前面第二排右边,这时另外两位乘客也上了车,明显都通过了检查,车子于是启动。
  朋友说,当时看见“缺牙”身上有两张车票,也觉得奇怪,但听此人那番解释,也感觉合乎情理,就没再多想,但是随之“缺牙”的一个举动,却顿时让她疑窦又起,她说她当时看的异常清晰,当时车子驶离“检查站”,“缺牙”正侧脸瞟下面的丨警丨察,朋友说,就在车头偏离的一瞬间,她发现“缺牙”浅浅的,同时又很诡异的笑了一下。

  而就是那个“诡笑”,让朋友心里“突”了一下,她马上意识到此事不是这么简单,“缺牙”一定撒了谎,那张到“昆明”的车票一定还有另外一个不为人知的图谋,而后面的发展也印证了她的预感,只是没料到,真相比她想象中更加凶灵。
  日期:2018-05-25 10:22:33
  朋友说,她此后一直暗中观察“缺牙”的动向,但此人却一直规规矩矩坐在位置上,没有任何异样。
  大致到了两点钟,刚经过“元江县”,当时整个车内都在睡觉,朋友也迷迷糊糊,但不知怎么,也许有预感吧,一直没睡死,这时她听到前面传来一个奇怪声音,“吱吱吱”像有人在磨牙,睁眼一看,发现声音就来自那个“缺牙”,从后面看,他两个腮帮子左右移动,明显在磨牙,声音很恶心。

  朋友就盯着此人看,后者“磨”了一阵,大概不到一分钟,突然站起来,慢吞吞朝驾驶室走,同时脱下了身上那件西服,朋友说当时她都懵了,心说“他要干什么”,这时“缺牙”已经走到司机身后,那司机明显感觉不对,猛的回过头,这时就看见“缺牙”做出一个怪异举动:他双手高高提着西服,猛的朝司机脑袋“罩”过去,但就那么一下,很快又缩回来,司机明显吓一跳,厉声问:你做啥?

  “缺牙”却一声不吭,穿上西服,慢吞吞走回来,一屁股坐下。
  司机马上一个急刹,靠边停车,这时有几个人被惊醒了,东张西望,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就见司机几步走过来,指着“缺牙”恶狠狠说:你刚才想干啥。说。
  “缺牙”却一直耷拉着脑袋,就像睡着,司机不干了,用力推了推“缺牙”脑袋,后者一下醒了,问:你做什么。
  司机说:我做什么。我问你想做什么。
  “缺牙”说:我在睡觉。我做了什么。
  旁边有个人问:怎么回事。
  司机指着“缺牙”说:他刚才想拿衣服套我脑袋。
  “缺牙”回答:什么衣服不衣服,我一直在睡觉,啥时候套你脑袋。
  这时有个人说:他是不是在梦游。
  这句话一下提醒了司机,他就问“缺牙”:你是不是有游梦症?
  “缺牙”摇头说:不知道。
  司机指着他,恶狠狠说:老实点。你再乱来,小心我把你丢出去。
  说完回到驾驶室,继续开车,车内又安静下来,都继续睡觉,只有朋友暗暗心惊,她说当时她已经断定,“缺牙”刚才那个“罩头”举动绝对不是梦游,应该是有意而为,但具体用意她却怎么也猜不出来,之后客车继续行驶,而“缺牙”一直呆在座位上没有任何异动,3点10分时候到了“玉溪市”,在车站,朋友听来一件刚刚发生的怪事,顿时毛骨悚然,而“缺牙”之前所有怪异举止瞬间得到了解释。

  日期:2018-05-25 11:49:54
  继续。
  当时是这样,到站后都下车,她专门观察了一下“缺牙”,此人背着包一言不发朝出站口走,很快离开,朋友说她其实还有点遗憾,因为之前看见“缺牙”如此奇怪,还以为能看一出“好戏”,谁知道之后什么也没发生,当时就想是不是自己过于敏感,但事实告诉她之前的判断没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