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10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餐厅往放酒的房间走,正好要经过安邦藏身的储物间,赵六民根本没发现左侧门缝里有一双眼睛正幽幽的盯着他。
  几分钟后,赵六民要的人到了。
  “踏踏踏,踏踏踏”外面,武领着六七个人拎着帆布的包呼啦一下走了进来,武冲着王队点头示意了下带着人迅速穿过一楼客厅朝着里面走来。

  安邦皱眉着一行人,眼神落在他们几人手里拿的包,枪管子的形状被支了出来。
  武快走几步来到赵六民身旁低声道:“六爷,人到了”
  赵六民回头冲着身后的人点来了点头,跟武吩咐道:“进去,找个房间呆着,今晚就留在我这别走了,我和王队吃点饭,等他走了之后你们再出来”
  “哎,好叻”
  武带着人了楼,赵六民拿了两瓶茅台从楼下来,门缝里安邦着对方走过来后轻轻拉开房门,等到赵六民走到门口的时候,一只粗壮有力的大手突然伸到了过来一把捂住他的嘴,安邦另外一只手搂着他的肩膀就要将人给拖进房间。
  赵六民只来得及呜咽了几声身子就被拽了过去,手里的茅台朝着地掉去的同时,安邦伸出右脚挡了一下让酒瓶轻轻的掉在了地,没有发出一点动静。
  赵六民被拖进了储物室,安邦用脚踢了下房门,左手捂着他的嘴右手拇指扣着他第四根肋骨下方,这是侦察兵偷袭敌人常用的手段,能让对方短时间内身体僵硬无法出声。
  “我叫安邦,今天早被你逼的跳楼的陆曼,是我的未婚妻·······赵六民······我!杀!你!千!刀!都!不!解!恨!”
  赵六民瞳孔放大,不可置信的瞪着眼睛着安邦,额头一滴冷汗冒了出来,他终于知道自己今天心神不宁的原因出在哪了,他被人寻仇了。
  着眼前一双充满了暴虐气息的眼睛,赵六民知道自己今天可能要废了。
  南郊,赵六民家外面,一辆红旗快速开了过来,车子驶过门前的时候许敏敏点了下刹车,院子里有人在闲聊着,不像是安邦来过的状况。
  李长明皱眉道:“邦哥和莽子没来?”

  许敏敏摇头道:“不可能,安邦的性子你还不知道么,人肯定过来了可能是还没下手而已”
  不远处玉米地里的王莽见那辆红旗开过来后,跳出来朝着这边摆了摆手,李长明见状脑袋嗡的一下就响了。
  “莽子,你哥呢?”
  “进去了”
  李长明咬着牙指着他骂道:“你他妈的还能不能干点事了?我怎么交代你的,让你住了他,你怎么给我的人,啊?莽子,你不拦着他邦哥是要出大事的”
  王莽抿了抿嘴,道:“我只知道,死了的是我嫂子,就算我哥不去,我也得为他出头”
  “你??????”
  几分钟之前,储物间里,安邦手指扣着赵六民的肋下,阴森森的道:“管不住裤裆里的东西是不是?”
  赵六民惊恐的摇着脑袋,嘴中呜咽着一个字都不出来,安邦接着道:“你管不住,我替你管管?????”
  “咔嚓!”
  安邦膝盖突然抬起,奔着他的裤裆就用力磕了过去,蛋碎的声音传了出来,赵六民痛苦的哼了一声,咬的牙都出血了。

  安邦从身掏出军刺,刀尖顶着赵六民的下颚道:“裤裆的事完了,我再和你下我未婚妻人命的事,这事解决起来很简单,她的一条命你拿自己的来抵就是了,虽然在我的眼里你的命远远比不她的”
  赵六民惊恐的挣扎了一下,蛋碎了他疼的死去活来,但自己的命要是没了那就是什么都没了。
  有的时候,你不得不佩服下人的爆发力,特别是游荡在生死边缘的时候,一个人的潜能会变得难以让人估量。
  安邦手中的军刺刚往前刺了一下,赵六民的下颚一缕鲜血顺着刀刃流了下来,他在剧痛下人突然剧烈的挣扎起来,身体猛然朝着后面撞了过去,带着安邦撞在了身后的一排架子。
  “咣当”架子倒下,两人跌在地,砸在了一堆杂乱的东西,安邦被压的胳膊顿时就松开了,赵六民嘴被放开后直接开口喊道:“来人啊,有人要杀我”
  储物室门外,恰巧从楼下来的武正好走过来,听见旁边的屋子里赵六民的声音传出来后,反应极快的武推了下房门见没推开,抬腿就朝着门锁的地方踹了过去。
  “砰”门被推开,他见了地躺着的两个人。
  “六爷?”武见状随手从旁边拿起一根拖布杆子照着安邦就抡了过去。
  “噗”安邦没躲,直接抬起左手用手臂迎了过去,拖布杆“咔嚓”一声就裂成了两截,随即,赵六民身子猛的朝一旁滚了过去,武随后就朝着地的安邦扑了过去,压住了他的身子。
  赵六民脱困,跌跌撞撞的就跑了出去:“王队,王队,有人要杀我,快来”
  被武压着的安邦戾气顿时涌,眼着就能手刃赵六民了,没想到中途出了状况,人马就要逃了,他抬腿支着就把武给蹬了下去,左手军刺一反刀尖就顶在了他的心口。
  “噗嗤”军刺贯穿武的胸膛,他张着嘴,鲜血从嘴角中流了下来,满脸惊异。
  安邦推开武的身子,爬起来就冲出了储物间,不远处赵六民拼命的往餐厅的房间跑,房内,一具尸体躺在一堆杂物。

  这时王队从里面走了出来,见拎着还滴血的军刺,他下意识的就从腰间把枪给拔了出来。
  “放下武器?????”
  安邦不管不顾,身体径直朝着离他不远的赵六民扑了过去,军刺挥舞划向了对方的后背,刀尖顿时就把赵六民的背部给划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王队见状,抬起枪口瞄着安邦,锁定住目标之后,果断扣动扳机。

  “砰”
  子丨弹丨射出的同时,安邦就觉察到对方的枪口瞄着自己了,身子忽然朝着地顺势滚了过去。
  枪声一响,赵六民安排在楼的人手就听到了,几个人短暂的惊愕之后,迅速打开帆布包从里面拿出几把枪管子被锯断了双管猎丨枪丨撸动了下枪栓,这伙人从反应过来到拿枪,前后用了不到十秒钟的时间。
  楼下,安邦倒地之后,王队枪口就朝下瞄去,安邦用脚蹬了下墙面身子就滑了过去,同时军刺被他甩手就朝着王队扔了过去,两人距离不过三五米远,王队没来得及开第二枪,洞察先机的安邦就甩出了军刺,刀尖擦着他的胳膊穿了过去,钉在了王队的肩膀,没了一半进去。
  “砰”一声枪响之后,赵六民家外面,红旗车旁的三人同时惊愕的回头望去。

  李长明脑袋嗡的一声就响了:“坏了”
  王莽道:“是五四······有公丨安丨在里面?”
  王队长开枪的同时,赵六民家二楼屋里坐着的几个人顿时也惊了,他们直接抽出几杆猎丨枪丨就要下楼,其中一个靠在窗口抽烟的人下意识的往窗外望去,正好见踉跄着往出跑的赵六民。
  “刚哥,这边”有人指着窗外道。
  军刺贯穿王队长的肩膀,他捂着伤口,咬牙忍痛吼道:“你敢袭警?我是丨警丨察”

  安邦了下王队手里拎着的枪,枪把印着一个五星,那是五四式,公丨安丨专用。
  安邦只是稍微犹豫了片刻,赵六民忍着剧痛爬起来想要向外面跑,求生的意志支配着他必须得要逃出去,安邦眯着眼睛就尾随了过去,经过王队身边的时候随手就从他的肩膀抽出了那把三棱刮刀,左手突然在他手中一拉就把那把五四给夺了过来,王队大惊,枪被夺那就坏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