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骇闻录——绝对惊耸!!!》
第11节

作者: 魔手魔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第九回 完
  日期:2018-05-14 18:52:36

  其实,俞老师那天讲述此事时候,为何他最后那段话突然情绪开始失控,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我认为M男那天给他陈述时候,肯定处于失控状态,但是事后俞老师转述此事,为何也出现情绪异常,这里面绝对不正常。
  后来我得知一事,跟俞老师家庭有关,我才知道了那次失控的背后原因。
  我考虑一下,看能否说出此事。
  日期:2018-05-14 20:18:41
  对了,上面故事我漏掉了一个内容,就是关于那个“恶寒”,到底是什么东西,是如何出现。

  我记得当时俞老师并没有就此解释,不过在几年后,他在讲诉另外一个故事时候提到了一个概念,他说类似那种“恶寒”,他有办法感知,那东西不是什么gui之类,而是一种“熵”。
  我一开始以为他说的是“商”,结果他说要加一个“火字旁”,至于这个字的意义,他说你可以去查字典,当时我马上用手机查了一下,发现“熵”有三层意思,其中第三层,跟本故事挨得上边,俞老师之后点头,说,对,它大概就是那个意思,在他们的概念中,它是一种能量,是一种指向性极强的能量,在精神病患者中普遍存在,特别是他们发病出现幻觉幻听的时候,不过,要达到“恶寒”的级别,极少,而M男,恰好就属于极少中的一员。

  而下面,就是俞老师讲述的另外一个故事,也是关于这个神秘的字。
  日期:2018-05-15 09:24:24
  第三件 贵阳异闻之“黑袋”
  此事是俞老师亲眼目睹。
  他说07年有一次他到贵阳办事,办完后买火车票回家,因为还没到进站时间,就坐在“遵义路”跟火车站广场之间一个花台处休息。
  当时前方两三米处有一个水果摊子,摊主是个男子,四十余岁,一直背对他,面朝大街,坐了一阵,俞老师发现一个“秘密”,就是该摊主在耍一种“诈”。

  “耍诈”方法其实很简单,比如某买主来称了一袋水果,摊主用黑色塑料袋包好,称重,在买主摸钱的同时他已经悄然掉包,换上了一个相同包装的袋子,有些买主大意,提着就走,等走远了,摊主就把之前掉包的水果倒回去,而掉包走的袋子里面,应该还是水果,但绝对是卖不掉的烂货,在俞老师观察的二十分钟内,该摊主使用如此手段,神不知鬼不觉竟然换掉了三次,动作娴熟,没有一次穿帮。

  但是,第四次时候却出了意外。
  俞老师说,第四次是一个女孩,十五六岁模样,瘦筋筋的,背一个双肩包,穿一套学生装,上面写了“XX中学”字样,应该是个高中生,肤色偏黑像是乡镇人。
  该女生来了后称了两斤苹果,男摊主如法炮制,换掉袋子,前者没有察觉,提着就迅速离开,不过三分钟后她突然回来,打开袋子,说里面的苹果全是烂的,不是之前她挑选,要求换掉。
  摊主当然不干,二人争执起来,争执中俞老师发现那女孩精神似乎有些异常,先吵了几句,突然笑了两下,然后突然又哭了,摸出身上一叠钱,央求说她身上就这么多钱,实在不换,就退钱,不用全退,一半也行。

  摊主早就铁石心肠,把脖子一硬,说你没钱管我逑事,女孩一下子收住哭相,那种收住的速度极快,感觉最多一秒就从一张哭脸变成冷酷的脸,之后她恨了摊主一眼,提着水果袋离开,俞老师说当时他看到女孩的表情,就隐隐有一种不好的感觉,觉得事情还没有结束。
  果然,过了大约五分钟,女孩再次回来,冷冷看着摊主,说了一句“换不换,最后问你一遍”,摊主哪里肯退让,说了一句粗话,女生就把袋子丢在板车上,一言不发再次离开。
  说实话,女孩第二次回来时候,俞老师就一直注意那个黑袋子,当摊主伸手去拿,他很想提醒他最好别动,但当时他对这个人的做法也觉得太不地道,内心深处希望他受到惩罚,而且他感觉这个“惩罚”即将来到,后来的发展验证了他当时的预感。
  日期:2018-05-15 10:01:14
  当时情形如下:
  俞老师记得,摊主当时还把袋子打开看了一眼,重新系好,丢在一边,看他表情里面肯定还是那堆烂苹果。
  过了3分钟,过来两个妇人,也买苹果,选了两斤三两,摊主依计,把女生丢下的袋子“掉包”过去。

  两妇人就提着袋子离开,走了数米,停住,俞老师当时一直死死注视着她们,就看见其中一位妇人脸色惊诧,提起袋子观察,同时跟她女伴交流了几句话,很快二人走回,那女伴把袋子丢在板车上,厉声问:老板,里面是什么,怎么还在动!
  摊主肯定没弄懂,就说:啥子动不动。
  边说边打开袋子,瞟了一眼,伸手进去摸索,俞老师当时张嘴准备提醒,却没发出声音,这时情况已经发生:只见摊主突然尖叫一声,手一下缩回来,就像被蛇咬了一口,手臂上已出现一排黑色小点,像某种虫,飞快朝其袖口钻去,摊主骇得不行,又蹦又跳,拼命甩手臂,同时尖声惨叫,那二位妇人吓得目瞪口呆,竞相后退,这时袋子突然坠地,“噗”一下迸开,无数“小黑点”从里面疯涌而出,密密麻麻,很奇怪,似乎有某种方向感,飞速朝摊主双脚窜去,一下窜到其鞋上,飞快往裤脚内钻,旁边二妇惊声尖叫,朝后逃窜,俞老师却巍然不动,就见摊主已如疯癫,在马路中间又嚎又跳,双手在身上到处扑打,先扑打双腿,又扑打腰部,这时周围数十人包括出租车公交车全部停下,都注视着他发疯,无人敢去帮忙,就这样围观了整整十分钟,终于来了一个城管一个站警,二人合力把摊主衣服裤子尽数扯下,只剩一条丨内丨裤,而丨内丨裤里面明显还有那些“怪黑点”,摊主双手伸进去,保护住那“器”,一边嚎叫,一边转身朝俞老师疯跑而来,飞速从后者身边跑过,朝后面一条巷子窜去,而就在此人接近巷子口同时,一股“恶寒”无声无息从摊主方向“逼”来,速度奇快,一瞬间从他身子右侧擦过,朝马路方向而去,整个过程不足3秒。

  之后因为火车到点,俞老师提包离开,所以那位摊主之后什么结局他不知晓,他说那些“黑点”明显就是一种小蟑螂,也不知道那位女学生使用何种办法在短短5分钟之类弄到,但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个“恶寒”,如果也来自那个女生,就太可怕。
  日期:2018-05-15 10:10:22
  第十一回 火车
  上文说起火车,我想起99年一次离奇经历。
  当时我才进采购部,属于菜鸟一枚,跟随一位前辈去成都办事,前辈姓秦,叫他老秦吧,办完事后没有回昆明,买了两张火车票去“六盘水”,那边有个药材基地,过去观摩学习。
  记得乘坐的列车是“K853”,两张硬座,大约十一点在“资阳站”停车时候上来两位旅客,是一对母子,穿着像是乡镇居民,坐在过道隔壁,大约半小时后其中那位妇人突然开始异常,先是扭来扭去,似乎身上什么地方发痒,到后来扭动幅度愈大,还伸手入怀,在腰间背部不停抠,发出“库库库”的声响,似抠龟甲很是渗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