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骇闻录——绝对惊耸!!!》
第4节

作者: 魔手魔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于此同时,那个“怪人”依然在扯,“嗝儿”“嗝儿”的,没完没了,而且中间间隔时间越来越短,有人就觉得不对,惊叫,说,这个人在干啥,莫要扯死了!
  这时候司机也发现不对,打开灯,走过来查看,当然是“备用”司机,车子还在继续开,越来越多的人被闹醒了,都伸出脑袋观望。
  我这时已经走到走廊上面,包括我,好多人这时候都看清楚了,实话给你们说,我这辈子第一次看见这么怪异的事,只见“扯嗝儿”的人就在第三排的中间上铺,不用说,就是之前那个被霸占的铺位,只见此人用铺盖蒙住整个身子,包括头,因为铺盖太短了底下露出一对脚,而他脑袋蒙在里面“嗝儿”“嗝儿”疯了一样的扯,上身随着节奏一弹一弹,两只光溜溜的脚掌强直挺立,明显痛苦不堪,但很奇怪,他扯得如此痛苦,却一直不把铺盖放下来松口气。

  这时候司机就上前,去扯他的铺盖,扯了半天,表面都撕开一条裂缝,却扯不下来,就像那男的在里面死死揪住一般,他一个同伴也醒了,跟司机一起去扯,终于“哗啦”一下扯开了,眼前的画面更恐怖:此人双手抱住自己脖子,双眼是睁开的,嘴巴大张开,“嗝儿”“嗝儿”在扯,身体也随着一跳一跳,就跟中邪一般。
  有人就说,扇他!扇他!他同伴就伸手狠狠搧了他好几下,稍微好一点,但还是在扯,于是把他抱下来,放在下铺坐好,使劲拍他背,又好一点,但还是在扯,这时有人说:要吓他!于是他同伴就凑近他耳朵,然后突然吼了一声,这个办法还管用,那个男的像被电触了一下,一下站起来,脑袋“蓬”一下碰到床头,痛得他龇牙咧嘴,但是就这么一下,他好像一下子就醒了,骂了几句人,重新坐下去,这时我发现他没扯了,但是过了一分多钟,他又扯了一下,后来,又扯了几下,再后来就再没扯了,但看他那张脸,极其吓人,嘴巴张开,下巴朝左下方弯曲,就像活生生被一股力量拉长了一寸。

  日期:2018-05-13 08:09:27
  继续。

  我记得当时此人没再扯了以后,司机就把灯关了,大家重新睡觉,我听到那人悉悉悉的在跟他朋友说话,明显在探讨这个事情。
  我这时候才想起那个“军帽”,回头一看,她竟不在床上,那个背篓也不在了,应该是中途下车了,床铺上只胡乱堆了一条铺盖。
  我就躺下睡觉,却半天无法入睡,因为我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似乎之前看见了什么不同寻常的东西,于是我打开电筒,去照女人的床铺,果然发现了一件怪事,身上立马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原来床铺上那条铺盖不是之前女人盖的那条,之前那条表面是紫色条纹,而这条是粉色碎花。
  我当时隐隐意识到一个问题,就把电筒朝前面晃了晃,照到了三米外的那张床,我发现上面那张铺盖,赫然是一张“紫条纹”。
  此事说起来,是我来到云南后第一次遇上“灵异”事件,当然,要是有人说这二人的“扯嗝儿”没有直接关系,就是巧合,我也无话可说。

  那张“紫条纹”铺盖不用说,一定是“军帽”偷偷换上去的,这点不难做到,其实我唯一感兴趣的,是她当时把头蒙进铺盖后,她说的那四句还是五句话,我觉得,如果这算一起灵异事件的话,那几句话,才是真相。
  可惜我现在怎么也想不起来她当时说话的音节内容,所以也没办法找人打听,要是以后没办法看见这个人,这个谜团我相信也无人能够解开。
  (第三回 完)
  日期:2018-05-13 10:19:38
  第四回 边陲奇闻之“公鸡”

  2007年时候药材厂跟云南“农大”某研究院合作,建立了一个“思茅市中草药产业链课题组”,我们厂一共去了三人,在思茅市(现在改名叫普洱市)调研了一个月余,其间听说了几件怪事,还有点意思。
  先说一位卖药酒的。
  此人三十余岁,我在思茅市客运站附近看见过他两次,此人专门卖一种“接骨水”,就是谁的骨头出了问题,只要抹一抹他的药酒,不管是跌打损伤,还是骨折脱臼,立马见效。
  为了验证药酒灵验,此人还配了一只大公鸡,每次吆喝时候,他都会抓住那只鸡,“咔嚓”一声扭断其一条腿,然后放手一丢,只见那鸡落在地上,“扑棱棱”一阵猛扇,咕咕惨叫,你还别说,那只鸡腿还真是断了,明显朝上倒翻上来,看起来异常惊悚,等大伙儿都看清了,摊主就一把将鸡倒提起来,拧开瓶子,倒出药酒,在鸡腿上胡乱一抹,然后总会说一句话【各位好生看,归一!】,边说边双手抓住那条断腿,一扭,“咔嚓”一声,然后一丢,只见公鸡一阵扑腾后站立起来,这时都看清了,两腿直立,那条断腿竟然奇迹般复原。

  说实话当时我就感觉这里面有门道,后来听一位当地人解释后才发现道理很简单,那位摊主每次扭断的部位都在鸡腿中部的关节,相当于脱臼,很容易复原,其实跟他的药酒没半毛钱关系。
  (第四回 完)
  日期:2018-05-13 10:37:15
  第五回 边陲异闻之“人皮鼓”

  07年我在思茅认识一个人,姓韦。
  此人是个药材贩子,天南地北到处跑,每次喝酒,他都要给我讲述各地奇闻,其中有一个“人皮鼓”的故事,算是他说的第一个故事,我跟他至少有十年未见,他当时给我留了一个手机号,某次坐火车时候连同我的手机一起掉了,在此写下此故事,以表江湖已远,情义未断。
  韦某是临沧市XX县人,在中缅边境不远,他有一位亲戚,在该XX局任职,故事也是此人所述。
  他说大约是98年,邻县兄弟部门抓获了一名惯偷,此人涉嫌偷盗电缆,在审问过程中此人为了抵罪,说出一件5年前的陈年旧案,竟然牵扯出一宗骇人听闻的人命案。
  按该犯供述,5年前来了一个江苏人,通过熟人找到他,叫他设法从本县一位黄姓人家家中搞一样东西,很奇特,是一面鼓。
  原来该黄姓人家有一门祖传手艺,就是制鼓,这在当地尽人皆知,但是该江苏人却说,据他所知,黄某人家里有一面鼓,非常神奇,据说是黄家一位老辈子的人皮所制,更为奇诡的是,只要用鼓锤敲击鼓面某处,会传出一个声音,不是通常的“蓬蓬”声,而是类似一个老人的叫声,据传说,正是该老人在祭祀山神时候唱的经,有个名字叫“叫山经”,至于如何形成,无人知晓,只能说是黄家一门祖传秘术。

  该犯供述,他一开始听到此事,完全不信,感觉像天方夜谭,但是该江苏人却言之凿凿,说这面人皮鼓在黄家绝对存在,至于藏在何处就需要该犯去寻。

  于是二人谈好价格,当晚该犯就潜入黄某家,连续摸查了五六天,终于在某天上午在黄家一处废弃的茶窖内发现一面鼓,据该犯坦白,他当时不敢用手敲击,怕被发现,包裹好后直接带回客运站附近某招待所,交给江苏人,江苏人随即拿出一个鼓锤,对准某处敲击了一下,果然发出一个声音,但是当场就把二人吓得发抖,原来鼓内果然传出一声尖叫,但是却不是什么老人,而是一个年轻女性的惨叫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