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骇闻录——绝对惊耸!!!》
第9节

作者: 魔手魔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关于7号那位老婆婆摔伤事件,经过调查是这样,当时也是到了“总府路站”,她在后门下车,身后突然有人“推”了她一下,就像嫌她动作太慢一般,她站立不稳,就滚落下去,还好,只是腰部扭伤。
  俞老师就马上调查上述三天的当班录像,果然发现一处异常。
  根据录像,15号跟19号两天,因为后门处站满了人,无法看清当时具体情形,也就是说无法断定当时是否有人在“推”那一男一女,而7号那天的录像却异常清晰,上面显示,在那位老婆婆摔倒之前,后门两米处没有任何乘客,但明显可以看出:该老人下到第二格梯子时候,身体突然朝前方倒去,明显有一股“大力”在推她后背。
  俞老师说,当天他看完录像,心中已经有数,第二天再次去了“现场”,他说他已经断定这七次“故障”绝非偶然,而是来自同一个“恶物”。
  日期:2018-05-14 14:37:30
  继续。

  第二天俞老师如法炮制,于下午2点35在XXX站上车,4分钟后到达“四川工人日报社”附近,这时灵异事件果然发生:他记得很清楚,他当时站在后车门倒数第一个座位旁边,右手抓住一根不锈钢撑杆,当时是2点39分,他突然感到一股莫名的“恶寒”从左前方靠拢过来,就像靠过来一个全身是冰块的人,但周围方圆两米处只有三个人,一个坐在对面座位上,两个站在他身后车门前,这时候听到播音器里出现“噼噼剥剥”的声音,很低,但能听见,同时前方显示屏上,一条提示文字显现,他看得异常清晰,就是“下一站:化工站”这句,而同时,那个“恶寒”开始缓缓移动,移动到他身后,就是后车门处,明显已经贴到了那两个乘客身上,但那二人明显没任何感觉,就这样“贴”了20余秒,“总府路站”到了,后车门打开,那两位乘客竞相下车,这时又发生怪事:只见这二人突然分别朝左右两边弹开,就像有个无形的“人”狠狠推开他们,从中间挤过去一般,这个过程也就不到两秒钟,很快二人又回复原状,互相瞪视了一眼,其中那女性乘客嘀咕了几句,很快都下车,车门关闭,那股“恶寒”自然也不再出现。

  当时情形就是如此,俞师傅马上回到“总办”,找到该领导,要求办一件事,找一找95年之前该车队的所有司机,领导询问原因,俞师傅告之:他已经断定那个“恶寒”是一个凶物,此物固定时间固定地点出现在X路车上,一定有因,他认为,“化工站”这三个字是破解此案关键,既然该站名于1995年作废,那只能从该年之前去寻找答案。
  领导马上调出车队人事档案,打印出一份人员清单,其中有数位目前在职,还有数位已经退休,俞老师马上对在职司机进行询问,果然问出一事,随之查出一个骇人真相。
  日期:2018-05-14 15:31:15
  俞老师是当晚6点左右找到该司机的,该人经回忆后说,他想起一件事,是他师傅某年告诉他的,里面提到一个人,似乎跟此事扯得上关系。
  当天晚上9点过,俞老师在“八里庄”某老小区跟那位师傅见面,该人为市公交公司退休职工,退休前一直是X路车队司机,据他回忆,94年X月X日,他正出车,大约下午2点零几分,在起点站也就是“火车北站”上来一人,男性,他认识,姓M,原先二人都在市中心某国营棉麻公司上班,交谈中得知,M男刚从彭州XX监狱服刑回来,至于进监原因,是86年时候在本单位的一次持械伤人,把公司某干部捅成重伤,本来判了10年,因为表现良好,减刑2年,当时准备坐车到“化工站”,因为该棉麻公司宿舍就在化工站附近,言谈中M男异常兴奋,除了才服刑归来,还有一点,他说他即将第一次见到他儿子,原来他86年进去后,他老婆刚刚怀孕,进去半年后,老婆才生下儿子,其间他一直要求探监时候老婆把儿子抱来让他看,但不知什么原因,他老婆都拒绝,只是有一次带了一张照片而来,他询问原因,老婆只是含糊回答,说不想让儿子来这种地方,等他出来后自然可以见到本人,当时他虽然气愤,但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但看儿子的想法愈发强烈,于是加紧改造,终于获得减刑。

  当时老师傅跟M男就说了这些内容,至于为何对此事印象深刻,是因为M男在车子距离“化工站”还有四五站的时候,突然紧张起来,不再说一句话,不停梳头发,整理衣领,还吐了一口唾沫去擦亮皮鞋,之后过了一站就问老师傅,说“还有几站?”,老师傅就做了回答,又过一站,此人又问“还有几站?”,老师傅就笑,说你不用这么紧张,老婆娃娃都在屋子头等你。那人也不说话,满脸潮红,手足无措的样子,等到了“化工站”,他居然愣住,不敢下车,等老师傅提醒了两次,他才像猛然想起一样,提起皮包就朝后车门冲,当时车门处有几个人堵着,此人就用身体去撞,把那几人撞开,之后冲下车门,背起皮包匆匆离开,老师傅朝他招呼了一声“慢走哈”,此人也没回头。

  当时情形就是这样。俞老师就问此人目前什么状况,老师傅说,他也不太清楚,94年那次见面后足足有10多年没见面,只是去年就是2008年时候见过一次,当时老师傅去“双桥子”某小区去看朋友,发现M男居然在该小区当门卫,当时二人就说了两三句话,M男说他早就没在棉麻公司了,老师傅问他老婆还有儿子如何,M男当时表情很古怪,没回答,老师傅感觉不大对,就终止了对话,之后二人再也没见面。

  俞老师就问,M男死没死你也不知道?
  老师傅说,他才40多50不到,怎么会死。
  老师傅知道的情况就是如此,俞师傅找他要来几个人的联系方式,都是那个棉麻公司的老职工,当天就连夜联系那几人,俞老师说,他当时非常兴奋,他感觉已经摸到了本案的冰山一角,他断定那个M男跟那个“恶寒”一定有某种关联,事实证明他判断一点不差。
  日期:2018-05-14 16:10:33

  当天深夜,俞老师联系了那几位棉麻公司职工,得到如下信息:
  M男的确是该公司职工,是一个搬运工,但他“老婆”不是他老婆,只是他女友,他女友父亲是公司某领导,当时二人相好就受到女方家人极力阻止,但二人情窦初开,坚持在一起,后来时间一久,女方受不了周围流言蜚语,准备分手,但这时突然发现已有身孕,本来M男心想既然生米煮成熟饭,女友肯定会回心转意,但没想到后者怀孕后两月,他发现一件事,女友竟然背着他跟本单位XX科一位副科长交往,M男央求女友未果,就找到该副科长对峙,可能其间受了对方言语侮辱,当时就摸出凶器,是一把弹簧刀,把那人捅成重伤。

  此事在单位尽人皆知。之后M男判刑10年,其间那位女子生下一子,之后受其父母撮合,跟那位副科长成婚,那个婴儿也顺理成章,成为副科长的“儿子”,因为忌讳,单位内公开场合都没人敢提起此事,只是在私底下说,M男实在划不来,女人没了,娃娃也改姓,就因为那一刀,白白坐10年,这就叫自作自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