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骇闻录——绝对惊耸!!!》
第30节

作者: 魔手魔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2010年左右我认识一人,是“武汉卷烟厂”一名区域销售经理。
  当时不知怎么,说起他们厂最贵的烟,在座都知道是“黄鹤楼流金岁月”,一万五一条,她又问,那你们知不知道最便宜的烟是什么,我们说了几个,她都摇头,然后说出一个烟名——“游泳”,她说七十年代时候卖3分钱一包,说完上述话,她又很神秘说,其实关于“游泳烟”还有一个可怖传闻,就发生在你们云南文山州富宁县。
  她说事情大致发生在05年,富宁县一个镇,具体名字她不清楚,说某天镇上一位郑姓男路过一片田地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叫了一声“喂”,也是男人声音,岁数颇大。
  郑某就到处查看,发现周围无人,正纳闷,又听到“喂”一声,然后“笃笃”有人敲墙,声音来自右边,他循声一看,顿时冷汗就出来了,原来他发现声音竟然来自路边一座“老房子”。
  何为“老房子”,销售经理给我们解释了一下,说这其实是当地一种民风,当地人在死亡之前喜欢给自己提前挖好坟墓,在上面盖一座砖屋,一米高,两米见方,中空,外面封死,只等主人死亡,再打开屋子,把棺材埋进去。
  当时那奇怪“男声”就来自路边一座“老房子”内部,郑某就很奇怪,心说这种房子都是封死的,那人又是如何进去?于是走过去敲了敲墙壁,里面那人也敲了几下,明显是回应。
  郑某就问:你是谁。你怎么跑进别人的老房子里面去的。
  片刻后里面那人说:兄弟帮我个忙。

  此人口音当时听起来很怪,是本地口音,但有些咬字明显异常,郑某就说:是不是叫人把你放出来。
  那人却说:兄弟帮我个忙,你去找一下廖某云。
  郑某问:廖某云是谁。
  那人说:XX镇XX乡4组。
  郑某问:找他干什么?
  那人重复说:XX镇XX乡4组。
  郑某好奇,说:我知道了。关键是找他干什么。
  那人又重复第一句话:兄弟帮我个忙,你去找一下廖某云。
  郑某说当时他开始感觉不大对劲,感觉这个情况跟他想象的不一样,就回答:这样老哥,我先找人把你放出来,你自己去找。
  说完这句,里面却没声音,郑某好奇,敲了敲墙壁,说他敲了几下后,突然从墙缝里面塞出来一个白色东西,一看,竟然是一杆烟,他好奇接过,发现是一杆很奇怪的烟,没有过滤嘴,烟尾处有两个小红字“游泳”,他说他从来没听说这个名字,就夹在耳朵上,这时里面那人又重复说了第二句“XX镇XX乡4组”。

  郑某没办法,回到镇上通知人,大家一听都感觉奇怪,于是分成两拨,一拨拿了工具去找“老房子”的主人,看他们允不允许破墙,另外一拨直接去了XX乡,到了该乡一问,的确有一个叫廖某云的人,是个女性,但几年前已经搬到县城去住了,于是给其一个熟人联系了一下,熟人也住县上,就给廖某云联系,电话通了却一直无人接听,熟人感觉不对,赶到其居住地,是一栋小区5楼,说熟人在门口就闻到一股煤气味道,赶紧通知119,后来破门而入,发现廖某云晕倒在厕所,赤身裸体,原来她当时正在洗澡,热水器漏气,再晚个半小时,性命不保。

  而另外一拨人也找到了“老房子”主人,得到允许,敲开砖墙,发现里面空无一人,而中间的地上,放了一个烟壳,捏成一坨,里面是空的,包装上写着“游泳”二字。
  最后的信息是,廖某云的父亲叫廖某德,本地XX镇人,1976年在湖北“十堰”某稀土矿场因一次矿难死亡,一直没找到尸体。
  (完)

  日期:2018-05-24 17:47:31
  第三十四回 边陲异闻之“弹指”
  04年我在“保山市”出差时候听来一事,还有点意思。
  讲述者的老公在市客运站上班,她说客运站附近有个公厕,两年前出了个怪事,某天有个车站职工,该职工是她老公朋友,说他进去方便,正蹲在那里,忽听隔壁“包间”发出两声异响,明显是用手指去弹木板,当时他没多想,过了半分钟,那人又“蓬蓬”弹了两下,位置跟之前相同,在隔板中间某个部位,过了半分钟,又弹了两下,之后只听那人很快站起,开门走出,很快离开。

  职工就感觉不对,先不说此人三次“弹击”隔板,此人从站起来到离开,也就短短数秒,明显没有“揩屁股”“提裤子”“栓皮带”以及“冲水”等动作,这就奇怪,他明显不是进来方便的,那他蹲在“包间”里面做什么。
  当时也是奇怪,也没多心,出去跟厕所管理员说起此事,管理员说,他知道这个人,这段时间来过几次,50余岁,是个秃子,穿一身蓝布衣服,之前从没见过,之所以印象深刻也是前天听人说此人蹲在一个“包间”里面弹隔板,过程中不发一声,情形大致跟职工所说相同。
  职工多了个心眼,问:他当时蹲哪间?
  管理员说:不知道。没问。

  当时就说了这些,此后几天职工去该处上厕所,没有碰见此人,过了大致一月,他从一装卸工口中得知一件事,说车站附近有个男的,是个“鸡头”,就是“招嫖”的,前阵子此人身上发生一件奇事,此人只要一接手机,对方还没说话,他前额就会“蓬”的狠狠挨一下,就像有人用手指弹他“波罗”,而当时他周围并没任何人,搞得他从此不敢接那部手机。
  职工就说:那简单,换一个号不就行了。
  装卸工说:不行。那个号他之前花钱叫人到处打了广告的,电线杆,招待所,厕所都写的是这个号,换了很麻烦。
  职工听了这句,似乎明白一件事,马上问:他那个号是多少?
  装卸工说:我以前找此人要过“货”,好像是132开头,后面记不住。
  职工说:你跟我来,看是不是那个号。

  说完二人来到那个公厕,找到其中一个“包间”,那天职工就在该“包间”左边那间听到“弹指”声,在隔板中间,果然发现一个“132”开头的号,装卸工很肯定说:对,就是这个号,出了什么事?
  职工说:是就好。有人找那个“鸡头”寻仇。
  装卸工问:是谁。
  职工回答:不要问。也不要说出去。那个人你我都惹不起。
  (完)
  日期:2018-05-24 19:56:27
  我是04年听来上面这故事的,说实话当时我基本不信,一个人用手指隔空就能“弹”人,这也太玄了,又不是小说。
  直到2013年,我一个朋友给我说了一事,说是他亲眼目睹,我才相信世上真有这些“奇术”,并非妄言。
  日期:2018-05-24 21:52:38
  第三十五回 边陲异闻之“车票”
  我朋友是“玉溪市”某茶叶公司经理,因为业务关系,经常跑“勐海”一线。
  她说大致97年,某天她在“勐海”附近XX县办完事,坐末班车回玉溪,那时候没有高速公路,她是晚上8点05分上车,要开7个小时。
  上车后没什么说的,开了半小时,车子靠边停了,路边是个“检查站”,有边防武警例行“查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