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骇闻录——绝对惊耸!!!》
第2节

作者: 魔手魔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案件就此告破,但据警方内部人士透露,该案其实还有一个无法解释的地方,就是当时在尸体身上找到一部手机,当然是尸体本人的,经检查发现手机已经短路,但是里面保存了一段诡异记录,是一段短信,内容是尸体本人跟Z女的对话,而对话时间让人毛骨悚然,竟然是“他”跳河的5天之后。
  后来警方提审了Z女,她承认,短信的确是用她手机所发,因为她情夫当时缺钱,就唆使她过来“办事”,当时她跟一个“郁”姓妇女到了事发地,之后整个过程都是该妇女操作,此人是情夫介绍而来,身份不详,据说会一种“术”,出事后二人皆去向不明。

  (第一回 完)
  日期:2018-05-12 21:39:44
  有人会说上面故事肯定是虚构的,死人如何能发短信。
  我无力反驳,其实我只想做一个记录者,记录下我所耳闻目睹,至于故事真假,内中因果,恕我浅薄,无法回答。

  日期:2018-05-12 22:21:13
  第二回 工装
  2012年时候我听来一事,闻所未闻。
  是药厂某同事所述,他说他有个女同学,W姓,1995年时候经历了一件奇事,当时W女跟一女子合租住在昆明盘龙区某国营物资公司宿舍,是个单间,当年7月,从某天开始,她连续三晚上都要做一个噩梦,内容都大致一样,都是深夜时候莫名其妙醒过来,发现房间内异常明亮,就像所有灯开着,床边则站了一个男子,50余岁,头发花白,穿一件深蓝色工装,站在那儿直勾勾把她盯着。
  W女说,第一次看见那个“蓝工装”时候,因为此人眼神也不是很吓人,只是直勾勾的,带着诧异表情,W女居然不怎么害怕,也盯着此人,二人互相凝视,过了一分钟W女才开始意识到不对劲,就大叫,一下就醒了,当然屋子里是一片漆黑没开灯,至于“蓝工装”肯定也消失了。
  第一次就是这种情形。本来以为就是一个噩梦,过了就算了,哪知道此后连续两天,半夜都要梦到这个男子,情形一模一样。
  据说第三天,W女无法忍受,就找她男友求援,男友通过朋友喊了一个人来,此人来看了看房间后问了一个问题,叫W女回忆该男身上那件“蓝工装”的具体情况,W女一开始回忆内容不多,那人又使了一个手段,居然让她想起一个关键细节,那件衣服在左胸位置有四个小字,是“XX冶金”。
  当天那人就叫W女搬离该房间,当然另外那位女同事没搬,因为问过她,她身上没发生这种情况,她跟W女是分床睡的,各睡一张弹簧床。
  搬离后的第四天,那人传来消息,说他目前在四川“西昌市”,他查到了一个重大情况:该市有一个矿业公司,名字就是XX矿业,上级单位是市属国营XX冶金公司,跟那件蓝工装上的文字一样,最关键一点是,一个星期前该公司一处矿场发生透水事故,死了3个人,其中有个姓D的男性矿工,52岁,跟W女所述极其相似,而事故时间是下午4点左右,至于昆明的“噩梦”事件最开始那次就发生在当日晚间。

  随后那人传真过来一张照片,是该矿工证件照,发现此人花白头发,穿一件一模一样的工装,因为传真为黑白色,所以那件工装也呈黑色,但那人做了说明,说该服装本色为深蓝色。

  看过传真照片,W女确认该矿工就是噩梦中的男人,她确定她跟此人非亲非故,之前也无任何交集,至于是否偶遇过,没有印象,当然这点并不要紧。
  那么就有一个问题,此人为何在死亡后以如此“奇诡”的方式,出现在数百公里之外的昆明?
  很快西昌那人就找到了答案,经调查,该矿工有三个子女,其中大女儿目前就在昆明上班,据她自己说在一家传呼台,还留了一个单位座机号,但是矿工死后有人拨打过该号,试图通知她,但发现是一个空号,当时有家人来昆明寻找,但一直没找到此人下落。
  于是马上联系了矿工家人,家人很快来到物资公司宿舍,在查看房间后认出一样东西,是一块枕巾,很陈旧了,上面绣了一对“红鸳鸯”,当时铺在枕头上,当然就是W女睡的那张床,据矿工家人说,他们确定这块“鸳鸯”枕巾就是他们家中之物。原来那位大女儿从小不知怎么回事,特别喜欢绣鸳鸯的枕巾,9岁那年,经不住她吵闹,她父亲,就是那位矿工走了四五里山路,用一背篼洋芋在镇上卖了钱,给他买了一条枕巾,花了整整8元五角,上面绣了两只鸳鸯,边缘还缝了金线,他大女儿自然喜欢得不得了,从9岁开始就一直把这块枕巾垫在枕头下,垫了十多年,后来出去上班挣了钱,就换了一条新枕巾,还是绣着鸳鸯,原来那条就丢在一边,这次到昆明是半年前的事,当时离开家时候装了一箱子毛巾被单,都是以备租房子使用,其中有一条新枕巾,而那条老“鸳鸯”枕巾是她母亲偷偷塞进去的,没想到人没找到,东西却出现在这间屋子。

  于是就询问W女枕巾从何而来,W女想起,那天她自己的枕巾脏了(其实是她跟男友“办事”导致),她就想起之前衣柜里面还有一条,不是她的,来的时候就有了,多半是房东或者前租户的,当时是卷成一团,随意仍在柜子角落,她也没计较,就应急,取出来铺上,之后一直没换,直到被矿工家属认出。
  此事后来是这样解决:那条枕巾被家属取回,W女也重新住了回去,据说再也没有做类似噩梦。

  至于那位大女儿找到没有,无人知晓。
  (第二回 完)
  日期:2018-05-13 06:57:35
  药厂同事后来说,他猜测那位大女儿一定就是那间屋子的前租户,至于那条“鸳鸯”枕巾为何遗落在柜子里面,他估计是无心导致,不管怎么说,她已经不把它当“宝”了,因为她早就有了更新更漂亮的枕巾。
  不过事后看来,她父亲——那位矿工绝对不这样认为,“他”为何会出现在那间屋子,当然是为了找他女儿,而指引“他”来的,应该就是那条枕巾,因为那上面承载了很厚的一层东西。
  至于那层“东西”是什么,就不用明说了吧,都说“万物有灵”,很多你我以前用过的东西其实我觉得没必要丢掉,因为里面说不定就有一段历史,关于你我。
  当然,凡事皆有两面,有爱就有恨,下面这个故事就是如此。
  日期:2018-05-13 07:20:41
  第三回 边陲奇闻之“铺盖”

  96年时候我在“福贡县”某医药公司实  天坐车去昆明,去见一个老乡。
  记得那时候“福贡”到昆明必须要从“六库县”转车,到了六库,我买了末班车票,大概下午5点过吧上了车,是一个卧铺大巴,要开12个小时。
  当时好像是3月份,才开年,很多当地人到昆明去打工,车票很“俏”,我买了一张最后排的,上车一看,原来是一排“通铺”,四张铺位并排在一起,在车尾,一股子汽油加脚臭味道,当时也年轻,无所谓,上车后躺下,那时候也没手机可以玩,我记得带了一本书,是本武侠小说,古龙的《陆小凤之绣花大盗》,当时才看了十多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