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骇闻录——绝对惊耸!!!》
第20节

作者: 魔手魔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为发现血迹,该住户马上报警,结果查出一个恐怖信息:该“凤凰”自行车的主人是一位女工,家住另外XX区XX建材厂宿舍,于7天前一次车祸中身亡,时间是当天凌晨4点到5点之间,至于案情是:当时该女工骑一辆“凤凰”自行车去城北XX建材城送货,在XX路口跟一辆拉货的三轮正面相撞,女工倒地后头部撞击路边石墩导致颅内出血而亡,而据三轮车师傅交代,当时在撞击之前,他清楚听见女死者在尖叫“铃铛没了”,此后躲闪不及,两车相撞,现场检查其自行车,发现铃铛果然不在,后据死者父母说,应该是头天下午下班后被小偷偷走。

  女工情况基本清楚,现在就有一个疑问,这辆“凤凰”女车是何时被何人“搬”到“测绘院”宿舍里面来的,这里必须说明一点,为何用“搬”不用“骑”,因为该车前胎完全变形,根本无法骑行。
  而据死者家属反映,当时该“凤凰车”被交警检查后,被家人取回,就放在自家楼下,当时正准备卖给收旧货的,结果那天发现,车子不见了,当时因为不知道被何人取走,本身也是一辆烂车,也没有追究。
  此事过了数天,之前那辆“凤凰”已被死者家人领回,那天单元一楼一家住户在清理门口箱子时候,发现一个鞋盒,里面放了五个自行车铃铛,其中一个,正是“凤凰”牌,而之后,有人反映,说该测绘院宿舍里面有几个小男孩,长期在外面偷盗自行车铃铛,这五个铃铛绝对是其中一位偷盗后藏于此处的,至于此小孩是谁,当时也没人去查,大概是都知道此事利害关系。
  (第十八回 完)

  日期:2018-05-16 13:04:55
  第十九回 边陲奇闻之“钱夹”
  之前我在思茅市认识一个朋友,叫小况,老家在“西盟县”,原先是搞木材的,后来转行做药业,他给我说了好几件当地奇闻,其中有一件是他亲身经历。
  他说大概04年时候有一次坐车从“西盟”到邻近某县办事,当时他一个人坐最后一排,前面一排坐了三个人,一个村妇,一个中年男,一个小伙,开了一半小伙下车,这时小况发现小伙之前的座位上有一个黑色钱夹,应该是他不小心掉落的。
  小况当时就想招呼他,但不知怎么回事没喊出声,他说那个钱夹很长,拉链是拉开的,里面露出一叠百元大钞,粗粗估计有一千余元。
  他当时就心跳加速,但马上意识到不对:这会不会就是传说中的“丢包计”。
  于是他冷眼旁观,前排还剩两人,那位村妇坐在靠窗位置,一直看着窗外,应该没发现,而那位中年男明显发现了钱夹,此人穿一套油腻腻的绿工装,像是某个机修厂的工人,只见他明显表情有异,脑袋没动,但眼角余光却时不时瞟瞟钱夹,又瞟瞟小况,显得很鬼祟。

  小况说他当时就暗自好笑,他已经断定“绿工装”是小伙一伙的,二人设局,就等着小况入套。
  于是他不动声色,一直僵持了大概半个小时,这时发生一件意外:“绿工装”像是等不及了,伸手抓住钱夹,迅速塞进工装里面。
  小况当时就懵了,心说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设局行骗者自己把钱夹塞进去了。
  奇怪归奇怪,他也没吱声,就等着看后续,总觉得此人是否在实行第二套“方案”,谁知“绿工装”却一直没动静,坐在原位闭目养神,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般。
  又等了10余分钟,前方传来手机响,司机在接一个电话,接完,他把车子往路边拐停,从路边围过来三人,跟司机说了几句,上来二人,一个光头一个瘦子,都是凶神恶煞,直直朝后面走来,走到倒数第二排的位置,二人先看了看座位,然后看了看小况跟“绿工装”,其中光头说道:我表弟的钱包掉了,你们格看见了?
  小况当时一凛:看来这还是一出“丢包计”,这二人跟那小伙是同伙,就不知道“绿工装”在其中是何身份。
  于是他望向此人,那人却很奇怪,一直坐在那里,因为角度关系看不见脸部表情。
  这时那位光头又说:你们哪位把钱包拿了,麻烦交出来嘎。

  “绿工装”还是不动,这时小况发现此人脑袋耷拉,好像睡着了。
  正在僵持,那位村妇突然站起来,指着“绿工装”说:是他拿的,我瞧见了。
  这句话一出口,小况说他大吃一惊:看来这个不声不响的村妇才是他们的同伙,真是江湖险恶。
  光头二人一听,都恶狠狠注视“绿工装”,光头说:师傅你不要装睡了,快把钱摸出来,就几千块钱,摸出来就算逑了。
  “绿工装”还是不动,光头不耐烦,骂了一句粗话,扬手就给了前者一巴掌,同时骂了一句,让你**装!这时发生蹊跷一幕:“绿工装”突然朝右边倒去,如同喝醉,一下倒在村妇身上,当时事起仓促,小况不由站起查看,就见此人仰面躺在村妇身上,脸色死灰,嘴巴张开,双眼瞳孔散大,竟然死了。
  当时周围四个人都吓一跳,村妇一下子丨弹丨起来,“绿工装”一下倒在座位上,脸上表情死人般可怖,光头二人发现不对,那位瘦子马上伸手去探鼻息,很快缩回来,随后伸手进“绿工装”衣服内,摸出了那个钱夹,小况注意到里面空空如野,那叠钞票不见,应该是被“绿工装”之前取走,但瘦子二人似乎急于脱身,拿起钱夹就撤退,村妇也紧紧跟上,当然临走时候三人都狠狠瞪视小况,意思很明显。

  当时三人很快下车,走之前跟司机说了几句,司机竟然没过来查看,直接发动开车,当时倒数第三排坐了一个老者,也发现有人倒在那里,但可能因为害怕,扭过头没声张,后面就只剩下小况,他说他当时感觉此处不宜久留,于是抓起背包朝前排走,刚走一步,身后一阵动静,扭头一看,“绿工装”竟然坐起身子,脸色还是灰色,但嘴巴已经合拢,就看其双眼内两个瞳孔还是呈“散开”状态,当时情形非常诡异,把小况惊得居然无法挪动步伐,只有瞪视此人,就见后者抬起双手,两个食指摁住两边太阳穴,轻轻抠了几下,然后发生神异一幕:此人两个瞳孔突然开始收缩,很快缩成正常大小,放出正常目光,之后此人看了小况一眼,不发一言。

  当时情形就是如此,小况说他还是头一次看见一个人能自如控制自己眼球的形状大小,当真骇人听闻,后来此人提前在某处下车,之后小况在该路线坐了好几次车,再也没有遇见一次。
  (第十九回 完)

  日期:2018-05-16 13:20:17
  第二十回 边陲奇闻之“”
  不知是哪年,听说文山市有个卖药的婆婆很“神”。
  说那个婆婆是“马关县”人,长期在文山市“七花广场”上卖药,背了一个背篓,里面就装一种药,叫“崖糖”,这种药我在昆明见过一次,也是一个外地老头背了个竹篓在卖,形状颜色像红糖,硬度也相仿,不过表面呈蜂窝状,据说是一种药用石头,采自深山的山洞里面,买了后砍下一块,泡水喝,可以治疗气喘咳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