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骇闻录——绝对惊耸!!!》
第12节

作者: 魔手魔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时妇人对面坐一中年男子,穿枣红西服,他应该也听到了“抠龟甲”声音,一脸厌恶,到后来实在忍不住,呵斥一句,大意是好好坐车,动什么动,中间夹杂了一句粗话,因为不雅省去。
  妇人当时很尴尬,涨红脸似在强忍,但身体还是在扭,奇痒难忍的感觉。
  旁边她儿子就询问了她一句,因声音很低,我未曾听清。
  妇人当时点了下头,少年起身欲走,妇人却一把拉住他,摇头似乎不同意,少年大约十五六岁模样,在母亲耳边低语几句,后者终于放手,少年走到过道,很快消失在前方车厢入口。
  本以为他会很快回来,谁知道等了足足三个小时,快三点时候他才出现,手中捏了一大坨东西,黑白相间像是丝巾,朝母亲使个眼色,后者明显犹豫,但还是站起跟随儿子离开,五分钟后二人回来,重新坐下。
  我当时不明就里,不知他母子二人神神秘秘在干何事,也不好询问,就继续坐车,坐了一阵发现一处异常:原来自从刚才他二人回来之后,妇人身体似乎突然好转,之前数小时一直在扭,抠,而现在只是稍微扭一扭,似乎身上那股奇痒被制住了。
  我心头好奇,这时候“宜宾站”到了,我赶紧把老秦拉下车,问及此事,老秦倒不以为然,说人家身上肯定有病,出门在外,莫管这些闲事。

  这时旁边一人忽问:你们猜那个儿娃子拿回来什么东西?
  我一看,正是那位“红西服”,他不知何时也下来休息。
  我就问,就他手里捏的那坨?
  “红西服”点头说嗯,说,那东西有问题,你发现没有,他不是把他妈叫出去吗,回来时候那东西就没看见了。

  我回忆一下,的确如此。
  正在交流,这时发现车厢里面有突发状况,我们座位周围突然围了七八人,其中一人情绪激动就像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我们赶紧上车查看,之后的情节只能用诡异来形容。
  日期:2018-05-15 10:16:54
  继续。
  当时三人就上车,回到位置,发现那群人正把那对母子围住,之前情绪激动的是一位肥胖男性,指着二人狠狠说:少装!交出来!
  红西服就问【怎么回事】。

  肥胖男指着母子二人,说:他们偷东西。
  红西服问:偷什么。
  肥胖男说:偷袜子!
  当时我们都不相信,偷什么的都有,还没听说偷袜子的,就问该男出了何事。
  肥胖男说他是那边X号车厢的,刚才在睡觉,突然感觉脚冷,睁眼一看左脚袜子不见了,当时还以为同伴开玩笑,结果起床一问,一位旅客指着前方,说有个男娃娃把你袜子扯走了,当时旅客以为是他同伴,没有吭声,他既然这样问,那就证明不是,旅客又说该男孩穿一件格子衬衣,扯走袜子后,头也不回飞快逃离,肥胖男大怒,追踪而来,一直追到我们车厢,发现男孩,当然就是这位少年。

  大家都把少年盯住,看表情都是一个疑问:这小孩搞什么搞,偷别人一只臭袜子作甚?
  正在僵持,这时又出现三人,是一个老妇人,一对年轻男女,都指着男孩,说他偷袜子,原来前后三小时内,老妇人的一只右脚袜子,年轻男的双脚袜子,都在睡觉时候被扯走,而目击者形容的“小偷”形象一致,全部指向那位少年。
  大家愈发好奇,都说一个男娃娃偷这么多袜子干啥,莫非是变态。群情激奋,少年却一声不吭脸色阴沉,他母亲涨红脸,垂眼不敢跟人对视,这时候那位红西服突然冒出一句,说:哦,我知道你们的袜子在哪儿了。

  于是都问他:在哪儿。
  红西服就朝妇人身上指,很得意说:在她身上。我敢打包票。
  这里有个细节,就是在红西服说出这句话之前,我发现老秦突然扯了此人一下,似乎试图阻止,当时红西服回头看了老秦一眼,但还是没有停住,现在看来,所谓“祸从口出”,此言非虚,此事后续发展就从他说出那句话开始。
  日期:2018-05-15 10:23:24
  我清晰记得,当红西服说出那句话后,一瞬间少年脸色就变了。
  但当时所有人也许不包括老秦跟红西服,都不知道这句话什么意思,什么,偷走的四只袜子竟然在那位妇人身上,这是何意?

  红西服却得意洋洋,说,你们不信去搜身,袜子绝对在她身上。
  末了还补充一句,说:我敢打包票就在她腰杆中间。
  正在僵持,来了一位女性乘警,问明缘由,勒令妇人把袜子交出,这时候我看见少年一张脸已经扭曲,死死摁住母亲手,后者说了一句:算了,幺儿,说完解开衣服,在腹部一阵抽动,抽出一串东西,形状惊悚,竟然是数只袜子,有黑有白,首尾连在一起,妇人一一解开,一共五只,散在座位上。
  肥胖男还想追问,被乘警劝阻,于是各自取回袜子散开,这时座位上还剩下一只灰色。
  乘警就问少年:哪儿扯的。
  少年不吭声。

  乘警厉声说:哪儿扯的还哪儿去听到没有。
  少年起身捏着袜子朝一个方向走去,乘警也随即离开,我们三人于是坐下,过了大约十分钟少年回来了,手中已空,坐下后狠狠盯着红西服,红西服哪里肯干,骂了少年几句,言语粗鄙,少年也没回嘴转脸不敢跟前者对视,此后无话。
  之后继续坐车,大约晚上11点时候那对母子起身,原来是“草海站”到了,二人下车,当时老秦跟红西服都在睡觉,唯独我一直未睡,说实话当时我心头一直隐隐不安,总感觉要发生某些事情,这里多句嘴,其实我一直有这种神秘第六感,很多事例也证明当时预感正确。
  日期:2018-05-15 10:30:18

  之后情景直到今天依然历历在目。
  我记得当时快零点时候被老秦叫醒,原来“六盘水”到了,于是收拾行李下车,只听老秦突然问了一句:你没事吧。我扭头一看,看见一幅古怪景象:只见“红西服”依然坐在座位上,但上半身很奇怪的弯下来,脑袋搭在桌板上,画面恐怖就像把脑袋砍下来搁在上面一般,听见老秦问话,眼珠转动看了我们一眼,两眼珠很突出,嘴巴张开干呕两声,模样就像吊死鬼。
  我们就感觉不对,老秦又问了一句:你有没有事说一声。
  这时发现此人双手在腹部,死死捂住,似乎腹疼,老秦赶紧放下行李,把此人扶正,他脖子却像被砍断一般,整个脑袋无声耷拉下来,双手依然捂住腹部。
  老秦就对我说:小邓你看看他肚子怎么回事。
  我于是过去把他双手掰开,立刻看见可怖一幕:只见此人西服内腰间部位竟然缠了一根灰色物体,缠得异常死,深深陷入肉内,周围脂肪全部都鼓出,等我把西服完全撩开,看得清晰,原来是一根袜子,对,你们没听错,就只有一根,死死缠在此人腰间,缠了一整圈,还居然在肚脐儿处打了一个死结,看起来毛骨悚然。
  这里必须说明一事,那根灰袜子是棉制,真要完整缠一个东西,最多一个汤碗的碗口粗细,而红西服的腰围至少三尺以上,你可以想见当时被缠成何等模样,我赶紧给他松绑,松了半天打不开结头,这时有人过来帮忙,递来一把剪刀,但根本不敢下手,因为袜子已经全部陷入肉内,一剪就要剪到皮肉,最后好不容易剪开一道口子,才算扯开,已经满头大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