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11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安邦了他一眼,突然将手中的五四瞬间就给拆了个零碎,前后不过眨眼的工夫,一把枪就给拆散了,王队惊愕的着安邦拆枪的手法,脑中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人当过兵。
  “你的枪应该是保家卫国的,而不是用来保护一个流氓的?????”
  安邦在王队长不解的目光中尾随着赵六民冲了出去,冲楼里跑出来的六爷指着院子里的一个手下吼道:“去报警,快,快点”
  “哗啦”二楼,有人见赵六民踉跄着跑了出来,招呼了一声后有三人直接从里面拎着猎丨枪丨撞碎玻璃就跳了下来,落地翻滚,起身后两手抬着枪管子,枪口就瞄向了刚刚出来的安邦身。
  “砰,砰”猎丨枪丨喷出钢珠,安邦余光扫见之后右脚用力蹬着地面人朝反方向蹿了出去,“噗通”安邦前扑,人落地后朝着不远处滚了过去。
  外面,王莽听见枪响之后就回身朝着二一二的吉普跑了过去,李长明跳着脚骂道:“开敏姐的车,回来”
  许敏敏沉着脸踩着油门转动方向盘,冷静的道:“长明你和莽子都不能露面,我去接安邦出来”
  “敏姐,你??????”
  “呆着,别添乱”
  王莽和李长明实在不易出现在这种场合,两人的身份一旦被捅出去曝光,那他俩的军旅生涯直接就该被画句号了,但许敏敏不怕因为她没在体质内。
  安邦在地滚了两圈,被两把猎丨枪丨给压的暂时不敢抬头,这么一来他想再杀赵六民的时机就被耽搁了。
  赵六民另外几个手下拎枪从里面冲了出来,见地的安邦之后,几人都没犹豫,利索的撸了下枪管子,至少有四把猎丨枪丨的枪口瞄向了安邦。
  “住手,你们疯了,当着我的面就敢动枪?”王队长捂着受伤的肩膀,站在门口脸色铁青:“都把枪给我······”
  “砰”先前那个叫刚哥的人,忽然出现在王队身后,一巴掌拍在他的脖颈,人就晕了过去。
  唐刚“咔嚓”撸了下枪管子,对准安邦那边扣动扳机:“开枪,干了他”
  唐刚是个亡命徒,八三那年严打被通缉了,走投无路的时候通过人介绍认识了赵六民,被他给送到了外地,躲过了拘捕,三年后风声渐渐消散,他才又重新回到京城,直接就投到了赵六民的手下,专门给他处理一些脏活。
  唐刚是个很讲义气,并且非常记恩的人,所以赵六民今天差点被安邦给捅死之后,他就觉得自己得为六爷做点什么了。
  着慢,但一切全都发生在眨眼间,安邦还躺在地被几把枪全都给瞄了,眼着就进入了躲无可躲的境地。
  但这时,院子大门外,一辆红旗轿车忽然快速的开了过去,车头顶着紧闭的大铁门“咣当”一声就给撞开了。
  许敏敏脚下轰着油门,一打方向盘红旗在院子里划了个圈,顿时就把几个端着猎丨枪丨的人给逼的纷纷朝旁边躲了过去,车子绕了一圈暂时给安邦解了围,他了眼车中的许敏敏微微一愣。

  “车······”
  “砰”唐刚见状,枪口稍稍动了一下,奔着红旗扣动扳机。
  “哗啦”车窗全碎,玻璃碴子喷的到处都是,许敏敏被吓的发出一声尖叫,刚才冲进来全凭一股狠劲,但子丨弹丨打穿玻璃之后,让她恢复了清醒,登时就被吓的有些手足无措了。
  墙头,王莽忽然攀来,一米九零的身高站在墙极其具有视觉冲击力,他手拎着一把三棱军刺朝着唐刚这边甩手就投掷过去。
  “哥,这边”
  军刺闪过一抹银光,笔直的扎向了唐刚,他错愕的顿了一下,微微偏过脑袋躲闪过去。
  安邦了眼被人围在中间的赵六民,知道今天无论如何是手刃不了他了,如今王莽和许敏敏全都露了出来,他再硬拼下去,搞不好会给两人添了大麻烦。

  在院子里所有人的注视下,安邦朝着围墙快速跑了过去,距墙还有三米多远的时候,他腾身而起,将近两米高的围墙他跳起来后一跃而过,了墙头,动作飘逸利索。
  转身,着赵六民,阳光落在安邦的脸,他的表情悲愤欲绝,带着一股难以掩饰的悲伤。
  “从今以后,只要我不死,必将如跗骨之蛆一般缠着你······你只要活着一天,我就要你生活在噩梦中,此生不变!”
  安邦跳下墙头和王莽大踏步的离开了,一辆二一二吉普车开了过来,李长明推开车门道:“先车再”
  赵六民家院子里,许敏敏推开车门走了下去,眼睛直勾勾的扫了眼院子里的人,丝毫不顾忌两把顶在她脑袋的猎丨枪丨。

  “把我的车修好了,修不成一模一样,我就好好和你们算笔账”
  唐刚抬起枪口,询问的着赵六民,他狐疑的了眼许敏敏,片刻之后似乎有点想起对方是谁了,迟疑着问道:“恒远商贸,许总?”
  许敏敏鼻子里哼了一声,背着手扭头就走。
  赵六民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八十年代中期,全中国下个人能把买卖做起来的,无不是手眼通天之辈,这个许敏敏就是京城里罕见的一个女商人。
  这时,远处街道,警笛声忽然传来了!
  许敏敏示威似的盯着赵六民,片刻后他点头道:“车我给许总修好,如果修不好我再送一辆新的给您”
  “赵六民是吧?我知道你,也记得你了······”许敏敏伸手点了他几下,潇洒离去,无视身后几条虎视眈眈拎着猎丨枪丨着她的大汉。

  三辆警车开到赵六民家门前,李长明已经开着吉普车远去了,赵六民了眼地昏了过去的王队,唐刚会意让人把他给拖进了屋内,几名民警进来后到院子里一片狼藉,还有倒在地脸色撒白的赵六民,顿时惊了。
  赵六民虚弱的喊道:“丨警丨察同志,有人要杀我,现在,人,人往南面跑了······”
  几分钟之后,大概了解状况的民警开着警车迅速离去,追向逃往南边的二一二吉普,而他们并不知道此时楼还躺着一具尸体。
  赵六民家里,他咬着牙硬挺着回到屋中,唐刚皱眉道:“六爷,先去医院吧?你身的伤得才行”
  赵六民从桌子拿起酒瓶扭开以后“咕嘟,咕嘟”干了半瓶茅台酒,酒精的麻痹下他裤裆的疼痛暂时缓解了很多。
  “医院过会再去,先把家里的事处理明白了再”赵六民抹了把头的冷汗坚挺着道。
  这个六爷是个对自己比对敌人还要狠的人,安邦的寻仇还有许敏敏和王莽的突然出现,让他忽然意识到这个要杀他的人可能不太简单,如果一个处理不明白,自己以后恐怕还得难逃一死,特别是安邦离去之前站在墙头的那句话,让他现在回忆起来,后背还隐隐发毛。

  果然,唐刚捡起那把王莽甩手扔过来的军刺递给了赵六民后他发现,三棱军刺手柄的位置打着一串钢印,那面有部队的番号,这把军刺隶属于鼎鼎大名的万岁军。
  赵六民的脸色很难,咬牙道:“在役的?”
  唐刚点头道:“可能性很大”
  赵六民眼睛转了几圈,脑袋里一连闪过好几个念头,然后眼神阴霾的瞄向了还昏在地的王队长,唐刚愣了。
  赵六民道:“这个人背景恐怕有些麻烦,我把他女人给逼的跳了楼再加刚才的事,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我,既然如此,那就干脆先下手为强,我们给他逼绝路······让他既没有出手的机会,也得要束手待毙才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