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骇闻录——绝对惊耸!!!》
第27节

作者: 魔手魔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此事经过就全部写完。我后来问了一个朋友,他是“开远人”,他估计那男孩当时应该中了某种“毒”,要用黄豆粉来“消毒”,至于小贩说的男孩从下午1点过进厕所,然后3点钟的时候还在里面,他是否真的在里面呆了2个小时,这个不得而知,至于他在里面“抠墙壁”,朋友说,这个倒有可能,这个他听说过,应该在“散毒”,顾名思义,就是把体内的“毒”发散出来,至于具体中了什么“毒”,朋友说,那些地区,不好说。

  日期:2018-05-22 17:24:46

  第三十回 边陲异闻之“换钱”
  2007年我在“景洪”听来一事。
  讲述者是一个小车司机,45岁,河南人,当时几个朋友在喝酒,他说2000年左右他跑了两三年的大车,运水果,主要跑河南——云南边境专线,南下送“灵宝苹果”“民权葡萄”,北上拉香蕉芒果,99年底,他得到一个消息,说从老挝拉香蕉很来钱,于是跟一个老乡也是开大车的一起到了“磨憨镇”,经朋友介绍,联系了一位“货主”,第一趟跑了500公里,一辆车挣了8000元,感觉很不错,于是继续在货主手下干,其间发生了一件稀奇事,他倒觉得无所谓,这时说出来助助酒兴。

  他说99年有一次他跟老乡又去老挝运香蕉,那次任务很重,要开1400公里,到老挝一个叫“所腊湾”的地方装货,再运回“磨憨镇”,运费也不错,20000元,那阵子没有护照,也不太懂法,是“货主”请了一个当地向导,准备偷偷翻山过去,其实就是偷渡,因为来回时间长,为了方便,向导就叫他们“换钱”,就是用人民币换老挝“基普”。

  于是二人就在磨憨口岸边上找到几个老挝人,都是中年妇女,找她们兑换了货币,那阵子10元钱能换11000“基普”,因为知道那头物价很低,他就换了50元,那位老乡则摸了两张百元大钞出来,他就问为何要换这么多,老乡说用不完拿回去给小孩子们耍。
  换了钱,三人上路,之后就发生了各种古怪事件。
  日期:2018-05-23 10:13:29
  当时是这样,二人偷渡国境,翻过一座山后进入老挝境内,开了不到100公里就出了事,朋友的车子左前轮陷入一个泥坑。
  本来在外跑车,这种情况很正常,但那天却不对头,河南人说,他跟朋友都开的解放牌重卡,他在前,朋友在后,当时是一段泥巴路,老挝穷,基本都是这种路,他开过去没事,朋友的车子却突然“脑袋”一歪,陷进一个深坑。
  三个人跳下车,都觉奇怪,这里有两处疑点,第一,朋友的车是一辆“双后桥牵引”,照理说这种车型基本不会“陷坑”,可当时就陷进去了,还有,朋友是紧跟在他后面的,可当时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突然往左边打了一下方向盘,那儿正好有个坑,就“怼”了进去。

  奇怪归奇怪,也没多心,因为实在弄不出来,导游就在附近找本地人高价租了一辆装载机,当然是他二人出钱,七手八脚才弄出来。
  于是继续上路,第三天开到目的地,装好货,往回走,当天无事,第二天半路上朋友车子又出了状况,底盘一个V型螺栓突然掉了,当时都觉得古怪,因为来之前都要“检车”,当时螺栓还好好的,再说了,那种螺栓就算车子翻了,都不会松,就不知道当时莫名其妙怎么会掉。
  还好车上有备货,上好后继续开,当晚在一处地方歇息,在喝啤酒时候,又有情况,当时喝的是一种老挝啤酒,玻璃瓶装,朋友刚拿起一瓶,还没去开,“蓬”一声爆了,炸得朋友一脸是血。
  于是三个人就有点警惕了,联系到之前种种异常,都说朋友来之前肯定干了坏事,去“窑子”找了鸡,因为像他们这种跑大车的都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中途干什么不管,但出发前绝对不能去找“鸡”,不然要“霉路子”。
  朋友却赌咒发誓,说绝对没有,他至少有一个星期没碰女人了。
  当时就说了这些,也是半开玩笑半认真说的,大车司机嘛,什么苦没吃过?也没在意,第二天继续,眼看就要到中老关卡了,又出了件怪事,而这件事就完全找不到答案。
  日期:2018-05-23 11:28:59
  当时是这样,二人开到一个检查站,离边境不远,因为是必经之路,躲不掉。
  这里要说明一点,老挝对过境车辆的载重跟尺寸限制比国内严格得多,车货总量不能超过50吨,高度不能超过4米2,一旦超高或者超载,处罚力度非常大。

  于是二人下车接受检查,先测他的,合格,又测老D的,老D就是那位朋友,一测,57.9吨,超重7.9吨,程度属于“重度”,要罚款。
  二人当时就懵了,因为事先在“所腊湾”装货时候都称过,老D的车重是50.2吨,超重200公斤,但可以忽略不计,但现在撞鬼了,怎么称出个“57.9”吨,这多出的7.7吨从哪里冒出来的?
  懵归懵,秤摆在面前,只好认栽,交了罚款,二人当时判断一定是在“所腊湾”时候搞错了,于是继续上路,翻山,偷渡回来,还好没碰上国内的边防丨警丨察,回到“磨憨镇”,下货,再次称重,怪了,老D的车重50.2吨,竟又变回来了。
  这下都搞不懂了,就说是不是老挝那个检查站在搞鬼,但几个经常跑这一线的人都说,不会,人家严归严,不会作假,至于重量为何会变来变去,却没人说的上来。
  当时就这样。也没人去深究。过了两天吧,几个人在“磨憨镇”喝酒,席间说起此事,有个湖北人表情异样,此人是个做红木家具的,长期在边境活动,他马上叫老D把左手伸出来,看了一阵,又叫他把身上东西摸出来,要全部,老D不明就里,还是摸出来,那人从中取出一摞钞票,正是之前兑换的“老挝基普”,他看了看,说:这钱不对。

  都没听懂,老D说:对的。都是真钱。
  那人说:我不是说它。
  老D问:那你说的是什么?
  那人说:你心里有数。
  据说这句话一说完,老D的脸色显得很尴尬,在场的人就问他怎么回事,老D却很尴尬的笑,不发一语。大家就问那湖北人,此人指着老D,说:这事只能他自己说出来。
  因为老D一直不解释,在座的也不好追问,等喝完酒,河南司机就单独问老D,老D说:他刚才之所以没解释,一个是说出来怕大家嫌弃,第二,他打死也不会相信那湖北佬说的是真的。
  河南司机就问:到底什么事。
  老D说:我们出发前不是去兑换了钱吗,当时我兑换了两百元,其中一张是假钱。这的确是我的不是,但是你要说这次在老挝碰上的事情就跟这个有关,我绝不相信。
  河南司机说:这件事你的确不对,我听说老挝人平均一天收入就两三元钱,你这一整,那个妇女两个月白干,我记得当时她背上还背了一个娃娃。
  老D说:是。那张假钱是某次结账时候收来的,当时没注意,结果一直用不出去,那天那个老挝妇女多半对假钱认不来,看也没看就揣进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