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骇闻录——绝对惊耸!!!》
第3节

作者: 魔手魔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客车很快开出,我之前看了一下,前面全都坐满了,只有我右边靠过道的一张铺位是空的,开了大概十分钟吧,在一个路口停下,上来一个人,是个女的,30余岁,背了一个大背篓,戴了一顶很老土的军绿色帽子。
  我看了她一眼后继续看书,前面却突然吵起来,一看,正是那个“军帽”,她正跟一个男的吵架,那男的躺在一张铺位上,我听了几句,原来那张铺位是“军帽”的,男的占了她的位置。
  二人就吵,男的四十多岁,看穿着像做生意的,他就朝我这边指,说后面还有位置,你争啥争,滚过去坐。

  “军帽”却硬邦邦的,说位置是她的,她就要睡这里。
  男的脖子一硬,不起来,还骂了她几句,大意是“你少装怪,只要买了车票就随便睡”,什么“你想挨着我睡也行,睡上面睡下面你选”之类,这时旁边铺位上另外两个男的也帮着围攻“军帽”,看来三人是一伙的。
  “军帽”硬邦邦,就是不走,非要叫男的起来,争吵越来越激烈,这时司机不干了,大声吼了一句:吵吵吵,吵个**,给老子坐好!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是瞪着“军帽”的,明眼人都看出是在针对她。
  这时旁边坐车的人开始起哄,“军帽”气得说不出话,没想到一车的人都不帮她,气鼓鼓站了一阵,只好朝后排走,一屁股在我旁边铺位坐下,脸通红,两个鼻翼“呼呼”出气。
  生了一阵气,“军帽”似乎好点,伸手到背篓里面摸,我看见她摸了几下,缩回来,手指上全是鸡蛋清跟鸡蛋黄,看来里面有鸡蛋被打烂了,我才想起她刚才跟那三个男的吵架的时候,那个霸占她位置的男的抓住背篓边沿,使劲摇晃了好多下,威胁她说再不滚,老子要把背篓扯下来甩出窗子,看来鸡蛋就是那时候被摇烂的。

  说实话,我当时就感觉她有点可怜,本来想说几句安慰的话,但接下来女人一个举动一下把我的话吓回去了,她竟然把手指放进嘴,吃那些鸡蛋清鸡蛋黄,吃完,又伸手进去,拿回来的时候手指上又全是那些东西,好像还有一片鸡毛,她又吃,还来回舔,像把手指当筷子一般,气味也是腥臭腥臭的,我当时就有点恶心,到嘴的话吞回去,当时她右边还睡了两个人,都是男的,看穿着都是外出务工者,他们的反应就没有我这么强烈,两个好像也认识,偷偷说笑,朝她指指点点,就像在看稀奇。

  后来吃了可能有一分多钟,她总算吃完了,手在铺盖上“揩”干净,把背篓放好,半躺在床铺上,打开铺盖盖住身子,只露出脑袋,我发现她一直盯着前方一个人看,那个人不用说,就是那个男的,他当时睡在前方三米处一个上铺上,一直在看电视,没有回过头。
  而当时女人盯他的眼神痴呆呆的,感觉不是那种痛恨的眼神,当时我就觉得这个人可能智力有问题,但是后面发生的事情,让我感觉不能用“痴呆”来形容她,而应该换另外一个词语。
  日期:2018-05-13 07:39:37
  那天大概9点半左右,我发现“军帽”出现一个奇怪举动。
  我记得很清晰,她先是把铺盖扯上来,蒙住整个脑袋,我最初以为她要睡觉了,结果她蒙了大致十分钟,开始在里面发出声音,像在跟某个人说话。
  我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她是说了一句,停下,就像在听“那人”回答,然后又说,又停下,因为声音很小,她又说的本地的方言,我那时候到云南没几年,我是94年底到来的,先到昆明,呆了一年多,才来“福贡县”实习,所以有些当地方言我完全听不懂,至于当时“军帽”在里面说了什么,我后来回忆了一下,有些单独的字我听清楚了,什么“格”,还有“求你”“我”“走”“克”,还是听出了这些字词,但是完整的意思,一句都听不懂。

  当时我就奇怪,这里必须说明一点,因为当时我一直在看书,那女的身体又更靠近我一些,所以她在里面说“怪话”我听到了,右侧那两个男的应该没注意到,他们一直在盯着电视看,看的津津有味。
  我当时就假装看书,其实所有注意力全部在“军帽”身上,就看见她在铺盖里面“对话”了四句还是五句,停下来,感觉她那个姿势,好像在等什么人的反应一样,等了几分钟,她终于把铺盖扯下来,露出脸,头发蓬乱,脸被憋得绯红,我本来以为这样就完了,哪知道过了不到两分钟,她又把铺盖蒙住头,又开始跟刚才一模一样的“对话”举动。
  这里有个细节必须交代一下,就是她那床铺盖表面是紫色条纹,跟我盖的一样,其他人的铺盖有的也是紫条纹,有的是其他花色颜色,坐过长途客车的人都应该清楚,不再赘述。

  我就一直注视着她,后来算了一下,她“蒙铺盖说话”的举动一共出现了四次,每次情形都一模一样,就是最后一次,有一点不同,我记忆犹新:她在里面说了四五句话后,突然“嗝儿——”一声,扯了一下饱嗝。
  当时说实话,猝不及防,我吓了一跳,就见她一下把铺盖扯下来,露出脸,开始不停打嗝,“嗝儿”“嗝儿”的声音很响,身体还随着耸一耸的,搞得旁边那两个男的转头来观望。
  她却面无任何表情,自顾自的张嘴在扯,扯了大概一分半钟,才慢慢缓解,但还是要扯,只是中间要间隔个几十秒分钟,再到后面,可能都11点过了,我感觉她没有再扯了。
  当时整个情况就是如上,我问你们一句,你们感觉她这样又是“蒙头”又是“扯嗝儿”的,她到底想干什么?
  休息一下,我去拉尿,早上起来还没上厕所,回来继续。
  日期:2018-05-13 07:59:44

  下面就是那晚上整个过程,这么多年依然历历在目:
  我记得当时我是12点半过才睡觉的,之前一直在打手电筒看《陆小凤》,后来实在疲倦,就盖上铺盖睡觉,大概在凌晨快3点的时候,是我事后看的时间,突然听到车厢里面有人“嗝儿——”的一声。
  当时那声音不大,但很尖,我一下就醒了,当时整个车厢很黑,只有最前方驾驶室的仪表盘发出光亮,其实后来回忆了一下,当时车厢内不是没任何声音,有好几个人在打鼾,此起彼伏,但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会对那个“扯嗝儿”声如此敏感。
  我正在纳闷,又听到“嗝儿——”的一声,明显来自同一个地方,同一个人,就在我右前方三四米处的上方。
  我当时不知道是不是有某种预感,听到第二声“扯嗝儿”,顿时毛骨悚然,就一下子坐起来,这时候第三声“扯嗝儿”声传来,还是那个人,声音本身很尖,但又很闷,似乎此人嘴上蒙了一块厚毛巾,情形非常怪异。
  我就探头去寻找声音来源,此人又“嗝儿——”了一下,然后,三秒钟不到,又是一下,三秒,又是一下,三秒,又是一下。
  我当时简直懵了,这时候已经有人醒了,明显是被“扯嗝儿”惊醒的,都坐起来,黑暗中就看见好几个“人脑袋”在左右张望,有人还在问【哪个在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