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骇闻录——绝对惊耸!!!》
第26节

作者: 魔手魔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鼓捣”是成都话,意思是“强迫。不讲理。”
  小冯朝地上一看,发现一张座椅下掉了一溜头发,有三寸多长,半寸宽,明显是女人头发,一问详情,才知是这样:当时都在看,前排那女人突然回过头,说有人在扯她头发,那平头也回头质问,三个小伙就抵回去,说“逑大爷扯的!”,那女的死咬说肯定有人在扯,扯完还剪了一下,于是平头摸出打火机去照,先是发现女人头发右下侧短了一截,很突兀,明显是剪断的,再照地面后发现那簇,于是诬赖三个小伙,后者哪里肯干,三言两语就干起来。

  小冯同学就问:你们真没剪?
  那三人说:真没剪。我们疯了,剪人家头发。
  小冯同学说:那怪了,头发怎么会自己掉下来。

  一小伙说:肯定她有掉头发的病。
  其中一小伙心细,捡起头发,发现前端很齐整,明显是剪刀剪断的,这下都搞不懂了,这时候小冯想起之前“影子”的事,就开口询问,其中那位心细小伙说,当时好像看见有三个影子,但就那么一下,所以也没多想,至于是不是一个“驼背”也没看清。
  因为急着回家,当时就说了以上内容,此后整整一个星期没有再去,直到6月中旬考完试,小冯才跟几位同学再去“沙影”,其中有之前那位,到台球厅玩耍时候碰上一人,是三小伙其中之一,那人表情神秘,说“你们知不知道那个平头的鸡鸡差点被鬼割了”,小冯等人不解,那人于是说出骇人一幕。
  日期:2018-05-22 15:30:04
  按那小伙的说法,后来是这样:那平头是“沙影”附近某学校“后勤处”干部,女的是该校“绿化队”临时工,二人是情侣关系,但平头其实有个老婆,还未离婚,老婆实际上家境很好,父母皆为该校教师,但她本人在“校医院”上班,但据说这人脾气很怪,经常耍小姐脾气,个头还高,有一米七,穿起高跟鞋比平头还高,所以平头私底下经常说他在家根本抬不起头,经常被老婆训斥,这还不算,平头私底下说,他老婆有“性冷淡”,一年都来不了几天,所以结婚三四年一直没有怀起,也不知道是谁的责任,于是他就开始偷偷在外“偷腥”,那个临时工女人就是那阵子“搅起”的,搅了几个月,其间该男被老婆骂过几次,他一气之下就开始不回家,之后就发生录像厅“剪头发”事件,一开始该男没往老婆那边想,结果那起事件后的第三天,女工人好像头发又莫名其妙被剪过一次,具体情况不明,之后不知何故,该男开始怀疑是其老婆在后面捣鬼,于是回家质问,质问情况不明,之后女工问该男情况,该男说“你最近注意一个人,是个女驼背”,女工问“注意此人干啥”,该男没有说明,一个星期后某天早上,当时二人在“沙影”附近“68”招待所开房,早上起床,女工发现铺盖里面出现不明黑色毛发,似乎是该男的**,一检查,发现该男丨内丨裤里面全是**,明显是用剪刀剪下来的,齐齐整整,而该男**光溜溜的,一根不剩,当时该男情绪失控,很快离开招待所回家,之后好几天没有跟女工联系,最后某天找到后者,说要分手,女工问谁下的手,该男说“是一个驼背女人”,说完这句就离开。女工后来找人去问,得知一事,很恐怖,说有人发现该男老婆前段时间有好几次跟一个“驼背女”在沙河“木材厂”那一段的河边一起走路,那人来历不明,40余岁,短发,酒糟鼻,穿一件碎花衬衣,黑裤子,二人那段时间被发现了几次,但后来没有被发现,女工得知此事,偷偷跑到“木材厂”那边去打听,竟然问出了“驼背女”来历,此人竟然是个精神病,是木材厂一个大车司机的前妻,至于得病原因,据说是跟该司机离婚后,该女身上出现一个很恐怖的怪癖,喜欢拿剪刀跑到街上去剪不认识的女人的头发,原因不明,被人殴打了数次,却愈发严重,至于她跟学校那位女医生如何认识的,无人知道,但是此人93年5月份后就一直没看见人了,她在厂里面有一个单间,据说5月份后就一直没回家,厂里也不见人,都不知道她跑哪里去了,反正也是个女疯子,也没人去询问,其实从内心来说,巴不得她不回来,至于现在生死如何,无人知晓。

  (完)
  日期:2018-05-22 16:21:51
  第二十九回 边陲异闻之“黄豆粉”

  2004年前后我听来一事,发生在“蒙自”某县。
  具体是谁说的我忘记了,说蒙自有个屏边县,县客运站门口有个卖糍粑小贩,几年前某天他正在营业,来了一对父子,穿着像乡镇上人,他以为他们要买糍粑,那位父亲却说:我呢某要糍粑呢,给我包黄豆粉格合?
  这句话意思是“我不要糍粑,给我黄豆粉行不行”,贩子当时就奇怪,问:你要黄豆粉作哪样。
  那父亲说:你莫管,我给钱。
  来者是客,于是他就装了一小包,说一元钱,那人就摸了一元给他,然后让那个娃娃吃,那个娃娃七八岁模样,病恹恹的,像是晕车,接过黄豆粉,直接往嘴巴里倒,也不要水,使劲嚼,然后很费力吞下,吞完,那父亲又摸出一元钱,说再买一包,小贩就又装一包,那个娃娃如法炮制吞下,那父亲观察一阵,摇摇头,摸出一个“十元”,说:再装五元的。

  小贩这下不干了,说:再装,我都没了。
  那人说:求你了,再装五元。
  小贩没办法,装了一包,说十元。那父亲说才这点,为何收我十元。小贩说你要不要,不要算了。那父亲没办法,把钱给了,递给男娃娃,男娃娃就继续倒,继续吞,还是不要水,其间呛了数次,咳出来的全是粉粉。
  小贩就忍不下去,说:喝点水嘛。
  那父亲说:不能喝,喝了没效果。
  之后男娃娃把那包吃完,抱住肚子,似乎很痛,父亲就问小贩哪里有厕所,小贩说候车厅左边,二人就朝候车厅走,步伐很急,当时大概是中午一点左右,小贩就继续卖,大概两点快三点的时候,他内急,喊熟人把摊子看好,跑进候车厅,结果发现那位父亲蹲在厕所门口抽烟,明显在等人,那男娃娃不在身边,小贩跑进厕所,进了一个“包间”,正方便,听到隔壁“包间”传来可怖声音:里面明显有一人,正不停用手指甲抠墙壁,抠一分钟左右,发出呕吐声,呕吐一阵,停一两分钟,又用手指甲抠墙壁,然后又呕吐,就这样反反复复,小贩说当时他已经听出来隔壁那人发出声音是个男童,看情形,正是那个男孩,于是他没有吭声,解完手离开厕所,出门时候那位父亲看见了他,二人对望一眼,皆沉默不语,之后他迅速离开,在候车厅一个拐角停住,回头观察,十多分钟后男孩才从里面走出来,摇摇晃晃,被其父亲扶到座位上坐好,二人就一直坐在那里不动,小贩担心生意,就出去了,此后大致5点半的时候,他抽空进候车厅看了一眼,那父子二人不见了,也不知道是出站了还是坐车走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