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骇闻录——绝对惊耸!!!》
第19节

作者: 魔手魔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姑妈也姓贾,那阵子喜欢到“解放路”旁边一个小广场跳“坝坝舞”,2011年时候,舞团有个领舞的,是市某某文工团退休职工,有一天请了病假三天,为了不耽误跳舞,介绍了另外一人来领舞,之前作了介绍,说该女跟她以前是同事,也是该文工团的,叫W姐。
  此人第一次来是晚上七点半,按惯例每天都是这个时间段开始,来了后此人也不说话,站在最前面,跟着音乐就开跳,跳了几下大家都感觉一事不对劲。
  原来此人跳的时候,动作很僵硬,好几个地方都跟不上节奏,明显慢半拍,那模样根本不像一个领舞的,倒像一个初来乍到学跳舞的菜鸟。

  当时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但碍于礼貌,跳的时候没人出声询问。
  跳完一曲,此人依然不跟其余人交流,叉腰站在中央休息,等舞曲又起,继续领舞,而姿势依然僵硬。
  就这样跳到十点左右,此人收拾一下,直接离开。
  等她走了,大家就议论纷纷,就说此人怎么回事,感觉还没我们跳得好。

  有人说:可能人家第一次来,紧张。
  有人回答:紧张有可能,但说她是文工团的我不信,根本没有舞蹈底子。
  有人回答:明天来了你问她。
  那人说:算了。你看她刚才那个样子,板着脸,话都不想跟我们说。
  有人解释:人家眼界高,看不上我们这些“坝坝太婆”也正常。
  第一天无话,第二天同一时间此人又来,还是一言不发开跳,舞姿依然慢半拍,跳了大概四五曲,在休息间隙,一位老大姐把两个同伴悄悄拉到一边,其中就有那位姑妈,老大姐说:喂,你们发现没有,此人有个事情好奇怪。
  姑妈当时就问:什么事奇怪。
  老大姐回答:我刚才一直在观察,发现此人领舞的时候,两只眼睛老是斜着往地上瞟。
  姑妈说:这有什么奇怪,人家又不是瞎子,想往哪儿看就往哪儿看,管你什么事。
  老大姐说:不对,我感觉她一直盯着那个方向看,好像是有意的。
  这时舞曲又响了,三人就归队,姑妈想起这件事,就偷偷跟第一排最左边一人换位置,在跳的时候就一直偷偷注视那人,果然发现异常,此人跳舞时候,双眼一动不动,斜睨左前方一处地方,姑妈顺着看去,发现那处地方是该人的影子。

  跳完这曲,休息时候姑妈把刚才那二人拉到一边,说:你说对了,她就是一直在看左前方。
  另一人问:左前方有什么。
  姑妈说:没什么,就是水泥地,上面是她的影子。
  老大姐说:你说对了,我之前就是发现她跳舞时候一直盯着自己影子看。

  另一人说:这也不奇怪,可能她想通过影子看一下自己的姿势。
  老大姐说:不对,她不是那种神情,我感觉她好像在——
  说了一半她没说出来,另一人问:好像在干什么?
  老大姐说:刚才我一想到这个结果我身上都起了一层鸡痱子,我感觉她在跟着影子跳。
  另一人说:你说什么我不懂。
  老大姐说:我感觉她一直看她影子,是在跟着跳舞,就是影子怎么跳,她就跟着怎么跳。
  此话一出口,把其余二人吓得身上发抖。
  这时舞曲又响了,是最后一首,在W女跳的时候,三个人目不转睛盯着此人的眼神跟影子,发现老大姐的感觉似乎是正确的,顿时都不寒而栗。
  跳完,此人走了,姑妈说她当时特意观察了一下此人的影子,拖在地上很长,跟随此人走远,看不出任何异样。
  等其他人都离开,三人又商量,老大姐说:这样看来她之前动作慢半拍就有了答案。
  另一人问:那咋办。
  老大姐思索一下,说:我想到一个办法,可以验证,但你们要配合。
  当即她说出该办法,姑妈二人犹豫之后还是同意,第二天她们如法炮制,却发生一件凶灵惨案,姑妈说当时的情景她如今历历在目。
  日期:2018-05-16 11:02:25
  她记得很清楚,那天W女照常出现,在跳第四曲的时候,姑妈突然跟那位同伴争吵起来。

  当然二人是头天商量好的,当时一个在第一排,一个在第二排,一开始只是假装拌嘴,当时舞曲未停,都在跳,那位W女边跳,边回头查看,这时姑妈依计拿起一个保温杯朝同伴泼水去,同伴假装躲藏,一下躲到领舞女身前,姑妈假装怒骂,劈头朝领舞女泼去,一下泼在其上身上,趁她整理衣服,姑妈立马朝底下望去,只见左前方此人的影子也在做同一个动作,看上去没有异常,她一时脑袋发热,保温杯一扬,竟然朝影子泼去,正好泼在其上,说这时发生了极度灵异一幕:只见从那影子里面突然斜飞出一个“黑物”,像是什么东西的影子,形状无法形容,大小如“猫”,速度如闪电,一下就不在了,姑妈大骇,正四处张望,突然感觉头皮一阵剧烈刺痛,一摸,手上有血,原来头顶处一块头皮连同头发竟然被生生扯走,力量来自头部上方半米处,而她清楚记得,当时周围两米没有任何人,那个扯走头皮的“鬼物”似乎是突然从半空出现并消失。

  之后就一片混乱,等稍微停息,大家左右观看,才发现那位W女不知何时已经溜掉,老大姐马上给之前那位领舞者打电话,此人说,那女人的确是她之前同事,但二人至少有五六年没见面,那天在某菜市场碰见,留了电话,后来生病才叫她顶替,至于此人目前家住何处,在何处上班,完全不知晓。
  当然,在问话时候老大姐并未说出“鬼影”之事,第二天原先领舞者回来继续,三人也说好,没有再提。
  过了几天,听来一个消息,说几天前有个垃圾工在一个垃圾桶里面发现一物,是一小块头皮,仍有血迹,带着一长溜头发,该垃圾桶位置就在广场西侧,离那群跳舞大妈只有不到十米远。
  此事至今无定论。
  (第十七回 完)

  日期:2018-05-16 11:17:43
  第十八回 贵阳XX测绘院“车铃铛”事件
  此事也是老万所述。
  他说大概在83年时候,贵阳XX区测绘院宿舍发生一件怪事,连续几天宿舍家属在晚上睡觉时候都要听到几声铃铛声音,明显是自行车铃铛,“铃铃铃”连续响几声,时间是凌晨时分,因为那个时间段大家都在睡觉,那个声音又很尖利,虽说只响了几声,此后就不响了,但是还是把很多人惊醒,特别是一些老年人,惊醒后就无法入睡。
  于是就有人提意见,说:哪位师傅在按铃铛,请不要再按了。当时想的是可能哪个小区家属早起,骑自行车出门时候按了铃铛,但是此后几天,铃铛声还是要响,还是在那个时间段,于是就有人不满,有人就在那个时间段不睡觉,专门蹲守在家中,看是何人这么讨厌,结果就发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通过观察,发现铃铛声出自X单元一楼,但是该时间段,没发现有人进出,更不用说骑车进出。

  大家就很纳闷,既然没人进出,那铃铛声从何而来,这个疑问一直持续了好几天,到了第7天,该单元一楼一户住户发现一个事情,单元门口不知何时停了一辆“凤凰”牌自行车,女式,型号为“24”,前轮像被什么重物撞过,轮圈弯得非常厉害,最可怖的是,龙头上还有一段血迹,缝隙里面还夹了几根女人的头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