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884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胖子的一阵惊呼打断了我。我睁开眼来,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我顺着胖子手指的方向望去。那里闪烁着几颗明灯,应该是一艘船只。我调动天脉中的道炁,催动木筏朝着那船只快速行驶了过去。直到越发近了些才看清楚,这是一艘渔船,船上只有两三个人。
  我转过身来,朝着他俩点点头,三人同时腾空而起朝着渔船飞了过去,几秒钟后便稳稳落在渔船之上。紧接着我们分头行动,将船上的几人全部打晕关进了船舱里。这才驾驶着渔船朝着海岸驶去。
  第二天天刚亮,我们便到了岸边,此时站立的地方已经不是琅琊台了,而是一个几乎快被废弃的港口。我们没有在此过多停留而是立马打车前往深圳。
  回到深圳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夜里,此时店铺已经关门,我们只好纵身一跃飞上了楼。双脚刚一踏上阳台,一道浓郁的道炁形成的攻击就扑面而来。我连忙闪开这一击,然后大喊道,“是我。”
  话音刚落,屋里面走出来一个满身大汗光着膀子的男人。此人正是张坎文。他见我先是一喜,随即开口问道,“东西拿到了吗?”
  我点点头,先前去流波山之时,我已经通过传音符告知过夔牛骨的事情。只见他长舒一口气。随手打开了房间里面的灯,然后询问我这趟遭遇了何事为何用了这么长时间。我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与他详说之后,便问及刚才我们回来之时他为何会有那么大的反应。
  他擦了擦身上的汗水说道,“先前龙虎山的人来过一趟,我刚才在调息,一时间恍惚,误把你们当成他们了。”
  我听完先是一怔,问道,“龙虎山的人来干嘛?莫不是为了小王励而来?”
  张坎文摆摆手,道。“应该不是,当时来的那几个老头指名要见你。还说让你识趣些,去龙虎山赔罪。”
  这话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了,这段时间我和龙虎山可没什么交集,赔罪一词从何说起。想到此处便问,“他们可曾说明何事?”
  张坎文摇摇头,表示来人并未说明何事。只是见我不在店里留下这两句话便离开了。听完他的话我还是一头雾水,不知道这龙虎山的牛鼻子们又在搞什么鬼。而此时,一直未说话的胖子倒是提醒了我,他说道,“莫不是为了蚩尤墓里的那些人?”
  听胖子这么一说,倒也不是没可能。当初从蚩尤墓里出来的时候,我们刚好在小树林里遇到了龙虎山的小道士。我记得当时是我将他骗回师门的,兴许是回去之后并没有发现他师叔们的踪迹,这才起了疑心。由此看来龙虎山的人找上门来多半是为了此事。
  但转念一想,我和龙虎山的矛盾也不止这一两次,虱子多了不怕痒,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倒也无须思忖太多。于是我便摆了摆手,示意暂且不提此事。

  众人在交谈一阵之后便散去了,离开之前张坎文朝我看了一眼似乎还想说些什么。我知道他要问及何事,可我对此事掌握的信息也不多。明天救小王励的事情还要靠祭祀恶灵,所以我只好答应等我翻阅完资料后,再告知他,好让他心里有个准备。
  张坎文走后。我将祭祀恶灵叫进了房间,问他对救治小王励的事情到底有多大把握。提起这件事情,祭祀恶灵的脸上有了明显的变化。他一脸笑意的看着我,说道,“如若没有异常。定能将那最后一缕魂魄收回来。只是……”
  他话说到一半,面露难色,我着急询问,他这才继续开口道,“此次我需离开一段时间恢复实力,不能伴您左右了。”
  说罢朝着我抱了抱拳,眼睛看着我似乎在等我决定。他脸上虽说有几分冷漠,但我很清楚,他心内必定是希望早一点恢复实力。对于他来说,小王励的性命或许无关紧要,恢复实力才是一等一的大事。他的这种想法,在我看来也合乎情理,倒也没有怪罪的意思。
  听他刚才的意思,这次救治完小王励之后,他便准备离开了。我便问他为何这么急切。他听完我的话。脸上恢复先前的冷淡模样,给我解释起来。我们拿回的夔牛头骨要做成像圣母庙中的那种夔牛祭坛,而祭祀恶灵则是要通过夔牛祭坛才能够进入小王励的胸口。从而将九幽之下的最后一缕蚩尤魂魄吸收掉,在实力恢复之前他还不能离开九幽,这才有了先前给我道别的话。
  说完这些,我心里一时间有喜有忧。心喜的是,小王励这次总算是能够完全恢复,可以脱离那个黑烟鬼面的掌控了。这样一来,文山一脉算是能够传承下去了,这也为张坎文减轻了不少的负担。忧的是,不知道祭祀恶灵此次再度返回九幽会不会有什么危险,他是我身边最能依仗的帮手,以后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他的帮忙,我断不能损失了他。
  想到这里我便问他,此次去九幽会有多大的风险,他听完只是摇摇头,没再说什么。他越是这副模样,越发让我觉着有些难以心安。若是不让他去,既救不了小王励,又没办法让他恢复实力,或是让他去,又害怕会出什么危险,两头都难以选择。
  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坐在床上心生烦闷。祭祀恶灵见状,也没有在我房间里逗留,轻轻地出了门。临走之前告知我,明天一早来找我商量筹建祭坛的事情。
  第二天我早早的起床,先是去看了一下小王励,发现他还在睡觉,便没有吵醒他。而是轻手轻脚的将它的衣服解开,观察了他的胸口的情况,在确定没有恶化之后,这才退了出来。此时刚好遇上张坎文来给小王励温养身子,见我从屋里出来。便问道,“励儿醒了吗?”
  我摇摇头,将他拉到客厅里坐下来,询问他在最近小王励的情况。他听完我的话,一五一十的将小王励的身体情况告知我,再结合我刚才查看,小王励最近的确是有了些好转。不过说到最后,张坎文则是轻叹了一声道,“真希望这是最后一次给他温养了。”
  说罢,转头看向我,眼神里充满了期许。
  这一年来张坎文在小王励身上花费的心思,我全权看在眼里。他早已经把小王励看成了自己的孩子一般,这与之前口口声声要除掉小王励的张坎文判若两人,着实让我有些感动。
  正当我们谈话的时候,王坤夫妇却是进来了。他们见我正和张坎文坐在沙发上。脸上一阵大喜。王坤则是立马冲了过来,紧紧地抓住我的手,眼眶里的泪水滋溜溜的转,说道,“周先生。您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知会我一声好让我去接您。”
  话刚说完,王坤的老婆又接话问道,“周先生,东西拿回来了吗?我儿子是不是有救了?”

  王坤听完,立马转过身去挤了挤眼睛,示意让她闭嘴。她这才身子一惊,低下头不再开口。我见状,这才明白过来,想必张坎文把我之前去寻找夔牛的事情告知了他们夫妇,这才有了王坤老婆刚才的询问。对于他老婆的反应我很是理解,我知晓小王励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倒也没有在意。反倒是王坤的举动让我略为感动,原本我们去塔儿村的时候,抱有必死的决心。这件事情,我虽然并未对店里的诸人说起,但当初在机场王坤送别我之时或许已经感觉到了。所以王坤刚才一开口便问我是否有事,而不是问及夔牛的事情,让我甚是安慰。

  日期:2018-04-03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