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7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身后李长明语速很快的介绍道:“从发现曼的尸体到现在,才过去三个多时,警方还没有查出太多有用的消息,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曼的几个舍友证实她昨天晚并没有回到宿舍”
  安邦摇头道:“这不可能,昨天晚是我亲自送她到宿舍门口的”
  李长明直接果断的道:“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你把曼送回去后,她没有立即回宿舍,然后在门前可能是自己走了,也可能是被人给带走了”
  这时,医院里两名丨警丨察找了过来,拿出证件示意了下后问道:“你叫安邦?昨天晚你和陆曼在一起?”
  “是,我和她的话剧,晚十点半左右我把她送回的宿舍”
  “谁能证明?”丨警丨察问道。
  李长明轻轻拍了下丨警丨察的肩膀,示意对方过来,然后道:“他有不在场的证据,昨天晚他十一点回到的家属院,门的大爷能证实,还有有邻居也见到他回来了”
  安邦直接转身和盘问的丨警丨察擦肩而过快速朝着医院外面走去,王莽随后跟了出去,李长明拉了下要阻拦的丨警丨察,掏出一个红色的本递了过去,道:“我叫李长明,这是我的工作证,查一下面的编号你就知道我是谁了,有什么需要你随时连续我,安邦的事我给他作保,你们就别拦着他了,现在的他比较危险”
  李长明拍了拍丨警丨察的肩膀交代了几句话之后,赶紧跑了出去,二一二吉普车驶离医院奔着红旗学的宿舍赶去。
  李长明直接就知道安邦现在起了什么念头,他根本不相信警方能在短时间内把案子给破了。
  警方不行,但他们三个也许可行。
  安邦的侦查和反侦察的技术是最拔尖的,李长明分析事情的脑子堪比高速运转的处理器,王莽粗中有细最善于观察,三人配合在一起就是如虎添翼,一整队经验丰富的刑警队,也不见得能强的过他们三人。
  来到宿舍楼下,安邦“蹬蹬蹬”跑楼,推开陆曼的宿舍,她的室友们惊愕的着安邦,有些人的脸还挂着未干的泪痕。
  “曼昨天晚确实没有回来?你们当时有没有人到她在楼下”
  G/
  几个女老师全都摇头,安邦握着拳头平静的问道:“好好想想,曼死的不明不白你们平时和她关系都很好,肯定不想见她喊冤而死,帮我仔细的回忆一下昨天晚有没有什么线索”
  几个舍友都很茫然,想了半天之后其中一个姑娘有点不确定的道:“我们真的没有见曼,不过我记得十点半的时候我们已经熄灯了,当时窗前有两次好像有车灯闪过间隔的时间非常短,我的床正好对着窗口的,第一次车灯亮的时候比较长,第二次好像很短,一晃就过去了”
  “第一次应该是我的车,我停了大概能有四五分钟”安邦皱眉道。
  李长明紧跟着道:“那第二次应该就是带走曼的人了,那个时间段这里已经很少有车出入了”
  安邦迅速推开房门,奔到楼下奔着收发室去了,一把推开房门就问道:“刘大爷,昨天晚车辆出入记录给我一下”

  地蹲这个老头,手里正整理着东西,他抬头见安邦后扬了扬手里的一叠纸道:“你要什么车辆出入记录?”
  “啊,对,就是昨天晚的”
  老头摇头道:“甭要了,刚才我就出去打水,不知道谁闯进来了,把屋子里给翻的乱码七糟的,昨天晚车辆进出的记录也没了”
  “没了?”安邦瞪着眼睛问道。
  “么的,这帮人下手真快,就差了一步”李长明跑出收发室,见路边站着两个人,跑过去后从身掏出一包中南海就递了过去:“同志,见刚才有什么人或者车子急匆匆的离开了么?”
  “有一辆白色的伏尔加汽车,五分钟之前从这边开走了”
  王莽从后面开着车飞速驶来,安邦坐进车里脑袋探出窗口,问道:“同志,车牌号记得不?”
  “白色伏尔加汽车,车牌号是??????尾数是1”
  “往哪去了?”
  “西面”
  “咣当”李长明跳车后就道:“莽子,追过去,快点快点,才五分钟他们跑不了多远”
  王莽一脚油门踩到底,二一二吉普车轮子在地面摩擦出一阵黑烟后就开了出去,安邦和李长明的脸色都不太好,逼陆曼跳楼的人很有手段,也挺有能量,从陆曼的死讯传出来到他们来销毁证据,速度太快了,这明显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
  李长明道:“没听曼和谁有仇啊,她那个性子哪会得罪什么人?”
  出了教委宿舍往西,一辆白色伏尔加汽车里,坐着之前劫持陆曼的两个人,他们也是在早得知陆曼死讯的。
  昨晚她并未留宿在四合院,凌晨一点多钟就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当时他们还以为陆曼回到了宿舍,但没想到今天早忽然得知了这个姑娘跳楼自杀的死讯,于是两人连忙返回将自己车辆进出红旗学宿舍院的记录给抹了。
  这是六爷吩咐的,他没想到这个陆曼这么刚烈,一言不合就跳了楼。
  在这个年代,是没有监控摄像这东西的,唯一能够证明他们曾经去过陆曼宿舍的两个证据,就是登记的车辆进出记录,还有门老头的四只眼睛,前者可以抹去,后者无论什么他们死不承认就是了。

  但让这两人没有想到的是,陆曼是个普普通通的女教师,但她的背后却有一个不普通的男朋友!
  曾经过前线打过仗,侦察连尖刀兵安邦,某军区中最出类拔萃的单兵王者。
  十几分钟之后,白色伏尔加轿车后面一辆疯狂追击的北京吉普突然蹿了出来,在车内司机还没有完全反向过来之前,王莽踩了下油门后猛打方向盘,吉普车化了个弧线之后端端正正的把车尾甩在了伏尔加的前面,后车连忙一个急刹刚刚停稳,吉普车里两边车门同时推开,三名手里攥着三棱军刺的年轻人快速跑了过来。
  伏尔加里的人见状,反应飞快的伸手就朝腰间摸了过去,想要拔刀出来。

  “砰”距离还有两米远,王莽突然跃起,那仿佛人形坦克一样的身躯猛然朝着驾驶位这边的车门撞了过去,伏尔加车门的铁皮顿时被他的肩膀撞的凹进去了一大块,靠着车门的司机直接就被撞的身子朝着旁边歪了过去。
  “哗啦”王莽粗壮的手臂一拳就轰碎了玻璃,手伸进车窗里后瞬间就抓住了对方的脖子,然后朝着自己这边一拉就把人按在了碎裂的车窗,一侧的脸孔面扎满了玻璃碴子。
  另一边,安邦见副驾驶的人抽出了刀,右手军刺快速的掉了个个,朝着挡风玻璃“嗖”的一下就甩了出去,三棱军刺锋利的刀尖穿透玻璃后势道未减,笔直的“噗嗤”一声就插进了对方的肩膀。
  李长明来到一侧,伸手拉开车门,军刺顶着对方的脖子冷冷的道:“别动,动就捅死你”

  前后不到一分钟,六爷的两个手下全都束手待毙,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李长明道:“这人多眼杂,先把车开走再”
  安邦瞥了他们一眼,道:“我开前车,你们后车跟着”
  吉普车发动驶离现场,伏尔加里李长明开车,王莽一只手按着一个,给压在了座位下面,手劲之大让两人感觉自己一直在窒息着,差点没给活生生的勒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