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骇闻录——绝对惊耸!!!》
第10节

作者: 魔手魔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至于94年M男服刑回来的情况,大家不是很清楚,只记得当时那一家三口早就搬离棉麻公司宿舍,去重庆了,那位副科长在重庆另外开了一家公司,地址不详,至于原先M男进监狱前住的宿舍,是一个集体宿舍,还剩一张单人床,M男回来后不见“妻儿”,到女友家闹过几次,结果不详,之后听说他过了几天追到重庆去了,一个星期后回来,人不人鬼不鬼,之后马上办理离职手续,后来据说他在工地搬过砖,卖过水果,开过出租车,后来去“双桥子”某小区当保安,之后情况就没人了解。

  于是,俞老师于第三天去了该小区一趟,了解到一事:M男目前的确在该小区物管处任职,但是半个多月前他母亲突然跑来,替他请了两个月的病假,问其得了什么病,他母亲语焉不详。

  俞老师问明地址,M男目前住“琉璃场”某单位宿舍,跟其父母同住,父母该单位退休职工,俞老师当天上午就直接去了他们家,在家中见到了M男。
  日期:2018-05-14 17:50:20
  下面就是我们跟俞老师最后一段对话,真相就在里面。
  我们:他当时如何?
  俞老师:我是上午11点过到的他家,他母亲在家,父亲出去了,他母亲说M男正在他房间睡觉,这种状况已经持续了半月有余,几乎每天他都是晚上九点上床,一直睡,睡到下午2点,之后起床,也不出门,之后吃晚饭,到了九点又上床。
  我们:他下午2点起床?

  俞老师:対。是不是看出什么名堂。
  我们:他起来做什么?
  俞老师:他母亲说,他起床后会穿一套衣服,是一件棕色西服,白衬衣,黑裤子,一双黑色皮鞋,对了,还有一个黑皮包,是他出“状况”的第二天从柜子翻出来的,这套行头经他母亲证实,正是94年他从出狱后回成都时候,他穿的一身,后来因为旧了,就没穿了,也不知道他为何那天突然翻出来,之后几乎每天起床就要穿这套衣服,也不做什么事,就坐在窗子后面发愣,父母问他做什么,他也不答,问多了,他就目露凶光,因为他一直有暴力倾向,父母也不敢多管,只好替他请了假,由着他。

  我们:他出“状况”是哪天?
  俞老师:据他母亲说,是上个月XX号,当时他才上完早班回家,本来准备看一会儿电视,吃点东西就补瞌睡,结果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东西,突然发疯,用烟灰缸砸电视机,砸了一个洞。
  我们:砸电视。为何?
  俞老师:不知道。多半里面有什么内容刺激到了他,他父母当时也问过多次,他没有任何回答,之后就开始出了状况。我当时就给他母亲说,我可以帮他,她就帮我打开她儿子的门,当时是2点过几分,他才起床,正在穿那件西服,看见我,也不是很惊讶,之后我就跟他交流,我发现那个黑皮包就在他脚边,就问他里面是什么,他就打开让我看,你猜里面是什么。
  我们:什么?

  俞老师:是一个布老虎。
  日期:2018-05-14 18:20:25
  我们:布老虎。什么意思?
  俞老师:我当时也如此问他。他回答,是他给他儿子买的礼物,说完这句话,他就去看钟,我问他看钟干什么,他沉默一下回答,说“我要去坐X路车。”
  我们:坐X路车?
  俞老师:对。原话如此。我就问他到那儿去坐,他又沉默一阵,突然问我,说“哥老倌,你知不知道我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候是哪个时候?”,我肯定说,不知道,他说“是94年那次,那次坐X路车。”
  我们:此话怎讲?
  俞老师:我当时也这样问,他却不回答,把那个黑皮包背在背上,就像马上要出差一般,然后坐在那里,取出那个布老虎,不停抚摸,我发现他手开始发抖,脸色也开始潮红,明显开始紧张,那个模样就跟老师傅形容他94年那次时候,一模一样,边抚摸,他开始说,他说这个布老虎是他那天出狱后,在彭州城一个摊子上买的,花了一元二角钱,当时他身上只有5元钱,是监狱做工挣的,他买来准备送给他那个儿子,因为他儿子是1986年出生,属虎,他说其实他之前从来没见过儿子本人,只看过照片,但照片质量很差,看不清楚,当时他请求娃娃他妈把娃娃带来看一眼,她不同意,他也没办法,就加紧改造,终于提前两年出狱,他说他蹲了八年牢,这八年他没有一天不想这个儿子,天天想,好想听他喊一声“老头儿”,所以那天他一出狱,就马上坐车回成都,当时他在棉麻公司上班,单位宿舍在“化工站”附近,他就坐X路车回去,一路上,他突然好紧张,好兴奋,好激动,又好害怕,他知不知道现在他们两娘母在不在等他,在不在那间宿舍里面等他,他好希望他们就站在三楼那个窗户后面,他以前就住三楼,他好想好想他们就在那儿后面,等他回家,有她,还有娃娃,他好想好想马上抱他们,好想抱他那个娃娃,他八岁了,还不知道长成啥子样子,帅不帅,高不高,其实就算他长得丑,他也好想抱他,亲他,听他喊一声“老头儿”,他好想亲他,亲他头,亲他脸,亲他手,好好抱他,把他抱到身上,让他“骑马马”,就算他拉尿拉屎,拉到他身上,他也绝不会擦,他好想好想他,八年了,没一天不想,现在好了,好日子要来了,马上要见面了,马上可以抱他了,马上可以亲他了,还有四站了,要到“化工站”了,还有三站了,还有两站了,他好幸福,全身就像被温水包围,好幸福,他们两个一定在三楼,三楼那个窗户后面,等他,等他回来,他好幸福,还有一站了,他要见到他们了,他好想再继续坐,再坐几站,他太幸福了,他还想继续坐,一直坐下去,一直被那个温水包围,永远不要到,永远不要到“化工站”,只要没到,他们就一定在三楼窗户后等他,等他回家,等他来抱,等他来亲,等他来喊“儿子”,他儿子喊“老头儿”,一直等他,一直会等他,永远会等他,永远永远会等他,会等他,会等他,会等他……

  日期:2018-05-14 18:45:24
  此事之后如何解决,俞老师当时没做说明。
  我是2008年认识俞老师的,此事是第二年,也就是09年底他给我讲述的,当时在场的还有一位朋友,在俞老师说到上面那段话后,不知有意无意,他没有继续下去,而是情绪失控,醉倒在桌上,当晚,在安顿好他后,那位朋友给我说了两个情况,算是此事大致结局。
  他说第一个情况,是那次见面后5天,俞老师查出一个情况,M男发病那天上午,电视里“重庆XX电视台”播出了一个回放节目,内容是该电视台举行的一个竞技类游戏,其中有一名23岁男青年,发挥出色,获得亚军,此人父母到现场助威,三人后来拥抱在一起。

  第二个情况,是查出上述情况后第二天,俞老师跟M男去了一趟重庆,其间情况不明,三天后二人回到成都,M男病情好转,当天就回小区上班。
  至于X路车,之后恢复正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